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报订阅

《最后一张签证》前频繁接戏压力大

专访陈宝国 入戏太深曾靠药入睡

2017-01-10 22:14    作者:杜迈南    编辑:聂方威

摘要: 然而在北京卫视和江苏卫视热播的电视剧《最后一张签证》中,视帝却甘当绿叶演起配角,但其精湛的演技仍让众人折服。

lh1701131

四次摘得飞天奖视帝,两次获封金鹰奖最佳男主角,从艺四十多年的陈宝国用一个个经典角色和大奖奠定了自己在影视圈大佬级的地位。然而在北京卫视和江苏卫视热播的电视剧《最后一张签证》中,视帝却甘当绿叶演起配角,但其精湛的演技仍让众人折服。近日接受信报专访时,陈宝国表示自己拍戏一直坚持宁缺毋滥,而他始终都有着一个电影梦。

演鲁怀山 忘我地喜欢上这个人物

在《最后一张签证》中,陈宝国饰演领事馆的副总领事鲁怀山,他带领着普济州等领事馆同仁,与德国纳粹斗智斗勇,为犹太人发放一张张生死签证。

谈及为何会甘心接演一部演配角的作品,他坦言是因为被高满堂的剧本打动,“这个剧本写得非常精彩,而且是从来没有见过的故事,是以往荧屏上没有涉及的。我想以后这样的题材也不会太多,本来写外交官的作品就很少,签证官的更稀缺。”陈宝国说,在二战的大背景下,这件事情是可歌可泣的,他在读剧本的过程中,就曾“多次产生感动、冲动,以至于忘我地喜欢上这个人物”。在该剧的开播发布会上,谈及这个角色时陈宝国甚至激动落泪。

由于剧中有大量的捷克演员,而他们除了本国语言连英语都说不好,并不想过多借助于翻译的陈宝国自己默默背下了有他出场的戏份中所有演员的台词,“不能光记自己的台词,就像采访一样,你要清楚对方问什么,才能回答。演戏更是如此,要事先了解对方的话。专业演员必须这么干的。”

频繁接戏 两年拍五部戏感觉太累

在赴布拉格进行《最后一张签证》的工作前,陈宝国刚刚结束《老农民》和《湄公河大案》的拍摄工作,入戏之深、压力之大,让他一度借助药物来帮助自己缓解失眠的症状。在拍摄《最后一张签证》时,陈宝国也在调整自己的状态,原来他曾在两年时间接拍了五部戏,自己也坦言感觉太累了。

谈及为什么要如此高强度的创作时,陈宝国评价那段时间是自己的“黄金期”,碰到这样的机会很难得,所以即使是因劳累所致而病倒,也要咬咬牙坚持。

在经历了生理上的极限之后,陈宝国表示需要调整节奏,“我从不滥演,因为很多观众对我说‘有你参加的戏我们就看’,这是观众对我的信任,我不能让他们伤心。”这话说起来容易,但是做起来却很艰难,“有很多戏找过来,有时也犹豫过,但是一直咬着牙挺着,就是要等好剧本。”

愿做贵人 给年轻人“出头”的机会

作为影视圈大佬级的人物,陈宝国在演戏的同时,也一直在努力为年轻一代创造机会。从默默无闻到功成名就,陈宝国深切地体会到演戏是需要机遇的,可能有许多人表演很好,但是就差一个出头的机会,“我在年轻的时候也盼望着别人给我一次机会,所以我现在只要有机会,就会推荐一些比较优秀的年轻人。在生活中我们都需要有贵人,都需要别人的帮助,我也乐意成为年轻人的贵人。这是我们这个行业里的德行,一代一代就是这么循环的。”在陈宝国看来,自己的贵人就是高满堂,两人曾四次合作,之间的默契堪称无人能敌。

面对当下小鲜肉纵横、拿片酬不拍戏、大面积使用替身等情况,陈宝国强调作为演员要对角色有一种仪式感,而这种仪式感要从拜读剧本开始,一直延伸到表演,到最后呈现给观众,“就像你进入一个‘圣殿’,你是一个‘修行者’,你永远不要以为自己如何高大,不要想用自己来代替角色。其实在我的每一次创作当中,警告自己比放任自己的成分要多得多。”

关键词

目标

很多年前,演全“工农商学兵”曾一度是陈宝国的愿望。如今,陈宝国又有了新的目标,并以两年前在《北平无战事》中出演反派角色为例子,表达了自己对于“演员应该古、今、善、恶都去演”的看法,“一个演员一生中会遇到很多角色,不是说你演了就完了。你得把它演好了,演得要好看,得耐看,经得起推敲,这才算是你完成了一次创作。不是像跑马圈地那样。”

电影梦

对于电影领域,陈宝国一直期待着更大的突破。他坦言自己是一个有电影梦的人,曾一度一天看两部电影。但对于出演电影这个问题,陈宝国表示:“还是随缘,要有合适的角色。我觉得不管是大的银幕还是小的荧屏,在我眼里没有大小之分。我的第一选择就是人物,我从来不分屏幕的大小。”

戏霸

对很多人而言,陈宝国的不怒自威和强大气场总是给人一种距离感,也经常被媒体扣上“戏霸”的头衔。对此,陈宝国坦言:“我基本上是严格按照剧本来,只要是我看中的剧本,我甚至连句号、逗号都不改变。但是会有一些发挥,二次创作嘛,观众都能看出来。”

信报记者 杜迈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