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报订阅

有高储蓄率支撑 外债比例很低

我国债务风险 勿忧

2017-01-10 23:19    编辑:聂方威

摘要: 中国对外投资政策会不会改变?昨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发展改革委主任徐绍史针对经济热点问题作出回应。

中国经济走势如何?企业成本高不高?2017年去产能如何推进?中国债务风险大吗?中国对外投资政策会不会改变?昨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发展改革委主任徐绍史针对经济热点问题作出回应。

热点1

经济走势如何?

2016年初,面对中国经济增速的持续缓慢回落,有人称中国经济可能出现硬着陆。一年后,中国经济社会平稳健康发展,“十三五”实现良好开局,有力回击了对中国经济的种种质疑。

“中国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产业结构不断优化,预计全年经济增长6.7%左右。”徐绍史说。

他说,2016年中国经济总量预计将突破70万亿元人民币,增量约5万亿元,与五年前经济年增长10%的增量基本相当,相当于1994年的中国经济总量,在全球主要经济体中表现突出。

2017年中国经济面临的内外环境依然复杂严峻。徐绍史表示,中国有信心、有条件、有能力确保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

热点2

我国债务风险大吗?

中国债务率和企业杠杆率是近期市场关心的热点之一。

徐绍史说,中国的总杠杆率在250%左右,在主要经济体中处于中等水平,大体跟美国相当,低于日本、西班牙、法国和英国。其中,政府和居民杠杆率在主要经济体中最低,政府杠杆率约40%,居民杠杆率也是40%,中央政府杠杆率仅16%。

“不可忽视的是,非金融企业杠杆率偏高,测算有150%左右,高于其他一些主要经济体,要积极降低企业杠杆率,防范高杠杆率带来的风险。”他说。

徐绍史说,对这一问题要结合中国实际情况客观看待。中国的债务有高储蓄率支撑,引发系统性风险的可能性较低;中国的债务主要是内债,外债比例很低,非金融企业外债余额占比只有4%左右;企业杠杆率高和融资方式有关,企业大量融资以银行贷款为主,直接融资特别是股权融资比重不高。

截至目前,工农中建四大商业银行以及一些资产管理公司已与23家企业签订市场化债转股框架协议,协议额超过3000亿元。“降低企业杠杆率还是要综合施策,加快‘僵尸企业’出清,深化企业改革,建立企业自身债务杠杆约束的长效机制。”他说。

热点3

企业成本有多高?

近期,一些企业家关于制造业成本、企业税负的议论引发关注。

“一些个案具有特殊性,不必过分解读。对中国企业的成本,还需做客观科学的分析。”徐绍史说,中国市场很有竞争力,依然是外资最佳投资国之一。

他说,通过简政放权、减税降费,2016年中国降低企业成本1万亿元左右。其中,全面推进“营改增”为企业减负约5000亿元;涉企收费减负560亿元;企业用能成本减少约2000亿元;前11个月利息负担减少787亿元;物流成本降低350亿元左右;制度性交易成本进一步下降。

据统计,1月至11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每百元主营业务收入中成本同比下降0.14元,主营业务收入利润率同比提高0.26个百分点。

徐绍史说,未来将进一步简政放权、降税减费,减轻企业负担。企业也要练好内功,加强管理,降本增效。

热点4

我国对外投资政策会变?

有媒体报道,中国企业2016年跨境并购交易额超过2000亿美元。

徐绍史说,2016年1月至11月,非金融类境外投资已达1617亿美元,同比增长55.3%,全年估计达1700亿美元。“并购数额肯定没那么大。”

“中国支持对外投资的政策没有变,也不会变。”他说,中国政府支持国内企业,特别是有能力、有条件的企业开展真实合规的对外投资,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和国际产能合作,既有利于产业转型升级,也有利于推动跟世界各国的务实合作。

“我们也注意到,在对外投资快速增长的同时出现一些不够理性的倾向,可能会引起风险,要加强引导。”徐绍史说,国家对大额非主业投资和一些不规范投资行为进行真实性、合规性审核,引导企业审慎决策、精准投资、理性投资。

据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