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报订阅

“3点半放学”孩子谁来管?

2017-03-23 00:57    作者:王茗辉    编辑:聂方威

摘要: 中小学校开展课后服务工作,要事先充分征求家长意见,主动向家长告知服务方式、服务内容、安全保障措施等,建立家长申请、班级审核、学校统一实施的工作机制。部分小学校长认为,“课外活动计划”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孩子放学早、家长不便接的矛盾。

 

中小学生放学早,下午3点半、4点半接孩子,成了不少家长头疼的事情……

“3点半难题”也成为今年全国两会热议的话题。

●问题: 

“课后3点半”成家长刚需

中小学生放学早,下午3点半、4点半接孩子,成了不少家长头疼的事情。

为了解决这个难题,家长们也是想出了各种托管的招儿……有家长托邻居接孩子的,有把孩子在学校附近报了托管班的。

孩子早放学,看似减少了负担,但家长们却没有感到轻松。

家长张女士表示,这相当于把一个棘手的问题,全部交给了家长解决。“像我们这种双职工家庭,下午3点半,都在上班,谁来接孩子呢?”希望政府和学校能够在放学托管方面有所举措。

“托管”服务多在校外进行

记者了解到,目前,在北京,中小学大多并不提供课后托管服务。海淀区一所小学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学校周一到周三是16:30放学。学生15:00到16:00是课后一小时活动,由学校组织。“活动很丰富,包括艺术类、体育类、科技类、美术类的活动,相当于兴趣小组。但放学后,如果没人接孩子,家长要自己找托管,学校一般不进行相关托管服务,主要是由校外教育机构承担。”

而家长工作性质、工作时间以及学校和家、单位之间的距离过远无暇照看孩子是很多孩子被送到“托管班”的主要原因。

记者来到马连道附近一家托管机构,据工作人员介绍:“前来托管的主要是附近两所小学的学生家长。这两所小学基本上是下午3点半就放学,早的3点15分就放学了。参加兴趣班的孩子,在学校也就是待到下午4点。很多家长由于上班还是接不了孩子,于是选择了他们的托管班。”目前,托管一个月收费1280元,主要负责协助孩子完成语数外等作业,如需晚餐,需要另外收费。

●分析: 

托育市场空间巨大

大家汇创始人葛文伟表示,现在全国教育产业的市场规模是3万亿元,托育市场占8000亿元,并且教育产业以每年20%的速度增长,随着二孩政策的放开,托育市场的空间更大。民办教育在过去十年以“教知识”为主要特征,现在的“85后”、“90后”新生代父母逐渐成为消费的主力军,这些父母在新的教育政策、新技术的影响下,产生了新的消费理念,传统的“小饭桌”、培训班、兴趣班已经无法满足教育消费升级的需求。同时新生代父母面临巨大生活压力,导致没有时间、没有精力做好家庭教育,催生出一个高频、刚需、痛点的托育市场,逐渐成为市场主流。

小牛顿创始人牛信步认为,幼小衔接、学后托管和素质教育这三大关键词是幼少儿群体的刚性需求。“孩子到了3岁你必须入幼儿园,孩子到了6岁你必须入小学,孩子到了10岁你必须学会奥数,这是刚性需求的3个阶段。”

“黑托管”埋下诸多隐患

学校、家长“管不过来”,商业性“托管班”应运而生,解决了一些家长的后顾之忧,但黑托管也“乘虚而入”,埋下诸多隐患。业内人士表示,很多托管班在民居区内,人员密集且缺乏消防设施,一旦出现事故难以及时疏导。

在今年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刘吉臻,直接抛出了问题:“很多小学下午3点半就放学了,家长还没下班就得去接孩子。教育部门在制定政策时,是否考虑过这会给孩子家长带来多大的不便和困难?年轻父母每天到下午三四点钟,即使有重要活动也坐不住了,因为他们想着赶紧去接孩子。有家长选择出钱孩子放学后托管给培训机构。这些社会托管性机构,缺乏有效管理,办学条件和收费标准五花八门。结果是学校减了负,家长增了负,孩子没减负。”

●举措: 

“政府购买”课后服务

今年2月底,教育部印发了《关于做好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

教育部部长陈宝生表示,基础教育阶段放学早,确实是让家长非常揪心、挠头的事。在前期调研的基础上,教育部希望有条件的地方开展试点,探索适合本地的解决方式,实行弹性放学时间。一是通过“政府购买服务”“财政补贴”等方式给开展课后服务的学校适当补助;二是学校和家长建立谈判机制,适当收取一些费用;三是不要把这段时间又变成上课时间,防止将课后服务变为集体教学或“补课”。

教育部要求,中小学校要充分利用学校在管理、人员、场地、资源等方面的优势,主动承担起学生课后服务责任。对确实不具备条件但有课后服务需求的,要积极协调学校、社区、校外活动中心等资源,做好课后服务工作。

课后服务纳入考评体系

教育部要求,课后服务内容主要是安排学生做作业、自主阅读、体育、艺术、科普活动,以及娱乐游戏、拓展训练、开展社团及兴趣小组活动、观看适宜儿童的影片等,提倡对个别学习有困难的学生给予免费辅导帮助。坚决防止将课后服务变相成为集体教学或“补课”。鼓励中小学校与校外活动场所联合组织开展学生综合实践活动,或组织学生就近到社区、企事业单位开展社会实践活动。要把课后服务工作纳入中小学校考评体系,加强督导检查。

教育部表示,中小学生是否参加课后服务,由学生家长自愿选择。中小学校开展课后服务工作,要事先充分征求家长意见,主动向家长告知服务方式、服务内容、安全保障措施等,建立家长申请、班级审核、学校统一实施的工作机制。

据悉,北京市早在2014年就推出了“中小学生课外活动计划”,由政府埋单引入社会力量,把学生课外的时间利用起来。学校周一至周五下午3点半至5点的课外时间,安排体育、艺术、科技等形式多样的社团活动,每周不少于3天,每天不低于1小时,学生可自愿参加。部分小学校长认为,“课外活动计划”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孩子放学早、家长不便接的矛盾。

●趋势: 

托育市场竞争白热化

目前,国内小学生人数有9000多万,按照托育每年平均消费5000元计算,那么将形成4500亿元的巨大市场。此前,有不少托管行业的机构都获得了资本的关注,例如“萌乐园”熊猫儿童大学、袋鼠麻麻、呱呱学堂、乐思墅、可爱学、书香源等均在近几年获得了融资。

去年开始,资本对于托管和托育行业的关注已开始变热,可爱学在去年11月宣布完成由章子怡领投的B轮融资,熊猫儿童大学在去年4月获得蔡文胜600万元天使投资,袋鼠麻麻在去年5月获得大众点评创始人张涛400万元天使投资,乐思塾在去年9月获得6600万元B轮投资。最近,小牛顿也宣布获得6000万元的融资,将全面进入小学课后托管教育市场。

不少从业者认为,托管行业正处于爆发前夜,在小饭桌的基础上加入教育比重,也渐渐成为目前托管、托育行业的标配。

业内人士认为,未来3年,托育市场竞争将呈现白热化局势,或将出现阶段性并购潮。信报记者 王茗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