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报订阅

对比中日韩三版《深夜食堂》,中国版到底败在了哪里

2017-06-19 20:09    作者:王菲    编辑:王菲

摘要: “深夜食堂”是繁华大都市僻静处供社会小人物舔舐伤口之处,因此从日本版《深夜食堂》开始,剧中展现的菜肴便是用简单食材快速烹饪而成的家常菜。《深夜食堂》中的家常菜映射着不同国家中小人物的悲喜,简单廉价的菜式却饱含着丰富的人生故事。

 

中国版《深夜食堂》播出一周以来,口碑爆烂,很多观众批评该剧模仿痕迹锅中,从菜式到人物都“不接地气”。翻拍,有人失败就有人成功,在中国版播出之前,韩国版《深夜食堂》拍出了浓烈的本土特色。今日我们对比中日韩三版《深夜食堂》,看看中国版到底败在了哪里

 

中日韩仨老板:中国老板败在了多情

在三版“深夜食堂”中,三位“老板”的特点各不相同。日本版中老板的扮演者小林薰生于1951年,是三位老板扮演者中最年长的一位。早在《深夜食堂》播出之前,小林薰主演的电影《导盲犬小Q》赢得了大批中国年轻观众的喜爱,小林薰在片中扮演的沉稳哀伤的盲人渡边先生让中国观众姥姥记住了他。然而,在《深夜食堂》中归来的小林薰风格大变,他身穿深蓝色和服,脸上挂着一道骇人的伤疤,他言语不多,目光犀利,仿佛能看穿世事;他身上散发的浓郁江湖气质和他对食客的柔软迷人地混合在一起。年过六旬的小林薰出色诠释了深夜食堂老板的阅历与神秘感。

在韩国版中,韩国知名老戏骨金承佑演绎了一枚“坚韧的暖男大叔”。金承佑曾出演过《将军的儿子》《男人的香气》等影片,并两度获得韩国青龙奖最佳男演员奖提名。金承佑在剧中并未模仿日本版老板的穿着,他身着款式简单的深蓝色劳动部衬衫,系着同色的围裙,他与日本版中的老板有几分神似,细看却是十足的“韩国特色”。金承佑扮演的老板脸上没有骇人的伤疤,他眼神温柔,表情坚韧而怡然自得,他常是“看破而不说破”,对遭遇人生不幸的人们给予了热切的关心。他沉默而温暖的注视中流露的是对善良的认同。

 

中国版老板主演黄磊是三位男演员中最年轻的一位。生于1971年的黄磊在演艺生涯中顺风顺水。多年来他留给观众的印象是电视剧《人间四月天》中的徐志摩,是《橘子红了》当中优雅的荣耀辉。在中国观众新中,黄磊是“暖男”代言人:演的角色大都是温柔男性,生活中的他也是爱妻子爱孩子,还是演艺界出名的“厨男”。会做饭的黄磊却因为扮演《深夜食堂》中的老板而遭到了观众的质疑。他在剧中的衣着过分模仿日本版中的老板,类似和服的宽大外套和脖子上莫名其妙围上的白色毛巾,让他看上去活脱脱就是一位日本厨师,有观众说,黄磊若是穿个T恤脖子上随意搭条毛巾才会更像中国的厨师。剧中的黄磊留了胡子,但他的气质与沧桑、阅历和深沉无关,他展现出的是一个如徐志摩一般多愁善感的中年男性形象。他对不幸的食客并未冷眼旁观,而是参与了他们的人生故事,为他们牵肠挂肚,为他们泪如雨下。他的情感如此充沛,以至于观众在剧中找不到一个稳定的情感支点。和日本版和韩国版老板相比,黄磊演的老板败在了多情,输在欠缺内敛的能力。

 

中日韩三版故事:日本故事清冷韩国故事善意满满中国故事不知所云

三版《深夜食堂》,故事脉络有似曾相似的感觉,但风格却大相径庭。日本版《深夜食堂》是一部清冷忧伤的社会底层画卷,剧中小人物在人生梦想中挣扎、在无望的爱情中挣扎,他们为社会左右却奋力抗争,他们的悲剧故事,他们的觉醒,他们的成功无不是饱含苍凉。而身世神秘的老板,则接纳了他们一切的失败与迷惘。

韩国版《深夜食堂》则是一副情感热络的世俗风情画。该剧高调宣扬了人间温情和善良的可贵。该剧第一集便堪称“催泪大片”:一个吃不起饭的打工学生得到了老板、食客、黑社会大哥的鼎力相助;貌似混不讲理的黑社会大哥对晚辈后生倾注了无私的关爱,一个靠暴力生存的男人却在弱小面前展现出了古道热肠,一个在社会上挣扎求生的少年激发了他隐藏太久的的善良,着实是感人至深。韩版《深夜食堂》第二个故事也将一个人生悲剧演绎为善的付出:被变态毁容的女演员在深夜食堂里碰到了辛苦养家糊口的选秀女孩,她虽不能再完成自己的人生梦想,却悄悄用自己的关系助力女孩圆梦;一个为社会遗忘的女人用善良赢得了比名气更可贵的尊重。韩版《深夜食堂》比日本版更彰显了“人间大爱”。

日本版和韩国版的故事都令中国观众为之感动。遗憾的是中国版《深夜食堂》的故事却难以抓住本土观众的心。以该剧开篇的“三姐妹”抢男朋友为例,一个女孩儿抢走了另一个女孩儿的心上人,好友之间不知愧疚却我行我素趾高气昂,如此“无下限”挑战了观众的价值观。接下来做慈善的绝症女歌手与饭馆老板之间流露了“萝莉爱大叔”般的爱恋;四个成年男性因为昔日暗恋的女同学要结婚而怀旧青春……这些故事要么远离中国人生活的日常,要么显得太过浅显琐碎。有网友总结了在中国大排行里看到过的情景,不知那份饱含伤痛、无奈和喜悦的人间烟火为何没能被植入剧中。该剧开篇若说一个因为买房而假离婚变真离婚的故事,讲一个为给孩子买学区房而家财散尽的故事,恐怕比不痛不痒的内容更能吸引中国观众。中国有关民生的社会热点很多,你既可以借此展现社会人心,也可以反思社会问题,表现社会文明的进步。“最中国”的故事才是最合适的故事。

 

中日韩三版食堂:中国版的深夜食堂是在旅游区里吗?

“深夜食堂”的样貌是一国民生的反馈。日本版中的“深夜食堂”身处摩天大楼背后的僻静小巷中,从霓虹闪耀的写字楼走上一小段,便到了疗伤之地“深夜食堂”。这是对竞争激烈、老龄化、无子化日本社会的真实映射。在东京和京都这样的大都市中,这样的“深夜食堂”真实存在。

韩国的“深夜食堂”地处居民区附近的小巷中,洋溢着类似首尔江北的平民气息,令人感到熟悉又亲切。

而中国的“深夜食堂”则地处河边小镇中。联想中国城市真实的面貌,这样的“深夜食堂”只能存在于古镇旅游区里,它吸引的应该是游客,难有回头客,食客相识相助更是无从谈起。中国版“深夜食堂”的地点设定直接打破了剧情故事的可信度。

 

 

中日韩三版菜式:中国观众认不出中国菜

美食是一国文化的味觉载体,菜肴承载着一国人民的生活方式、文化认知、传统习俗,不同食材和烹饪方法的菜肴也反映着食客的社会阶层。“深夜食堂”是繁华大都市僻静处供社会小人物舔舐伤口之处,因此从日本版《深夜食堂》开始,剧中展现的菜肴便是用简单食材快速烹饪而成的家常菜。

日本版《深夜食堂》在中国掀起了一股“日式家常菜”风潮。剧中颇具日式特色的黄油拌米饭、猫饭、茶泡饭、厚烧蛋、土豆泥沙拉、章鱼红香肠、鸡蛋三明治、酒蒸蛤蜊是日本随处可见的吃食,闻名于世的日本大米在剧中被展现到了极致,拌着一小块黄油的米饭、盖着鱼肉片的米饭和浇上茶水的米饭充满精巧的创意,令不少中国观众也亲身一试。在三版《深夜食堂》中,日本版中的菜肴烹饪最为简单,却也最得人心。

韩国版《深夜食堂》放弃了日本版中的菜肴,以纯粹的韩国家常菜示人。泡菜和紫菜是剧中的主角,开篇第一集中食客品味“紫菜包条糕”时口中发出的清脆的咀嚼声彰显了食材鲜明的韩国特色;第二集中荞麦饼上的泡菜则是令众食客口水横流的美味。剧中处处渗透着韩国艺术家对本国美食的骄傲。

《深夜食堂》中的家常菜映射着不同国家中小人物的悲喜,简单廉价的菜式却饱含着丰富的人生故事。而我们中国版《深夜食堂》中的菜肴则是遗憾地远离了“家常”二字。酸菜蟹面、模仿日本版中猫饭的鱼松饭、中式厚烧蛋令中国观众实难找到味觉共鸣,继而也难以与剧中故事发产生共鸣。一个世界头号美食大国的家常菜被拍得如此陌生粗陋,令人扼腕叹息。

相比之下,尽情展现中国各地家常菜和百姓家庭故事的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倒更像中国的“深夜食堂”。信报记者王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