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报订阅

《拉普拉斯的魔女》简中版明日上市

东野圭吾用科学假设批精英主义

2016-12-18 22:55    作者:记者 刘珲 刘杭    编辑:聂方威

摘要: 推理作家东野圭吾创作生涯中第八十部作品近日终于推出了简体中文版,并于12月20日上市,对于众多“东叔迷”而言,这又是一部极具“东野流”味道的推理小说,从极不合理处写出合理的故事,但同时东叔这一次又颠覆了自己以往创作的路子,用科学假设把读者拉进了他的人性实验室,探讨了我们长...

XB15B20161219C

当一个人类大脑获得了比超级电脑还强大的数据处理能力后,就能预测何时下雨下雪,甚至是龙卷风或下击暴流这样的极端天气,拥有这种“超能力”的人类就是“拉普拉斯的恶魔”。而当恶魔用预测的方式进行杀人又会产生怎样诡异的故事呢?推理作家东野圭吾创作生涯中第八十部作品近日终于推出了简体中文版,并于12月20日上市,对于众多“东叔迷”而言,这又是一部极具“东野流”味道的推理小说,从极不合理处写出合理的故事,但同时东叔这一次又颠覆了自己以往创作的路子,用科学假设把读者拉进了他的人性实验室,探讨了我们长久以来深信不疑的“价值观”。

【背景】

科学设想细思恐极

“假设有智者能够了解这个世上所有原子的目前位置和运动量,他就可以运用物理学,计算出这些原子随时间发生的变化,进而完全预知未来的状态。”

这既是书中的原话,也是法国概率论学家拉普拉斯在1814年提出的科学设想,而这一设想中的智者被人们称作“拉普拉斯的恶魔”,这也是小说标题的来源。

举一个书中的例子,当骰子丢出后,在静止前恶魔就能说出投掷出的点数,这仿佛是超现实小说中才有的情节,然而实际上,只要能够在骰子丢出后迅速分析重力、空气阻力以及骰子掉到桌子上后的角度、惯性矩、反弹系数、摩擦力等等,是完全可以预测到结果的,这并不是空想。

小说便是基于这一理论,用手术对大脑进行改造,造就了一男一女两个“恶魔”。而其中一个恶魔便利用这种超能力进行复仇,并引发了一系列杀人事件。

【结构】

东野流跳脱不跳戏

小说开头是围绕着“魔女”圆华进行叙述的,中途又插入多条剧情线,每当看完一个章节,到下一个章节又会是与上一章节完全不同的人物情节,但是每一条故事线又都逐渐汇聚到一起,以至于起初你看到的“真相”很可能是谎言,这种颠覆感是许多推理小说常见的套路,但东野圭吾一定还要二次颠覆甚至三次颠覆。因此有日本的读者表示:“这是一本让你禁不住发出‘究竟在人类和人间社会中,什么才是真实的’这一问题的小说。”

每一个章节仿佛是看到日本电影《咒怨》那样,一个人名是一个故事段落,然而彼此又互相关联,将所有矛盾冲突堆积到最后,震撼收场。

小说还采用了类似中国古典小说中草蛇灰线的叙述方法,从序章就开始暗示“天气”,之后有多个章节也不断提示“天气”、“预测”这样的词汇,直到结局才明白作者的良苦用心。

不过这样跳脱的笔法在东野圭吾的作品中并不少见,甚至已形成他独有的风格,你会发现东野圭吾的逻辑有些奇葩,但又都能自圆其说,就好比科学设想与侦探推理混搭在一起似乎有些不伦不类,但东野圭吾偏偏能驾驭这种设定,让整部小说跳脱却不跳戏。

【思想】

每一个人都是原子

东野圭吾说:“我想摧毁自己以前写的小说,于是,这部作品就此诞生。”

然而此次最新作品到底摧毁了什么呢?

对于一个成熟的作家,这一部作品依旧能看到他以前诸多成名作的影子,但是在思想上却是一次飞跃,“魔女”一书之所以选择了“预测”这一有些不现实的杀人手法,其实正是隐喻我们现实中的社会,对我们以往的价值观进行了一次颠覆性探讨。

东野圭吾借助人物讽刺了所谓的“精英主义教条”,用“原子”来隐喻每一个平凡的众生,任何个体都是决定未来的关键要素,每一个人都是有用的,这一创作思想确实有别于他以往对“犯罪动机”、“社会问题”的关注,而是略带一种形而上的哲学意味。

正如同小说中重要的角色谦人说过的话(这段话可以被认为是文眼),“推动这个世界运转的并不是一小部分天才,或是像你这种疯子,那些乍看之下很普通,看起来好像没有价值的人才活在世上,然而一旦成为集合体,就会戏剧性地实现物理法则。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个体不具有存在的意义,没有任何一个。”

【流派】

东野圭吾自成一家

对于东野圭吾到底属于推理界的哪种流派,这是一个让许多东叔粉头疼的问题,实际上东野圭吾的创作路子十分宽广,既有推理过程复杂精妙的作品,比如《白马山庄杀人事件》,也有淡化谜团、淡化凶手,而是更多将笔墨放在“犯罪动机”、将现实问题寓意在情节的作品,比如《宿命》,甚至还有灵魂寄居、穿越时空类的作品,比如《时生》。

早年间的东野圭吾其实是一个地道的本格派推理写作者,在犯罪手法上极下功夫,他自己也曾表示过,“我非常喜欢的设定就是密室和密码,这些所谓古典式的小道具让我着迷。”

然而后来东野圭吾将推理小说放到了“犯罪动机”上,甚至延展出对社会的批判、对人性的思考,因此后期偏向了社会派推理的创作。但东野圭吾并没有拘泥于某一流派,而是形成了自己的风格,他将不同流派的特点作为小说的元素予以融合,所以那本在中国十分出名的《嫌疑人X的献身》其实就是一部将本格元素与社会元素完美结合的作品。

日本推理小说

流派小科普■本格派

本格推理,是推理小说的一种流派,又可称为正宗、正统、古典派或传统派。以逻辑至上的推理解谜为主,与注重写实的社会派流派相对,不注重写实,而以惊险离奇的情节与耐人寻味的诡计,通过逻辑推理展开情节。常有密室杀人或孤岛杀人等诡计类型。

代表作家:江户川乱步

■社会派

20世纪50年代在日本兴起的推理小说的一种流派。该派作家大都把探索的情节放到广阔的社会背景中展开,表现出鲜明的政治倾向。

特别应该注意的是,社会派推理小说只是社会派文学的一个重要分支,并不是所有社会派文学都是推理小说。

代表作家:松本清张

■变格派

这类流派注重描写变态心理,内容大都阴森恐怖,荒诞不经,手法夸张。借以来描绘人性世间的黑暗,或是表述作者内心的梦魇。

变格派推理小说奇幻莫测,它代表了侦探小说的浪漫主义风格,在当时很受欢迎。但是,变格派作品在逻辑推理方面毕竟有不够严密之处,其影响远不如本格派推理小说那么大。

代表作家:横沟正史

■新本格派

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犯罪动机、社会背景那样的社会派主题不再受到重视;惊悚、幻想等变格派常用的元素被积极地采用。

八十年代末,在岛田庄司的指引和支持下,京都大学的推理社团高举“复兴本格”的大旗,涌现出一大批推理小说创作者,成为了新式推理小说的发源地。这些创作者创作的小说被评论家称为“新本格派”。   

代表作家:岛田庄司

信报记者 刘珲 刘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