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报订阅

性教育不能“掩耳盗铃”

2017-03-09 01:34    作者: 王茗辉    编辑:聂方威

摘要: 针对杭州此次颇受争议的性教育读本,一位多年从事小学德育工作的老师坦言,“我看这方面教材挺多的,写什么样的都有,站在科学的角度解释是没有问题的,但作为老师,我们不会像图解释的那么直白。”宗春山坦言:“我们大大低估了孩子们的获知,孩子的认知可能已经大大超越了家长对于孩子们的判断。

这几天,不少家长惊呼被一本名为《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性教育读本吓呆了。

一时间,引发了有关性教育“尺度”的大讨论。

……

怎样的性教育才是科学又恰到好处的?

家长们的反应是否又只是“掩耳盗铃”?

热议:性教育教材“尺度”遭吐槽 

近日,杭州萧山一位家长发微博称,学校通过“读书漂流”活动,发给正在读二年级的女儿一本性教育读本,出现部分过于直白的词汇,包括“阴茎”“阴道”等男女生殖器名称。这位家长表示,自己不反对性教育,但这种直接把性教育读本发给学生让孩子自己阅读的方式不妥。

也有家长反映,该读本中的内容,尺度过大,有关“男男爱情”、“女女爱情”等画面,她觉得极为不妥。持反对声音的家长还认为,小学生看性教育教材有点太早了,应先在中学试行。呼吁家长们不要赶这种时髦,不能一味学西方。

对于读本,也有家长持赞成态度,小学性教育读本没有什么不好。“性教育其实不用遮遮掩掩,越是透明,孩子学得就越坦然。”

浙江省教育部门相关负责人回应称,这类读本非教材,作为课外读物也并无不妥,但低年级学生确实应在老师、家长指导下阅读。

出版单位回应,作为教材,都有严格的审查流程,也符合教材编写的初衷。

在不少家长吐槽读本尺度过大后,校方决定回收课本。

回应:正确认知有助于自我保护 

为什么一些内容看起来“敏感”?

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发文表示,在中国,长期以来“性”都是一个禁忌话题,直到现在,很多家庭里父母跟孩子谈性时仍然觉得难以启齿,学校里更难得开设性教育课程。“我们希望性知识能和其他科学知识一样,被自然、准确地传递给儿童,让儿童感觉到认识阴茎、阴囊、阴道、子宫等生殖器官,跟认识身体的其他器官一样,懂得这些器官很重要,一定要保护好。事实上,孩子在我们的性健康教育课上能自然、大方地说出生殖器官的科学名称,而且年龄越小越自然。当一个孩子遭受性侵害,他连什么地方被触摸都描述不清楚,如何得到有效保护?国际国内的性教育经验表明,让儿童说出生殖器官的正确名称,了解到自己诞生的过程,有利于儿童树立尊重自己、尊重他人、尊重生命的意识。”

学校:请专业人士进课堂开课 

信报记者了解到,对于性教育,北京部分中小学各有特色。早在前几年,北京一所中学曾经讲授怀孕到分娩的全过程,让孩子们了解生命,当时在社会上也引起了一阵轰动。

海淀区定慧里小学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该校的性健康教育纳入在卫生课范畴,他们邀请了专业的家长,以家长进课堂的形式来开课,比较专业,同时还避免了老师的尴尬。“高年级的孩子上的比较多,孩子们还是挺喜欢听的。”另外,学校还会给高年级的女生下发一本手册和卫生巾礼包。“家长倒也没有谈性色变,因为性教育往大了说是生命教育的范畴。了解自己,知道性别不同,及相应的生理卫生知识,对孩子还是非常重要的。”

针对杭州此次颇受争议的性教育读本,一位多年从事小学德育工作的老师坦言,“我看这方面教材挺多的,写什么样的都有,站在科学的角度解释是没有问题的,但作为老师,我们不会像图解释的那么直白。”这位老师说,有时候反过来想,减少神秘感,也会减少孩子在这方面出现的问题,关键在于引导。“只是男男、女女的爱情需要看是从哪个角度来说,我们没看到书,不能断章取义枉自评价。”

专家: 性生理不等于性教育

中国青少年自护教育发起人、北京市青少年法律与心理咨询服务中心主任宗春山认为,很多人对于性教育有狭隘的认识,以为就是性生理和性知识。“其实,性教育包括四大部分:性道德、性心理、性法制、性生理。概括来讲,性教育其实是人格教育。如果单一地把性生理当做性教育,已经是偏颇的了”。

关于尺度的问题,宗春山表示,第一,要给孩子提供更多符合孩子的认知和身心发育规律的知识。“提供的知识,如果超过了孩子的理解能力,尺度就大了,而不仅仅因为对于性器官或是性活动的描述。”第二,尺度的问题因人而异,如果知识的传授者有良好的心理素质和专业知识背景,他所传递的就是知识和探索,这很重要。

在国外考查时,性教育让宗春山很有感触。国外的孩子看两性动画片,拿安全套当游戏玩儿,没有人提出来这是尺度大。“他们的文化也曾经经历过不开放、尺度大的时候,但走到现在已经脱敏了。大人们不认识孩子们对这个是无知的。”其实,所谓的尺度大,是道德的评判者和成年人低估了青少年对于性的认知。“如果我们现在还在尺度上做文章,显得太过保守了。”宗春山坦言:“我们大大低估了孩子们的获知,孩子的认知可能已经大大超越了家长对于孩子们的判断。这正是‘掩耳盗铃’。”

大人们还是低估了孩子们对于性知识的一种把握和理解的能力以及自我的约束性。宗春山认为,在性教育的观念上,仍需要突破。

信报记者 王茗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