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报订阅

送别贾作光 他走了,我们还没长大

2017-01-12 19:52    编辑:刘杭

摘要: 著名导演陈维亚用“舞蹈大师”“艺术泰斗”评价贾作光先生。我刚来的时候就是个群舞,那个舞蹈让我成长,那个舞蹈让我在总政歌舞团找到定位。

16716475

贾作光女儿

信报讯(记者张学军)今天,在八宝山,数百名艺术界和各界群众送舞蹈大师贾作光先生最后一程。众多前来送别的舞蹈界人士提起老人家,都难掩心中悲痛。舞蹈理论家潘志涛先生说:“贾老师一直看着我们长大,他走了,我们还没长大。”而导演陈维亚说起老人家说:“他的人格人品人情,非常的宽宏非常的大气。即使你第一次见面,就好像做了一辈子朋友一样。”

上午,在凛冽的寒风中,人们从京城的四面八方赶来八宝山,送别深受人们爱戴的老艺术家贾作光先生。东告别厅门前,一幅长联格外醒目:“马刀飞雁长鸣海浪戏彩虹满洲走来蒙古人,童心跳情风动赤字报国家东方永生舞蹈神。”两句话,堪称写尽老人光辉一生。一阵悠扬的大提琴声,不时地回荡在告别厅内。万花丛中,老人家身上覆盖着鲜红的党旗。人们缓步走过灵堂,向老人家深鞠三躬。

走出灵堂,舞蹈理论家潘志涛依旧沉浸在悲痛之中,并且不停的抽泣。为了送老人家最后一程,潘教授专程从洛杉矶飞回来。说到贾先生的离去,潘教授抑制不住的悲从中来,不停的抽泣。他说:“贾老师一直看着我们长大,他走了,我们还没长大。像他这样伟大的艺术家,永远能够跟人民在一起,也能够领着我们照着他的光辉形象一路走下去。就在前些日子,他还在说如何根据到人民中去,把最好的东西还给人民。”

2094549419

潘志涛和陈维亚

著名导演陈维亚用“舞蹈大师”“艺术泰斗”评价贾作光先生。他说:“他为什么能赢得这么多人的爱戴?为什么所有人见到他都像自己的长辈或者父亲的感觉?没有任何和大师之间的间隔?最关键的是他的人格人品人情,非常的宽宏非常的大气。即使你第一次见面,就好像做了一辈子朋友一样,可以迅速把你融进友情的情怀中去。”他回忆,1984年,他带着自己第一个作品参加华东舞蹈比赛,“在后台,我见到他诚惶诚恐,老人家见到我轻轻拍了拍我的脸说‘小伙子,你只是开始,别骄傲,路还远着呢。舞蹈大师很多,但具有如此人格魅力和大爱的人不多见。”

1867193368

张继刚

著名导演张继刚认为:“贾老师的离开,给舞蹈世界留下巨大的空白,这个空白是很难填补的。而且使得舞蹈世界极其寂寞,我们不知道他离开之后我们精神的一种寄托突然间就没了。以后还有没有来指责你,有没有人来批评你,有没有来在这样的赏识你。贾老师这个人从不说假话,不说假话在这个世界上多难得啊。特别在艺术上非常真诚,从来不伪装自己,直抒胸臆,这种品质在舞蹈节更是难能可贵。他是鸿雁,鸿雁高飞,他在中国舞蹈界是一座巅峰,我不觉得他是里程碑,而是一座纪念碑。”

76890994

刘敏

舞蹈家刘敏在接受信报记者是说:“老爷子这一辈子都活得非常精彩、非常真实,他把所有的爱都奉献给了舞蹈。这一点,我觉得所有的年轻人都会一代一代在他的精神感染下都会更加热爱民族舞蹈。在创作上,他把蒙族舞蹈和当下生活融在一起。我记得当年我刚进入总政歌舞团的时候,学的是蒙族舞蹈《喜悦》,当时他给我排过练。我刚来的时候就是个群舞,那个舞蹈让我成长,那个舞蹈让我在总政歌舞团找到定位。在排练中,他用那种精神和对艺术的热情去感染你,从内心去懂得如何去表现。一个人不管年龄多大,他对艺术的热爱的激情不灭,我觉得我们都做不到。我们最近见到他,他依然如是,一脸的灿烂永远不会消失。我想每一个舞者都会在心里留下对他的追思和记忆。”

信报记者 张学军/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