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报订阅

赛季动员会昨晚举行

中赫国安: 打造永远的强队

2017-02-26 23:35    作者:记者 张九江    编辑:张家郡

摘要: 中赫集团董事长、中赫国安俱乐部董事长周金辉表示,要打造“永远的强队”,并冲击冠军。

zhangj170218

3月5日,北京中赫国安队将在客场挑战广州恒大,从而开启全新的2017赛季。昨晚,中赫国安举办新赛季动员大会,俱乐部总经理确定为孙鹏,第五外援没有官宣。中赫集团董事长、中赫国安俱乐部董事长周金辉表示,要打造“永远的强队”,并冲击冠军。

中赫国安之夜致敬历史

这台名为“中赫国安之夜”的赛季动员会温馨又热血,金志扬、马季奇等国安故人齐齐到场,也邀请一些球迷参加,还用宣传片的方式回忆了国安史上那些经典时刻。

中赫集团虽然以35.5亿元人民币认购国安俱乐部64%股权,超过中信成为国安最大股东。不过,对于历史,对于国安俱乐部的一些有功之臣,中赫方面显得非常重视与尊重。

自从入主国安以来,中赫方面异常低调。除了在元旦假期中赫董事长周金辉接受过媒体一次短暂的采访,其余时间皆不发声。在昨晚举行的赛季动员会上,周金辉进行了动情又煽情的演讲,他表示,希望与中信的合作是一次长跑,能跑半个世纪。

周金辉此前表态,“我们一定会以一种积极的建设者,一种打工者,一种服务员的心态来建设这支球队。这就是我们的构想。”对此,周金辉昨晚再次重申,要重新建立管理体系,不断创新学习。

此外,中赫国安“专家顾问咨询委员会”正式成立,由足球专业人士、国安球迷和媒体人士三个方面组成,首届委员会负责人将由国安俱乐部前副董事长张路担任。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足协限制外援、鼓励培养青少年球员政策的出台,中超的环境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千金砸外援”即将成为过去式,作为中超的新晋资本,青训将是周金辉未来打造的重点。他表示,国安的青训体系,要和北京校园足球、民间足球结合,进行推广、普及,一定要做让球迷更加感动的事情。

最后,周金辉十分热血地表示,要打造“永远的强队”,在时机适合的时候“冲击冠军”。

第五外援依旧没有官宣

克里梅茨、拉尔夫、奥古斯托、伊尔马兹,昨晚来到“中赫国安之夜”的现场,球迷一直期待的第五外援并没有亮相,也没有官宣。

谁是中赫国安的第五外援?关于具体人选已经传了一个冬天,但这个谜底一直没有揭晓。中赫国安主帅何塞早在海口冬训时就表示,球队需要再寻找一名第五外援,一是可以防止伊尔马兹出现伤病之后无人可用,二是可以在某种程度上让土耳其人有危机意识。

此前有消息称,效力于奥地利萨尔茨堡红牛的西班牙前锋索里亚诺已经无限接近加盟中赫国安,将成为国安新赛季的第五外援。耐人寻味的是,索里亚诺直到昨晚的赛季动员会结束也没有得到官方宣布。

索里亚诺出生于1985年,西班牙人俱乐部青训出身,一度加盟巴塞罗那俱乐部,但是在这支阵容鼎盛的梦之队,索里亚诺并没有得到太多机会,最终他加盟萨尔茨堡红牛,在奥地利索里亚诺大杀四方,连续三个赛季包揽联赛最佳射手。

3月5日,北京中赫国安队将在客场挑战广州恒大,第五外援依然没有落定,留给他与球队磨合的时间已经没有了。另外,伊尔马兹在西班牙训练期间,由于有伤在身,一场热身赛都没有参加。新赛季即将开打,伊尔马兹的身体和状态究竟达到什么程度,外界并不清楚。回想上赛季,伊尔马兹伤伤停停,偶尔还跑回土耳其代表国家队出战,对国安锋线战斗力是一个不小的削弱。

新赛季,伊尔马兹和传说中的第五外援会是中赫国安可以依赖的得分手吗?

新任总经理

敲定为孙鹏

股权变更之后,国安俱乐部前任总经理沈力辞职,需要选择新的总经理。在“中赫国安之夜”的开场介绍中,主持人念到了孙鹏的名字,他的头衔是“中赫国安俱乐部总经理”,但除了开场的介绍,孙鹏并没有公开亮相。

公开资料显示,孙鹏1999年从北京工商大学会计系理财专业毕业,2005年加入中赫集团,此前曾经担任中赫置地副总裁,同时也是中赫集团首席财务运营官,目前的职务是中赫集团高级副总裁兼中赫置地有限公司执行董事、首席执行官。

从孙鹏的履历看,此前他从未有过任何与足球或者体育相关的工作经验。这点虽然看似孙鹏的短板,但被称为中超最优秀的职业经理人刘永灼在恒大进入足坛之前,也从未有过足球相关经验。或许,孙鹏作为圈外人,能给新国安带来不一样的管理思路和管理模式。

有媒体此前曾报道李明将出任中赫国安俱乐部总经理,理由是国安在西班牙集训期间,李明多次出现在球队训练的场边。不过,昨晚李明虽然出现在现场,但他的身份是什么,并没有官方确认。

徐云龙退役

任商务总监

昨晚,在球队效力了18年的徐云龙现场宣布退役。

曾经的国安队魂、老队长徐云龙昨晚宣布,将离开心爱的绿茵场。他为国安球迷带来的快乐将成为永久的回忆。

离开球场,不离开俱乐部。退役后,徐云龙将出任中赫国安俱乐部商务总监,进行商务开发、品牌合作等工作。

徐云龙表示,在新的岗位上,不会让大家失望。

信报记者 张九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