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报订阅

中国经济去房地产化的“打开方式”

2016-12-19 00:23    编辑:聂方威

摘要: 房地产资本化的后果是房价泡沫化,鉴于房地产在整个国民经济中的“支柱地位”,泡沫一旦破裂,倒下的将是产业和金融“多米诺”。虽然我们总是惊呼房地产“绑架”了中国经济,惊呼高房价伤害了一代人,但不可否认的是,房地产在中国经济中的地位尚无可替代。

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为明年楼市定下基调,即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并着眼于房地产市场长效机制的建设,既抑制房地产泡沫,又防止出现大起大落。会议同时指出,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城市要合理增加土地供应,要加快住房租赁市场立法。

2016年前9个月的楼市高烧,与此前房价上涨的一个显著区别就是房地产资本化,此前更多是“温州炒房团”,今年则是“杠杆炒房团”。大量的资金从股市、债市、银行、保险等金融市场“八仙过海”违规进入楼市,从而使得住房不仅投机过热,更是变成一个金融产品,完全偏离了住房的消费和民生属性。房地产资本化的后果是房价泡沫化,鉴于房地产在整个国民经济中的“支柱地位”,泡沫一旦破裂,倒下的将是产业和金融“多米诺”。

中国经济去房地产化需要时间。过去十数年,房地产是巨额超发货币的消化“池子”,是巨量产能的最终买单者之一(另一个是对外出口)。虽然我们总是惊呼房地产“绑架”了中国经济,惊呼高房价伤害了一代人,但不可否认的是,房地产在中国经济中的地位尚无可替代。在我们找到新的经济增长点之前,在我们找到下一个货币、产能、财富和消费的接盘者之前,房地产既不能走火入魔,也不能自废武功。

尽管人们一直咒骂着高房价,但是买房的人同样也越来越多了,也就是说,不希望房价大跌的“民意”日益扩大。如果说,2015年的“股灾”消灭了一批中产,那么假如房地产崩盘,消灭的则是一片中产,量级不可同日而语,风险是绝对不能承受的。所以,我们基于房价的共识是进入合理增长空间,也就是此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所说的“防止出现大起大落”。

房地产不是豁免经济周期规律的“神话”。服务业是个巨大的“池子”,但它不会像房地产一样日进斗金,而是年进斗金。当中国在创新和服务业上站稳脚跟时,我们便可大大方方、如释重负地说,房地产实现了软着陆,中国经济也终于去房地产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