信报订阅

该文化消费登场了

2015-10-29 18:50    作者:韩哲    编辑:尹文武

摘要: 前者,是人往高处走,创新才是法宝。文化消费的另一显著特点是供给制造需求。真正繁荣的文化市场必然是分层的,小众的高山流水,大众的喜闻乐见,食指大动的,不咸不淡的,别急着表达反感和不悦,活水源源不断,渠清如许可期。市场是个好东西。

打开文化市场、激活文化消费并不容易。但话说回来,容易的事情差不多也做完了。

“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置换成经济学思维,就是在“温饱消费”基本解决、人均GDP即将或已到中等收入水平之后,“文化消费”要登场了。

社会已经达成共识,以政府投资驱动+信贷宽松为特征的旧增长模式难以为继,房地产和对外贸易两个“最终买单者”的黄金时代也渐行渐远,寻找经济新增长点,不仅重要,而且急迫。大方向是明晰的,做大消费,做大创新,做大服务,实现更有效率、能够容纳更多就业的增长。这其中,文化消费,广阔天地,大有可为。

文化是一种意识形态属性强烈,同时“用脚投票”特征也很强烈的产品。文化产品的最高境界,就是既输出了价值观,也输入了人民币。而文化产品的最大失败,就是赶跑了消费者,价值观也反刍给了自己。

文化消费有着自己的制度路径,对于我们所驾轻就熟的廉价竞争的路径依赖,是完全不能嫁接的。后者,是水往低处流,便宜就是王道;前者,是人往高处走,创新才是法宝。这就使得文化的产品供给者——文化企业,要紧盯市场,而不是紧盯市长。文化消费的另一显著特点是供给制造需求。《阿凡达》爆屏之前,3D需求是微弱的;真人秀火爆之前,公众也是无感的。石渠宝笈特展、舞台剧战马、麻花系列话剧以及24不打烊的书店,等等,无一不是供给制造需求。真真是应了那一句话,不怕(消费者)做不到,就怕(供给者)想不到。

市场必然会讨好消费者,有时候会过火和走偏,有时候也会使得市场里迎合各种智商情商感人的所谓大IP泛滥。这难免让很多有识之士忧心忡忡。这是市场,包括文化市场,永恒的偏好选择难题。想要繁荣,就要容忍庸俗的存在。相反,一味的纯洁市场,就可能看不到百花齐放,甚至是遍地的伪纯洁和伪崇高。市场该怎样自由,这是一个度的问题,拿捏不易。

消费者喜欢便宜的东西,市场也不意外地充斥着山寨、抄袭和粗制滥造,但我们相信,市场能够自我净化和出清。大浪淘沙,随着消费者根据马斯洛需求层次的不断进化,一定会倒逼更多文化企业提供好作品和好产品。真正繁荣的文化市场必然是分层的,小众的高山流水,大众的喜闻乐见,食指大动的,不咸不淡的,别急着表达反感和不悦,活水源源不断,渠清如许可期。市场是个好东西。说一千遍也不过时,说一万遍也不矫情。对现在来说,市场不是过了,而是犹不及。

而读者眼前的这份2015北京文化地图,让人眼花缭乱,可谓丰富。而丰富,是因为市场如此美丽,让所有人去创作、去试错。只要市场持续美丽,保持活力不败,北京的文化地图也将不断绽放,枝枝蔓蔓,竟难以统计。

这应该是一个黄金时代。

本报评论员 韩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