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报订阅

《一些契诃夫的小戏》探讨婚姻爱情

班赞:契诃夫作品是高级灰

2016-12-18 23:03    编辑:聂方威

摘要: 班赞是北京人艺的优秀演员,近两年来他执导的《丁西林民国喜剧三则》等作品深受观众喜爱。此次,班赞和妻子,也是该剧编剧范党辉一起将契诃夫的短篇小说提炼改编,给观众带来四个与婚姻爱情有关的“小戏”。

XB16B20161219C

近日,话剧《一些契诃夫的小戏》在北京77文创园排练厅举行了小型的媒体探班会。导演班赞带领演员兰法庆、吴涵伊、刘齐、王辉华展示了排练片段。班赞是北京人艺的优秀演员,近两年来他执导的《丁西林民国喜剧三则》等作品深受观众喜爱。此次,班赞和妻子,也是该剧编剧范党辉一起将契诃夫的短篇小说提炼改编,给观众带来四个与婚姻爱情有关的“小戏”。

创作幕后

导演拒绝给戏起名

《一些契诃夫的小戏》改编自契诃夫的短篇小说《美妙的结局》《我是怎样正式结婚的》《谜样的性格》和趣剧《蠢货》。记者在排练厅观看了《蠢货》的排练片段,班赞的导演手法戏谑又辛辣,短短一个表演片段时而暗潮汹涌,时而冲撞激烈。

“契诃夫一生写过700多个短篇小说,”班赞说,“我们剧中有三个故事改编自契诃夫的短篇小说,最后一个故事是契诃夫写的‘小戏’。这四个故事都和婚姻和爱情主题有关。比如媒婆给列车长说媒,结果媒婆自己和列车长好了;一对不愿结合的男女,意图反抗家庭权威,他们一起喝酒讨论自由的人生,可是酒醒之后,他们继续过着以前的生活;作家在火车上遇到了把自己嫁了好几轮儿达官显贵的贵妇,贵妇在车上勾搭年轻的作家;守寡的烈妇和退役军官之间的矛盾……”

班赞说,时下舞台上的契诃夫作品都是他的名篇名作,但他却觉着契诃夫的短篇小说和“小戏”饶有趣味。“契诃夫擅长描写生活的切片,他笔下的故事一开始就是活灵活现的生活片段。”在给戏起名时,班赞“拒绝起名”,因此该剧最后定名为《一些契诃夫的小戏》,简单直观且和契诃夫笔下的故事一样有趣。

编剧导演“差点动手”

范党辉是该剧的编剧,班赞介绍编剧时说:“编剧也是我媳妇儿。”

范党辉说:“婚姻中有很多不得与人语之事,契诃夫精准再现了爱情和婚姻中的琐碎和卑琐。琐碎不意味着不高贵,契诃夫指出了爱情和婚姻在庸俗琐碎之外的有趣。”

范党辉说,在创作该剧时,她和班赞有讨论,也有争吵,甚至“恶语相向”,“吵到就差动手了”。班赞补充说,他们两人吵过之后都会承认错误。这对导演和编剧夫妇的创作过程也是和戏一样颇为有趣。

探班现场

演员一人分饰多角

从探班现场的片段呈现可知,全剧的4位演员始终贯穿于这几个契诃夫的小戏中,一人分饰多角。有趣的是,这些角色不论在外部的年龄、职业、形体或是内部的性格、精神状态上都有着很大的不同,这就要求演员在极短的时间内要从一个角色到另一个角色迅速跳进跳出、转换自如。12个人物形象各异,4个演员要在舞台上完成形象的转换,明场换装换景,甚至是边演边换,要在表演过程中,完成转换角色,以及戏跟戏的跨越。

班赞对于演员的表现力和塑造力要求甚高,甚至可以说,对每一个生活细节,举手投足,在一个眼神、一个小停顿,都锱铢必较、甚为严苛。在他看来,一部戏的“好看”多半是由于生动的人物形象塑造,而这只能靠演员的外部和内部的塑造能力。班赞戏言,我是北京人艺的演员,肯定不遗余力地在舞台上,塑造鲜明、生动、富有生活质感的人物形象。人物,必须是长在舞台上,并且每一个人物的亮相,都要带出一片生活。而且,演员出身的导演,是不允许“戏不好看”,或者看着看着观众睡着了。

舞台基调庄严冷静

《一些契诃夫的小戏》舞台审美基调,遵从这种宁静的庄严和冷静的诗意。导演班赞说,这种庄严和诗意就是“契诃夫感”。

在二度创作时,这个戏舞美、服装、化妆、道具,各部门主创万箭齐发驶向这种寂寥又深邃的“契诃夫感”,整体舞台创作,深入细致地追求高浓度的写实感,又强调表达的文学性、艺术性、整体性,从贴近生活的写实中追求形而上的艺术感、象征感,从而使这部戏能够形成统一的审美基调。

导演解读

契诃夫作品

有节制而丰沛的美

除了表演到位,班赞对契诃夫的戏还有两点解读。

“一是准确。排契诃夫的戏要准确勾勒出契诃夫所描绘的最平凡最琐碎的日常生活的图景,重点排演人物身上富有生活质感的小细节,不遗余力地寻找隐匿在句子和句子之间的,人物的心理逻辑和语言的动作性。准确传达出契诃夫小说人物的精神状态和心理现实。契诃夫笔下的人世真相,都隐藏在其极具生活质感的小细节之下。契诃夫的小说篇幅大多很短小,但因其对生活敏锐细腻的洞察,对人生真相和人物心灵的挖掘,和对人的尊严和自由的永恒追求,而具有某种史诗般壮阔的力量。契诃夫的短篇,被称为“生活的切片”,四个小戏,就是四个“生活切片”。契诃夫的伟大之处在于,对凡俗人生世相细致入微的体察里,在朴素与简单的日常对话中,创作出节制而丰沛的美。

二是基调,或者说气质。所谓“契诃夫感”——契诃夫笔下人物的生命状态、内在的精神气质,和契诃夫所思考的、所指认出的世界的模样。契诃夫的作品有种宁静的庄严感,也有着深刻的幽默感。契诃夫的作品尖锐而不乏同情,冷静而不乏诗意。他一边对生活的粗俗、虚伪、愚蠢进行嘲讽,一边深情凝视大地、河流、草原、带着无限深情、悲悯拥抱笔下所有的人物。契诃夫的作品中,“人情味儿”“生活质感”“生活的喧闹”与 “诗意”“深邃”乃至“寂寥”“忧郁”之感具在。所以,表演创作、舞台美术、服装化妆、音乐音效等都会围绕着契诃夫特色,有着统一的审美基调。

“契诃夫的作品是灰色的。”班赞说,“我在北京的胡同里住过八年,我亲眼见过工人整修胡同。胡同之美源自它的灰色,若是把灰色换成白的、红的或黄的,都没有现在的韵味。契诃夫的作品就是这种高级灰。”

信报记者 王菲 文/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