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报订阅

防泡沫促改革 如今更显迫切

2016-12-16 00:32    编辑:聂方威

摘要: 货币超发和资本边际效率递减让政府(国企)投资变得力不从心,房价和资产泡沫让房地产变得充满风险,次贷危机、金融危机和保护主义让外贸变得空间逼仄。中国这样的规模经济体,经济充满韧性和厚度,能够比其它中小经济体更能扛过动荡和下滑。

2016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已于近日召开,站在中国经济“新方位”的历史坐标,站在全球化退潮的历史关口,中国经济如何平衡稳增长、防泡沫和促改革,2017年是一个关键节点,对于改革红利的渴望,从未像今天这般迫切。

12月15日凌晨,美联储时隔一年后宣布加息,并预测2017年还要加息3次。对于中国经济而言,这显然将对利率、汇率和房价造成影响。人民币贬值的两年时间,中国外汇储备从4万亿美元降至3万亿美元,资本外流的风险不可不防。考虑到“特朗普现象”下的贸易战预期,中国经济前有“货币战争”的汪洋大海,后有贸易战的如影随形,对此显然不能不审慎。我们不要指望经济在2017年触底反弹,相反2017年还有可能是继续困难的一年,特别是面对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外部环境,我们只有修好内功,才能有底气保持战略定力。

过去5年,中国经济从高速增长回落至中高速增长,2015年和2016年的GDP增速更是在7%以下。原因并不难分析,支撑传统经济增长的三大红利,政府(国企)投资、房地产和入世,已经稀释,动力不足。货币超发和资本边际效率递减让政府(国企)投资变得力不从心,房价和资产泡沫让房地产变得充满风险,次贷危机、金融危机和保护主义让外贸变得空间逼仄。虽然我们还可依赖上述三大红利的惯性冲刺一段时日,但毕竟不可持续,甚至冲刺的时间越长,日后解决问题的成本就越高。

中国这样的规模经济体,经济充满韧性和厚度,能够比其它中小经济体更能扛过动荡和下滑。但恰恰也是这种韧性和厚度,有可能让我们无法居安思危,不能在倒逼面前卧薪尝胆,改弦更张。如果这个时候我们失之于果断,就有可能继续被旧模式所绑架,而机遇稍纵即逝,窗口则随时可能关闭,一万天太久,只争朝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