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报订阅

丑角衰微急坏老艺术家

中国戏曲学院开班拯救“文丑”

2017-04-16 22:12    作者:张学军    编辑:康秋炎

摘要: 7位文丑艺术家担任导师。信报记者 张学军/摄


7位文丑艺术家担任导师。信报记者 张学军/摄


朱世慧的经典大戏《徐九经升官记》 CFP/供图

“京剧丑行已经到了危急时刻,后继无人哪。”京剧表演艺术家朱世慧痛心疾首地呼吁。而戏曲理论家钮彪先生也表示,丑角艺术衰微,日益被边缘化。

好在,这个问题正在解决当中。前天,中国戏曲学院宣布,将成立一个为期两年的“文丑班”,对这个行当进行“抢救式”的人才培养。据了解,这个班的教师由7名京剧理论家、表演艺术家组成,20名学员来自全国的艺术院团。

■衰微

有些团都没丑角学员

京剧舞台上,生旦净末丑五个行当,虽然丑排在最后,但也是重要的一个行当。如今“丑行被边缘化”是不可忽视的一个现状,文丑班开课当天,几位老艺术家都在重复这个话题。

现在不少院团对于“小花脸”的不重视程度叫人实在难以容忍,有些团甚至没有专业的丑角演员,朱世慧对于这种现状深恶痛绝:“有的在演出前,临时找人替代丑行,‘你有事儿没,没有,快快快,把脸勾上,上场。’我的天哪,这是我们京剧的一大行当啊!丑行有它独特的表现方式,独特的扮相,怎么会这么随便地找人替代,这个行当将来怎么办哪?”

从业者少,票友更少

朱世慧说:“过去的丑行在传统戏里叫作‘药中的甘草’,每包药里都有它,每包药里它都不是主药,但无丑不成戏。”多年来,他一直在为丑行衰微奔走呼号。

尽管丑行很重要,但是因为是配角、是绿叶,所以家长都望子成龙,送孩子去学习老生、花脸青衣这些主角的热门行当。拿朱世慧来说,当年他的父亲就非常反对他改学丑行并与学校交涉,最后决定学老生也学丑行,看以后的发展再定行当。现在,这种现象依然存在。

朱世慧表示,丑行少,就连票友也不行,“走了全国那么多地方,我发现全国的丑行票友也非常少,印象中只有天津的一位票友功夫还不错。”

戏少,艺术生态失衡

此次7名导师中,多数已年过古稀甚至耄耋。这些老艺术家在行里可谓是大名鼎鼎,但是他们的名字大众都不一定熟悉,就是因为演了一辈子配角。因为丑行的配角地位,除了学习丑行的人少之外,历史上创作的以丑行为主要角色的戏都屈指可数。

朱世慧当年就是演了丑行大戏《徐九经升官记》才家喻户晓的。在湖北省京剧院,尽管有朱世慧这个做丑角的院长,但是他说“小花脸”照样不被重视。

导师之一、戏曲理论家钮彪,从事70多年的戏曲研究。钮彪发现,中国京剧行当的艺术生态平衡多年来是失衡的,丑角艺术衰微,日益被边缘化,这样不利于国粹艺术的发展。

■拯救

文丑艺术家教绝活儿

此次“文丑班”有着一支非常牛的教师队伍,他们是钮彪、寇春华、郑岩、黄德华、萧润年、刘异龙、朱世慧7位文丑艺术家。演员也是经过专家的严格筛选,包括国家京剧院金星、北京京剧院孙震、上海京剧院王盾等11个院团、院校的20位丑角演员入选研习班。

文丑班班主任舒桐介绍,文丑班将分成两个阶段在北京集中授课,最终2018年10月在长安大戏院进行 文丑班的集体汇报。在授课的剧目安排上,舒桐表示,七位老先生每个人都是一肚子戏,他们各自精心挑选了自己最拿手的三四出经典剧目,进行悉心传授。

此外,巴图院长还透露,国戏未来还将相继启动武生、武旦、武净、武丑的“科里红”的人才培养计划。

传承这是我们的责任

著名京剧演员寇春华今年也是年过八旬,他认为:“京剧是以老生旦角为主,丑角为辅,老话讲就是傍角儿的。一出戏就是‘一棵菜’,缺谁也不行,老生旦角都好,但是小花脸不好,就会影响整部戏的质量。在所有行当里,丑角是重要的一行。我希望把自己学到的这些知识和学问往下传一传,因为这是我们的责任。”

朱世慧很欣赏此次千里挑一选出来的学员,他对学员们说:“文丑班这个机遇对于小花脸来说,应该进入京剧史和大事记。趁着这些老前辈还健健康康的,你们好好跟先生们学。你们今天学真东西,将来你们也好好地传真东西,这是非常重要的‘传承’两个字。”他表示,“丑行到了抢救的时候了,再不救将来就不算一个行当了。” 信报记者 张学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