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报订阅

《时音鉴》《间听监》 不再是纯音乐

窦唯新专辑混入电影片段

2016-12-25 22:36    作者:记者 刘珲 刘杭    编辑:聂方威

摘要: 有趣的是,有粉丝买到新专后却发现一个尴尬的事情,有唱片却无可播放CD的机器了,在这样一个连电脑都放弃光驱的时代,实体唱片没落可见一斑,然而庆幸的是在23日,《间听监》在百度音乐上线了,让我们可以率先听到窦唯的新专,令人惊奇的是,这一次窦唯的作品不再是纯音乐了,虽然同样没有...

ysy161277

 

ysy161275

ysy161276

12月19日凌晨,窦唯同时发布了自己的两张最新专辑《时音鉴》和《间听监》,奇怪难解的名字、低调地宣发,两张专辑零碎的资料散落在微博、豆瓣、贴吧上,这是窦唯的一贯作风。有趣的是,有粉丝买到新专后却发现一个尴尬的事情,有唱片却无可播放CD的机器了,在这样一个连电脑都放弃光驱的时代,实体唱片没落可见一斑,然而庆幸的是在23日,《间听监》在百度音乐上线了,让我们可以率先听到窦唯的新专,令人惊奇的是,这一次窦唯的作品不再是纯音乐了,虽然同样没有歌词,但却混入了电影片段。

《时音鉴》包括两张CD

此次窦唯的新专辑分别是和两个不同的乐队合作完成的,《时音鉴》是和“不一定”乐队,《间听监》是和“译”乐队。

《时音鉴》,从字面及CD盘面上来看,可以理解为:时间、音乐、鉴定或鉴赏,这张专辑包括两张CD,一张是2013年完成的《昔日如梦来》,一张是2013年到2016年完成的《今天也遥远》,其中《今天也遥远》除去同名曲目还有另外七首,分别为《从前》《又一年》《那时季节》《浮暖沉寒》《似乎好像》《渐生变》《过往》。

这两张CD在名字上也彼此呼应,一张是“时音鉴昔”,一张是“时音鉴今”,单从这些意味深长略带神秘主义色彩的曲目名字来看,大有陶渊明“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的味道。

《间听监》混入电影采样

《间听监》是在2015年3月,窦唯、邓讴歌、陈劲、单晓帆开始录制,同年9月进棚,历经一年零七个月,累计修改调整共43个版本宣告完成的作品,其中包括《用间》《因间》《太平间》《反间》《发射》《报》《渗透》。

《间听监》最突出的特点是电影采样,很多有年代感的“译制片腔配音”散布在整个专辑中。比如在《发射》中,采用了韩语、日语的影视素材,还用了《英雄儿女》中的“为了胜利,向我开炮”等经典台词,就连动画片《骄傲的将军》中的片段也进入了《报》。

在《间听监》的器乐分配上,邓讴歌负责吉他,陈劲主要负责贝斯,单晓帆打鼓,窦唯主要负责键盘,此外还参与部分贝斯和铃鼓的演奏。窦唯的父亲窦绍儒也参与了部分曲目,演奏了排箫、笛子、箫。

ysy161274

窦唯自画像

低调的“良心音乐人”

对于很多80后90后而言,如今我们说起窦唯,大家的第一反应或许是天后王菲的前夫,他们还有一个女儿叫窦靖童。

人们更多关注的是八卦,毕竟“黑豹主唱”、“魔岩三杰”这些昔日头衔已经十分陌生了。

1988年,窦唯加入黑豹乐队,担任主唱并创作词曲。1992年12月,《黑豹》同名专辑推出,其中《Don't Break My Heart》、《无地自容》等作品被广泛传唱。

1991年,他离开黑豹,组建做梦乐队,签约魔岩文化。窦唯、何勇和张楚被外界合称“魔岩三杰”,他们在1994年红遍大江南北,尤其是那一场在香港红馆举行的华人摇滚里程碑式的演唱会“中国摇滚乐势力”依然是无数人心中难以忘怀的记忆。

多年后,何勇曾说,“我们是魔岩三病人,张楚死了,我疯了,窦唯成仙了。”这句话很快就在网络上传播、发酵甚至变质,一些人甚至称呼窦唯为窦仙儿,这或许是一种戏谑,也是一种捧杀,窦唯不需要被神化,他只做自己,他不关心上头条与金钱。

因此,当窦唯坐地铁被人抓拍后发到网上,很快引起了大家的关注,原来在音乐节一直被人称颂的窦唯如今居然变成了一个发福的中年大叔,而且有些落魄,这不符合大家的预期,不符合这个浮躁时代的预期,但窦唯本人则颇为高冷地对“地铁照”作出回应:“清浊自甚,神灵明鉴。”

有网友觉得这很不体面,但据不完全统计,从1994年他推出专辑《黑梦》之后到如今,在这21年里,窦唯共发行了25张专辑,平均每年一张专辑的产量,期间他还帮其他音乐人进行编曲、制作等工作。

可见窦唯才不是网友眼中的“落魄大叔”,而是一个认真低调又高产的“良心音乐人”。

出专辑就像工人盖楼

窦唯曾在以前的媒体采访中表示,自己一听到艺术家三个字就会特别难受,他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普通人,而作为普通人起码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做好分内的事儿,独善其身就好。

然而每当有新专辑问世,依旧会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但对此窦唯却不太希望过多曝光自己,他的一些作品其实是和乐队、和朋友一起完成的,他不希望一张专辑突出的是自己,这样是对其他成员的不尊重。

而且窦唯还做过一个十分有趣的比喻,他说:“出专辑是件很平常的事,跟建筑工人盖楼一个意思,这么多楼盖起来你没看哪个工人上封面吧?”窦唯是真的在做音乐,不是借助发专辑来炒作自己。

除去音乐,窦唯还喜欢画画,他曾说:“画画这个事儿,甭管我画什么,我觉得这个过程特舒服,可以忘掉一切,所有精力就在画面上。我也写随笔,用文言写的也有,我觉得古文比现代文字更具有美感。”

据悉,窦唯是在1990年开始突然对画画特别感兴趣的。他身边的一位朋友说:“他并不在乎画画的好坏,主要是喜欢画画的过程。因为他觉得那个过程会让自己特别的安静,整个人完全沉浸在画面里,完全在那张纸上,特别舒服。记得窦唯说过在1997年6月30日,他自己开着车去龙庆峡,把车停在龙庆峡旁边的古城村,坐在车子里,开始画这个村子。就是那天,他突然觉得自己喜欢画画完全是喜欢画画的过程。”

信报记者 刘珲 刘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