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报订阅

延迟退休需考虑平衡民生关怀

2016-12-05 00:28    编辑:聂方威

摘要: 在2016年全国两会上,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社部高层人士曾对媒体透露,在制定延迟退休方案中,面临最大的难题就是,不同人群对延迟退休的接纳程度不一样。当时欧洲多国为了缓解养老金的压力,开始出台延迟退休政策。

延迟退休的风吹草动都牵动着全社会的神经。对于延迟退休最终年龄,上周末《中国经营报》再度“爆料”,方案或锁定在65岁。据参与延迟退休政策讨论的人士透露:“没有讨论过65岁之后的事情。”

针对延迟退休一事,一直热度不减。在2016年全国两会上,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社部高层人士曾对媒体透露,在制定延迟退休方案中,面临最大的难题就是,不同人群对延迟退休的接纳程度不一样。无论层出不穷的对养老金入不敷出的担忧,还是对具体退休年龄的争议,延迟退休渐行渐近之所以慎之又慎,在于延迟退休背后就是养老问题。延迟退休能缓解养老金制度的压力,这是比较普遍的观点。但人口老龄化导致劳动力总量减少、人均寿命延长和社保基金的支付压力一同构成了延迟退休的必要性。

“延迟退休”第一次在国内热议是2012年。当时欧洲多国为了缓解养老金的压力,开始出台延迟退休政策。同一年,德国开始施行延迟退休政策,分两步,用18年完成。就国内而言,人社部也开始试着研究。2012年6月,国务院下发《社会保障“十二五”规划纲要》,“研究弹性延迟领取养老金年龄的政策”首次被写入中央文件。

几十年来我国人口结构发生了巨大变化,目前延续新中国成立初期的法定退休年龄已不合时宜。延迟退休,涉及到对谁有利对谁不利、对前人有利还是对后人有利的公平问题,又涉及到整个社会人力资源充分有效利用的问题。政策制定的“经济理性”如何平衡民生诉求的“人文关怀”成为延迟退休最大的一道坎。

延迟退休的目标年龄,将设定为65岁,并不是什么新鲜说法。无论是从国外某些国家的实践看,还是从有些研究机构的建议看,都是将65岁作为延迟退休的目标年龄。很多人为延迟退休担忧,有的人甚至希望能提前退休,因此延迟退休的公平性也是目前舆论关注的焦点。比如,不同的行业工作强度、体力和脑力分配都存在极大的差别,这也是要求延迟退休“区别对待”的现实意义。

延迟退休理应具有一定的弹性,把劳动者的体检报告和个人意愿考虑进去。对于那些能够直接为社会创造财富的人,包括职业经理、技术工人、科研人员等,只要身体允许,可以自愿延长到法定最迟退休年龄。越是“众口难调”,就越是需要区别对待、细致规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