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报订阅

蒋佩蓉: 要做“拉链式父母”

2016-11-09 21:33    作者:记者 王茗辉    编辑:康秋炎

摘要: 在育儿和陪伴孩子成长的过程中,父母之间到底应该是怎样的角色和教育模式?在日前举办的2016年新东方家庭教育高峰论坛上,蒋佩蓉表示,幸福的家庭需要“拉链式父母”,教育的成功其实是父母们80%的出席。蒋佩蓉在家庭教育方面的著作包括《丰盈心态养孩子》《给孩子一个间隔年》等。

XB15B20161110C

在育儿和陪伴孩子成长的过程中,父母之间到底应该是怎样的角色和教育模式?

婚姻、亲子专家,曾任麻省理工学院中国总面试官的“妈妈导师”蒋佩蓉很有发言权。在日前举办的2016年新东方家庭教育高峰论坛上,蒋佩蓉表示,幸福的家庭需要“拉链式父母”,教育的成功其实是父母们80%的出席。

蒋佩蓉在家庭教育方面的著作包括《丰盈心态养孩子》《给孩子一个间隔年》等。

谈家庭

还家庭该有的幸福

蒋佩蓉,出生于中国台湾,成长于北美,毕业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曾供职于世界著名跨国公司,并成功创业。

然而最让她津津乐道的角色却是先生的好太太、三个优秀孩子的好母亲。

从中国台湾到加拿大、从北美到北京,佩蓉跨越了大半个地球、跨越了中西两种文化,又重新扎根于滋养过她的故土与文化,从麻省理工学院高才生到企业高管、从全职妈妈到“妈妈导师”,她始终偏离常人理解的轨道,画出了人生最美的弧线。她用真切的人文精神、真挚的生命体验、真实的教育体悟践行着全天下父母迫切需要的丰盈养育之路。

作为一对成功的父母,蒋佩蓉与丈夫林为千曾为了恢复家庭该有的幸福而辞职。

来一场间隔年之旅

所谓“间隔年”,对中国读者来说或许有些陌生,它指的是西方国家的年轻人在毕业之后通常要进行的一次时间较长的旅行。西方不少人认为,一个精心计划的间隔年能够让学生们有时间重新审视自我,收获社会经验,回到学校后也能全身心投入学习生活,在未来获取一份不错的事业。蒋佩蓉夫妇便是在幼子凯安读完小学后,一家人开始了一场“间隔年之旅”。

“我们想在孩子年幼的时候,带他去观察这个世界,从而获得一种截然不同的教育体验。”根据旅程经历来看,这个决定无疑收效良好。蒋佩蓉在《给孩子一个间隔年》一书中,记录了蒋佩蓉一家由心而发的一场“间隔年之旅”。而孩子则在旅行中变得越来越积极参与行程制定、讨论如何解决问题等等,“还通过对自然、历史文化的亲身感受,视野得以拓展,爱上了写作。”

“人生是一场马拉松,而不仅仅是百米快跑。”蒋佩蓉称。如果能给孩子一个间隔年,看似“落后”了一年的教育规划,但实则能帮助孩子看得更广、走得更远。这同时也是给父母一段休息时间,让他们有机会唤醒生命中更深层次的东西。

谈育儿

成功是父母80%的出席

家庭教育的主角队员一定是父母。“我们建造的家庭将是孩子的原生家庭。我们怎样营造我们的婚姻,孩子就会怎样带入自己的家庭。我们要培养一个T型的孩子,也就是合作能力这个软实力要强。所以我们父母首先本身要成为一个T型人组成的团队,才能教导培养我们的孩子成为未来的T型人。”蒋佩蓉说,父母的默契是磨合出来的,默契的重要条件

是要沟通,最忌讳互相责怪。“孩子如果能成为冠军,一定是父母双方共同努力的结果。”

对于教育来说,孩子的成功是父母80%的出席。“父母拿着手机陪孩子玩儿,这不是出席,而是心灵的缺席。孩子非常需要和爸爸妈妈玩。爸爸妈妈需要全身心上场,而不是观众。”

女排精神与输赢无关,同样,家长精神与输赢没关,要看家长们的努力的过程。

蒋佩蓉强调,在育儿过程中,爸爸们一定要出席。

新时代需要“拉链式搭档”

当你们想到父母,你们会想到什么样的不同角色?是“虎妈猫爸”或是“严父慈母”?多少家庭里,都是你来唱红脸,我来唱白脸。

蒋佩蓉表示,新时代下,中国的国际化程度越来越高,家庭教育需要有一个本质的改变,要从教育孩子身上转变到教育父母身上。“父母要成为一个家庭教育的团队,建立起拉链式的搭档关系。新的时代来了,家庭教育要从单人专项运动变成一个团队在协作。”

越在孩子年幼的时候,父母越是内部不一致。如何协商,如何妥协,如何解决冲突,成为拉链式的一个团队,使父母可以成为同一队,这是家长们面对的问题。

“拉链式搭档”需互相补位

蒋佩蓉表示,父母想要成为拉链式搭档,需要达到的默契有三个重点:第一个重点就是有弹性的角色。“我们不要把自己僵化在一个红脸一个白脸,或者虎妈猫爸的身份上,而是要不断地成长,不断地学习。这样我们才有一个平等的拉链式的搭配。”

第二,父亲之间需要互补。“我们都有各自的优势,但是我们要不断地在我们的弱点中学习,然后请求对方来帮助,用他的优势来互补我的弱点。”

第三,也是最关键的一点,就是父母要成为搭档。“我今天要特别呼吁大家的是,家庭中父亲必须要出席。我们需要父亲们站出来出席,全心全意地转向儿女,转向家庭,投入你的婚姻,投入你的家庭。”

信报记者 王茗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