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报订阅

北上广人口增幅下降

北京城六区人口比重五年降0.6个百分点

2016-07-18 23:22    编辑:康秋炎

摘要: 但随着这几个城市相继提出人口控制和疏解的政策,去年,北上广等城市隐现“人口拐点”的信号。北上广三地政府今年上半年陆续公布的常住人口数据显示,北京出现核心区人口减少,上海出现人口负增长,广州出现人口增速阶段性放缓。

jsb1607457
记者昨天在北京地铁1号线拍到的画面。在非高峰期,拥挤现象有所缓解。 王萌/摄

北京最繁忙的地铁线路10号线,在2015年全年减少了近1亿人次的客流量。截至2015年末,北京、上海、广州常住人口总数达近6000万人。但随着这几个城市相继提出人口控制和疏解的政策,去年,北上广等城市隐现“人口拐点”的信号。北上广三地政府今年上半年陆续公布的常住人口数据显示,北京出现核心区人口减少,上海出现人口负增长,广州出现人口增速阶段性放缓。

数据

北上广常住人口增幅下降

据记者了解,北京市2015年末常住人口比2014年末增加18.9万人,但增幅下降,与2014年相比少增加17.9万人。同时,北京2015年末城六区常住人口占全市比重比2010年下降0.6个百分点。

上海市2015年末常住人口总数比2014年末减少10.41万人。这是新世纪以来,上海市常住人口首次出现负增长,降幅为0.4%。

广州市2010年至2014年5年内,广州的常住人口总共仅增长了30余万人,总体看,“十二五”较“十一五”增速出现阶段性放缓。

超大城市人口拐点来临?

北上广人口增长的变化是不是一个拐点?对此有观点认为,中国超大城市人口自然增长率在下降。在上海,有专家根据小学入学人数、公共交通客运量等较为基础的数据分析,印证了2015年上海人口自然增长率的确下降。对于“账面人口”的变化,也有专家指出,其重要动力是政策的驱动,其中大城市严控、疏解人口成为主因。

据了解,在被疏解的对象当中,与超大城市定位不符的批发市场、中低端产业从业与就业者占比较大。在北京中关村疏解低端电子卖场的背景下,仅存的几家卖场之一——“鼎好”大厦负责保洁的陈先生告诉记者:“我在这里工作5年了。刚开始,鼎好一期加二期保洁员工一共150人左右,现在已经不足100人。”

实际上,北上广地方政府近一两年都在大力推进人口疏解的工作,而基层官员的任务压力陡增,在考核指标上甚至排在GDP之前。“市一级大会上,区级官员谈起人口疏解指标都十分谨慎认真,不像说起GDP那样‘谈笑风生’。”一位政府官员告诉记者。

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张车伟认为,当一个城市经济仍处于快速增长状态,人口的增加就是必然的结果,做人口减法比做经济加法确实要难。

“地方政府设立人口红线,每年设置人口疏解指标,起码从‘账面’上给不堪人口压力重负的超大城市,提出了解决问题的方向,并以搬迁市场、拆除违建、清理群租房等城市管理形式积极推进。”暨南大学管理学院教授胡刚说。

京沪服务行业人力缺口大

今年4月北京市职业介绍服务中心发布的“2016年上半年北京市人力资源市场供求形势分析”显示,北京市上半年服务业用人缺口高达17.6万人。而中国人力资源市场信息监测中心公布的数据也显示,上海市今年一季度餐厅服务员、厨工的岗位缺口与求职人数比高达9∶1。

在这种情况下,被疏解的人口只得一层层向外转移。位于北京朝阳区与顺义区交界处的孙河乡,截至2014年底的户籍人口2.2万人,而流动人口达5.6万人。记者多次在孙河乡沙子营村调查,2016年,随着产业调整、清理违法群租房等措施,该村外来人口从高峰时的1.6万人减少至七八千人。离开的七八千人中,一部分返回了老家,还有数千人搬到了位置更远的顺义、昌平等地。

虹吸效应与功能疏解纠结

除了北上广面临的虹吸效应与功能疏解之间纠结,大城市还面临人户分离带来的户籍人口机械迁入与“拖着不走”的问题。据了解,在城市核心城区,由于教育、医疗资源相对集中,不少人青睐将户籍迁入,给城市人口管理带来很多弊端,也与人口疏解的大方向相悖。

记者从北京市东城区、西城区拿到的统计数据显示,两区户籍人口比常住人口多了约20万人。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表示,人户分离是北京人口疏解面临的重要问题。而且在北京人户分离的很多是高端人士,包括国外定居、调离北京、异地交流任职、经商人群等等,这些人“人不在户籍还在”。

不管是哪一类城市常住人口,当下超大城市受限于资源与环境压力出台的人口疏解政策,都将继续在实践中寻找平衡点。

城市功能规划需新思路

上海社科院人口与发展研究所副所长周海旺表示,对于大城市的人口调控,更应该注重人口结构、素质和合理布局。

除了人口疏解问题本身,其带来的整体城市功能规划问题也需要一些新思路。在城市配套服务上,北京市政府提出,要注意批发市场疏解以后菜价、肉价的波动,不能说批发市场一走,菜价一下就上去了,要做好供应。

而对于大都市圈的整体规划,目前工作在北京、上海,居住在燕郊、昆山等潮汐式工作生活带来的交通、教育、医疗等问题,也需要统筹协调解决。

据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