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报订阅

雄安新区将承载250万人口

体制机制改革将是新区发展的制度保障

2017-04-14 00:59    编辑:聂方威

摘要: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雄安新区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新区,其定位首先是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集中承载地,重点承接北京疏解出的行政事业单位、总部企业、金融机构、高等院校、科研院所等,不符合条件的坚决不能要。

为何要建雄安新区?

解决北京“大城市病” 降低北京人口密度

21世纪的北京,虽前所未有繁华,却面临“大城市病”的种种困扰。

党的十八大以来,从谋划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到提出选择一个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集中承载地,再到部署雄安新区建设,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以高超的政治智慧、宏阔的战略格局、强烈的使命担当,筹划部署、把脉导向。

2014年10月17日,习近平总书记对《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总体思路框架》批示指出:“目前京津冀三地发展差距较大,不能搞齐步走、平面推进,也不能继续扩大差距,应从实际出发,选择有条件的区域率先推进,通过试点示范带动其他地区发展”。

经过不断思考,在2014年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核心问题是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降低北京人口密度,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与人口资源环境相适应。

方向愈加清晰,思路更加明确,在京外设立一座新城的战略构想逐渐成熟。

2015年2月10日,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9次会议审议研究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习近平总书记在讲话中提出“多点一城、老城重组”的思路。“一城”就是要研究思考在北京之外建设新城问题。

2016年3月24日,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他强调:北京正面临一次历史性抉择,从摊大饼转向在北京中心城区之外,规划建设北京城市副中心和集中承载地,将形成北京新的“两翼”,也是京津冀区域新的增长极。

在相当一段时间里,“集中承载地”成为了“新区”的代名词。

2016年5月27日,这是研究设立河北雄安新区的一个大日子——

这天上午,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在中南海怀仁堂召开,审议《关于规划建设北京城市副中心和研究设立河北雄安新区的有关情况的汇报》,“雄安新区”首次出现在汇报稿的标题之中。

习近平强调:在现代化建设和城镇化加快推进阶段,北京又面临着一次历史性的空间格局调整。无论是从它的健康发展和解决问题,都要做出选择,最后做了这个选择。

新区为何选在雄安?

区位优势交通便捷 生态良好开发度低

“雄安”——未来之城的名字,取自“雄县、安新县”各一字,朗朗上口、声名远扬,既尊重历史,又寓意吉祥。

“雄”字意味宏伟、阳刚、英雄;“安”字包含稳定、牢固、安康,体现了地域特色,符合中华传统文化,契合国家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内在要求。

2015年2月10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9次会议明确提出,研究考虑在北京之外建新城的思路;此后,在不同场合他多次提出在河北合适地方建设一座新城。

按照习近平总书记的要求,京津冀协同发展领导小组牵头组织研究论证设立集中承载地有关工作。

2016年3月和5月,最终选址方案呈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和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雄县—容城—安新”这一方案在几个方案比选中逐步得到确认,最终脱颖而出。

选择集中承载北京非首都功能的新区,这个地方不能太远,也不能太近。太近容易连成一片,达不到疏解目的;太远则难以接受北京的辐射和带动,不能更好地承接和转移非首都功能。

雄安新区地处保定。保定之名取“保卫大都,安定天下”之意,自古就是“京畿重地”要冲之塞。

新区位于京津保腹地,各方优势明显,土地水利环境地质支撑条件优良,发展空间充裕,正是集中承接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的首选之地:

区位优势。雄安新区与北京、天津构成一个等边三角形,距离北京、天津、石家庄和保定市分别约105公里、105公里、155公里、30公里。

交通便捷。雄安新区东至大广高速、京九铁路,南至保沧高速,西至京港澳高速、京广客专,北至荣乌高速、津保铁路等交通干线。基本形成与北京、天津、石家庄、保定的半小时通勤圈。同时具备空港优势,距离北京新机场约55公里,完全可以满足高端高新产业的发展需要。

生态良好。拥有华北平原最大的淡水湖白洋淀,漕河、南瀑河、萍河、南拒马河等多条河流在区域内交汇。

开发度低。雄安新区范围内人口密度低,建筑少,拆迁量不大。核心区所辖人口尚不到10万人,仅相当于北京的一个社区。可开发建设的土地较充裕且可塑性强,具备一定的城市基础条件。

2016年3月24日,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审议并原则同意《关于北京市行政副中心和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集中承载地有关情况的汇报》,确定了新区规划选址,同意定名为“雄安新区”。

雄安新区新在哪里?

体制机制改革将是新区发展保障

新区之“新”在于“以新破局”,构建起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新格局”,也为中国实现区域协同发展提供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

雄安新区,这里将高标准高起点起步,立足当前、着眼长远,成为创新驱动发展、改革开放的高地。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雄安新区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新区,其定位首先是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集中承载地,重点承接北京疏解出的行政事业单位、总部企业、金融机构、高等院校、科研院所等,不符合条件的坚决不能要。

雄安新区绝非传统工业和房地产主导的集聚区,创新驱动将是雄安新区发展基点,进行制度、科技、创业环境的改革创新,吸引高端高新技术企业集聚,建设集技术研发和转移交易、成果孵化转化、产城融合的创新发展示范区。

按照规划,新区远期将承载200万至250万人口。早在一年多前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就指出,要防止炒作土地等问题出现,要切实采取有效措施。

从2016年6月开始,雄安新区规划区域内,已逐步实行房屋等不动产、规划、土地、项目、户籍的冻结,为筹建新区做准备。

雄安新区将制定全新的住房政策,严禁大规模开发房地产。专家咨询委员会专家表示,国家将在这里探索全新的房地产改革道路,控制房地产价格,保障民众住房需求。

户籍改革、医疗改革、公共服务改革、深化行政管理体制改革、实行大部门制和负面清单管理、探索投融资体制改革、加强对外合作促进贸易便利化、建立与国际接轨的城市管理规则和体系……体制机制改革将是新区发展的制度保障。

在全面深化改革的大棋局中,雄安将争当“改革先锋”,一些改革举措在这里先行先试,在“深水区”中趟出一条可复制、可推广的新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