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报订阅

卢克版《麦克白》饶有趣味

舞美灰暗且现代 最后一战被删除

2017-04-24 01:12    作者:记者 王菲    编辑:聂方威

摘要: 近年来在中国舞台上影响较大的《麦克白》作品有2014年黄盈执导的《麦克白》,2014年在戏剧奥林匹克活动中亮相的格鲁吉亚第比利斯国立音乐剧院的《麦克白》和2016年多明戈主演的歌剧《麦克白》。


  

2017年4月23日,是伟大的戏剧家莎士比亚诞辰453周年。在这一期戏品中,我们将5月3日和4日在北京世纪剧院上演的、林兆华戏剧邀请展剧目《麦克白》推荐给广大读者,以纪念伟大的莎士比亚。这一次即将上演的《麦克白》是德国导演卢克·帕西瓦尔执导的,这是他2015年的《大门外》和2016年的《前线》之后,第三度访华演出。

莎翁最好的悲剧作品

5月3日、4日登陆北京世纪剧院《麦克白》由卢克·帕西瓦尔导演,圣彼得堡波罗的海之家剧院演出。《麦克白》是莎士比亚在全球以致中国演出最多的、最受欢迎的经典,常被认为是他悲剧中最为阴暗、最富震撼力的作品。这部经年累月上演的“黑色戏剧”层层揭开了人类自己的秘密:一个寓言般的噩梦,一个蠢货口中有关生死的诱惑谗言,一种摆脱孤独、寻找归属的热切需求。这是一次对自然和命运的令人心碎的抗争。

《麦克白》创作于1606年。自19世纪起,它同《哈姆雷特》、《奥赛罗》、《李尔王》被公认为是威廉·莎士比亚的“四大悲剧”。1847年,威尔第在佛罗伦萨完成了对歌剧《麦克白》的谱曲,同名歌剧开始登上舞台。《麦克白》的故事,大体上是根据英格兰史学家拉斐尔·霍林献特的《苏格兰编年史》中的古老故事改编而成。剧中苏格兰国王邓肯的表弟麦克白将军,为国王平叛和抵御入侵立功归来,路上遇到三个女巫。女巫对他说了一些预言和隐语,说他将晋爵为王,但他并无子嗣能继承王位,反而是同僚班柯将军的后代要做王。

于是麦克白这位野心家在其夫人的不断怂恿下杀害了邓肯,夺取了王位。因为害怕自己夺取王位的恶性被揭穿,他惶惶不可终日,又接连杀死了邓肯的侍卫和其他贵族。麦克白最终面对的结局是其夫人发疯而死,而他则在邓肯之子的围剿下做了刀下鬼。麦克白和麦克白夫人的野心、为野心吞噬的理智和在野心中挣扎的人性都令《麦克白》成为莎士比亚悲剧中最杰出的作品。

三部《麦克白》影响大

近年来在中国舞台上影响较大的《麦克白》作品有2014年黄盈执导的《麦克白》,2014年在戏剧奥林匹克活动中亮相的格鲁吉亚第比利斯国立音乐剧院的《麦克白》和2016年多明戈主演的歌剧《麦克白》。

黄盈执导的《麦克白》首演于日本利贺国际艺术节。2014年2月,黄盈带着他的演员们,在日本富山县利贺村,接受了铃木钟志训练法的最严格的训练。这部《麦克白》在中国的观众群体中引发了热烈的讨论和激烈的争论。长于叙事与通过细节塑造人物的黄盈,此次吸收了铃木表演训练方法中控制演员身体的手段,演员形体上强烈的雕塑感和仪式感、极致的情感爆发力与四两拨千斤的幽默怪诞并存台上,它们时而融合时而冲突,它们有时打着鲜明的铃木印记,有时高调展示着黄盈风格。

格鲁吉亚第比利斯国立音乐剧院的《麦克白》则是舞台手段丰富,甚至带有奇幻色彩。年轻英俊的麦克白和年轻英俊的麦克白夫人走T台出场,他们健美的身体纠缠相拥,美得令人迷醉,又像是阴谋开始前最后的缠绵。这一版《麦克白》充分展现了麦克白夫妇内心深处的欲望,魔术表现手段让桌子和主人公都飞在半空,麦克白灭亡前舞台上喷射出冷火焰,预示大兵临近他的末日已到。

2016年,为纪念莎士比亚逝世400周年,国家大剧院推出了由多明戈主演的歌剧《麦克白》。多明戈大师令举座皆惊的演唱,丹尼尔·欧伦挥棒下充满戏剧张力的音乐,乌戈·德·安纳以象征手法呈现出的舞台视觉,以及众多华人歌唱家的精彩演绎,共同揭示出莎翁与威尔第两位巨搫在《麦克白》中对于人性的深刻思索。

这一版本灰暗且现代

《麦克白》一直使卢克·帕西瓦尔着迷,他认为这是史上最震撼人心的诗篇之一。卢克·帕西瓦尔的这一版饶有趣味,该剧的整体舞台基调较为灰暗,舞台上空布满了电线,这看上去是个颇为现代化的场景,而混乱的电线布局似乎预示着一场纷争即将开始。

剧中人物三三两两走上舞台,可麦克白和麦克白夫人却没有并肩而立,他们像两个熟悉的陌生人,怀揣着相同的邪恶野心。在剧中起到非常重要作用的女巫坐在舞台上,她们的形象令人深刻:长发遮盖了她们的身体,她们分别在在班柯、麦克白和麦克德夫耳边悄悄说这什么,仿佛要告诉他们各自的宿命。

该剧以麦克白加冕为结局,他和麦克白夫人都站在舞台上,仿佛在思索着什么,观众期待中的让麦克白灭亡的最后一战则被删除了。纸质皇冠、水桶、道具刀和瓶子是该剧的道具,它们看上去极为简单,却衬托出了角色的重要性。

导演的话

在莎士比亚诞辰之际,让我们来听听导演卢克对于戏剧意义的阐释,他的话能启发我们,我们在这个高科技的时代里为何还会需要戏剧这门古老的艺术,为何我们还会走进剧场去一遍遍重温莎剧的风采。

戏剧的意义所在

我15岁的时候,一位年长的戏剧老师说:“戏剧是创作在易逝的流沙上的”。在我后来的职业生涯中里,这句话变得日益重要,它背后的深刻意义令我着迷。可以说,正是这句话为我打开了一扇窗,让我从中窥见戏剧带来的精神指引。“无意义”的戏剧却跨越了2500年漫长的人类历史存续至今,这一事实本身的意义何在?

即使从没有一位作家或者编剧成功地为生命问题找出一个适当且充分的答案,但戏剧中对于生存、苦难的意义的叩问却始终令人着迷。这种叩问是否就是观众走进剧场的根本驱动力呢?戏剧不会对这种叩问给出明确的答案,它会让演员和观众一起在剧场中进行追问和寻找,这就是戏剧“无意义”之外的意义。

简单来讲,戏剧指引人们通往拒绝被定义、被解读、被评判的精神之路。这条小径不到达任何具体的地方——这恰好正是莎士比亚多数戏剧中的核心思想:一段充满失去、需要不断放手的旅程,看似痛苦,却可能在尽头收获内核的升华或自我的实现。信报记者 王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