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报订阅

百思靠什么成为《琅琊榜》幕后推手

独家专访 岳云飞:用跨界思维为好剧吆喝

2016-12-18 22:22    作者:记者 杜迈南    编辑:聂方威

摘要: 在他的带领下,百思从当初创业时的“四人小作坊”发展到如今有近两百名员工,旗下拥有百思必达、百思艺腾、烹小鲜新媒体联盟、欢象传媒等多家分公司及业务板块,一跃成为国内规模最大的娱乐影视整合营销公司集群。百思今年更成功完成了A轮融资,准备登陆新三板。

ysy161254

侯鸿亮团队早已成为“国剧良心”的代名词,《伪装者》、《琅琊榜》等都是口碑与收视双赢之作。在这些优秀剧集背后,除了主创人员,也有宣传营销公司的一份功劳,它就是由岳云飞一手创办的百思传媒。上世纪70年代末出生于山西的岳云飞从小就受到“晋商精神”感染,敢闯敢拼,不墨守成规,拥有跨界思维。在他的带领下,百思从当初创业时的“四人小作坊”发展到如今有近两百名员工,旗下拥有百思必达、百思艺腾、烹小鲜新媒体联盟、欢象传媒等多家分公司及业务板块,一跃成为国内规模最大的娱乐影视整合营销公司集群。百思今年更成功完成了A轮融资,准备登陆新三板。

1 不要眼高手低做判断

信:创业初期是不是经历过很长时间的艰难阶段?您还记得当初公司成立时接的第一个项目吗?

岳:公司成立时是2011年11月11日,当初一共才4个人。我记得第一个项目都不能称之为一个项目,只是一个2000块钱的单子。我创业前是事业部总经理,手头的客户都是月费十几万,我一下子从接大活的人变成小散户,心理落差很大,打击很大。但第一个2000块钱的单子代表了一个起始,迈过这个坎,我知道了自己更应该俯下身段做事情 ,不要眼高手低的做一些判断,而是要考虑对团队成长有没有意义。

信:在公司做过的成功案例中,与侯鸿亮团队的一系列合作是最为引人关注的,最初是怎么开启双方的合作的?您觉得百思是靠什么打动了对方?

岳:我们初始没有什么资源,因为创业之前我更多的是做企业品牌的营销策划。公司真正做娱乐营销是在2012年的三四月份,那时候手头也做了几个电视剧项目,但经验不多。知道《父母爱情》这个项目后,我们就写了方案给两个联合出品方,因为是跨界过来的,可能会带着新思维,而不是传统娱乐营销的思维,最后居然被选中了。不过初次合作,我都没接触侯老师,但正是从《父母爱情》开始,双方建立了逐步的信任,之后又有了《老农民》、《伪装者》、《琅琊榜》、《他来了请闭眼》、《温州两家人》等一系列合作。

2 成功策划“最小首映礼”

信:您所说的跨界思维,能具体解释一下吗?

岳:营销和传播的本真就是围绕着用户的需求和喜好及时创新,如果没有新的思维、创想、创意、包括新的执行策略,是很难跟受众形成很好的互动。受众本身也很容易审美疲劳,跨界而来本身就不按套路出牌,会有新玩法,新的内容思维出来。

信:您能举一个体现跨界思维的具体例子吗?

岳:我们有一次给小成本惊悚题材电影《枕边有张脸》做营销时,就建议片方改变做常规新闻发布会的想法,因为这样做出来的效果是可预见的。我们希望把有限的资源放在有效的地方,就策划了一次“史上规模最小首映礼”,在网上征集了“四大勇士”前往有着“中国第一鬼村”的河南焦作的封门村参加首映礼。这次活动的投入非常小,一共就花了六千五百块钱,但最终达到的效果很好,不仅吸引了两千多人报名,还引得很多媒体竞相报道,连孟非主持的综艺节目《非常了得》都联系我们说想邀请其中一个勇士参加节目录制。

很多事情不是需要多么大的投入去做,而是需要创意做到极致,带着为客户创作价值的理念去思考。

3 希望参与项目的全程

信:未来五年百思的发展目标和方向是什么?

岳:前四年,我们一直低头做业务,很少思考未来发展,今年我们梳理了几大主要业务板块,也有了明晰的发展战略。营销团队一定要参与到项目的全程,只有这样才能和商业结合,跟市场接轨,跟用户接近。百思未来希望业务和服务能够贯穿一个项目的始终,能够在中国未来影视工业化的这条路上,在营销领域上有自己的价值和贡献。

未来五年,我们有个核心目标,就是希望更为专注项目的开掘,注重前置化营销。从项目初始的时候就参与到客户项目创意的企划、评估、风控、剧本的完成、项目的开发制作这些更为前端的部分。营销团队要更懂内容,只有参与到项目的全程,才会对整个影视作品有庖丁解牛式的深入研究,才会理解得更深刻,不会失掉很多有价值的信息。未来,我们每年都会这样深入做一部作品,算是探索试验、学习的过程吧,但还谈不上是进军制作领域。

4 “演员代表一切”将改变

信:现在的影视行业乱象丛生,比如对IP的热捧、演员天价片酬、收视率造假等,您怎么看这些现象?

岳:乱象背后有很多驱动力,也会有个市场之手来做各种调节。在我看来,有些算是比较良性的乱象,比如对IP的追捧、演员片酬虽然存在很多问题,但还不到恶性的程度。我认同IP的价值,也认为IP与原创是孪生兄弟,谁更有价值需要市场来印证。其实IP自古以来就有,而不只包括所谓的网络小说,我们现在也还没有真正把好的IP开发出来,比如四大名著、好的小说,甚至包括民间故事等。我认为区分好IP和坏IP的关键是有没有好故事,其实整体大趋势下不乱,但难免有所谓的IP没有好故事,只是披着IP的外衣。

演员片酬也是用市场来说话,就像好莱坞也是以市场为导向,但怎么平衡演员片酬和制作成本的比例的确需要关注。因为毕竟一个影视作品,资源预算是有限的。但是我相信一个理性的创作团队是能够平衡的,比如侯鸿亮老师团队的制作费用从来都是超过演员片酬的。我相信未来大家也会越来越理性,演员代表一切的创作思维将发生改变。

前两个都是可以通过市场来自动修复到相对平衡的状态,但收视作假却是一个特定的毒瘤,对整个产业链都危害很大。一个假数据把整个产业都破坏了,这已经涉及法律,是法制层面不能允许的。信报记者 杜迈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