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报订阅

为什么霍顿一直在说孙杨是兴奋剂选手?

2017-07-24 11:59    作者:张九江    编辑:张九江

摘要: —孙杨 据浙江省游泳协会介绍,2008年11月,孙杨因感冒后出现了胸闷、心悸不适等症状,经浙江省五家医院的专家小组会诊后,认为孙杨存在心肌缺血情况,与感冒病毒感染损伤心肌有关,建议他服用“万爽力”以治疗心肌缺血、保护心肌。

孙杨又夺冠了!

XxjpseC000932_20170724_TPPFN1A001

7月23日晚,2017年国际泳联游泳世锦赛男子400米自由泳决赛,孙杨以3分41秒38的成绩夺得冠军!他的老对手澳大利亚人霍顿以3分43秒85排名第二,韩国选手朴泰桓以3分44秒38排名第四。

赛后,澳大利亚选手霍顿与孙杨的“场外矛盾”再成焦点,网友说,“实力是对质疑的最好反击”!

这场比赛前两天,霍顿再次挑衅孙杨。据《澳大利亚人报》报道,当霍顿被问及关于他与对手孙杨的比赛时,他回答:“我不认为这是一场公平的比赛。这是一个顶尖运动员和服用过兴奋剂的运动员之间的比赛,但是这可能是一次不错的较量。”

这不是霍顿第一次挑衅孙杨。众所周知,2016年里约奥运会男子自由泳比赛开始之前,霍顿接二连三地对孙杨进行人身攻击。霍顿先是对澳大利亚媒体说,孙杨在训练中向他问好,但他选择忽视,“因为他不想同兴奋剂骗子打招呼。”

里约奥运会男子400米自由泳决赛之后,霍顿避开孙杨,去和其他选手握手。当时,霍顿以3分41秒55的成绩获得400米自由泳冠军,他在接受采访时又声称,“我不知道这究竟算不算是一场真正的体育竞赛,尤其是比赛中有运动员曾经有禁药服用的历史。”

孙杨仅以0.13秒的微弱差距败给霍顿,获得一枚银牌。赛后,孙杨抱着女记者失声痛哭。在当晚的新闻发布会上,霍顿再次表态“孙杨就是一名兴奋剂选手。”

为什么霍顿一直在说孙杨服过兴奋剂?

其一,这可能是澳大利亚人打得一次心理战。大战在即,最忌讳的是军心摇动,霍顿的说辞就是在干扰孙杨的训练与备战。谢天谢地,孙杨有一颗强大的心脏,里约奥运会时,他毫不客气地回应,“这是澳大利亚人的小伎俩。每一位能够来到奥运会的选手,都应该受到尊重。”这次世锦赛400米夺冠之后,孙杨又主动与霍顿握手,颇有大将风范。

什么是自信?孙杨用行动很好地进行了诠释。“身正不怕影子斜”,只要为人做事走得正、行得端,就没有什么可怕的。“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这是真正的自信。“能动手,就别吵吵”,对于孙杨来说,在泳池中有完美的表现,是最好的反击。

其二,孙杨确实有服用兴奋剂的“黑历史”,尽管那是一次误服。

2014年11月24日,奥运游泳冠军孙杨在全国游泳冠军赛的一次赛内兴奋剂检查中出现阳性,国家体育总局反兴奋剂中心在其官方网站上公布了这一消息。

据新华社当时的报道,孙杨在当年5月17日的一次尿检中被查出使用了违禁物质曲美他嗪,遭禁赛3个月处罚,时间从5月17日至8月16日。同时,孙杨在全国游泳冠军赛上的1500米冠军头衔被取消,罚款5000元。

时任国家体育总局反兴奋剂中心副主任赵健表示,在7月的听证会上,运动员(孙杨)出示了清晰而有说服力的证据,证明曾使用药物“万爽力”(盐酸曲美他嗪片)治疗心脏不适,而孙杨也证明了他无意使用这种药物提高运动表现,因此符合反兴奋剂规定条例中减免处罚的标准。

赵健称,虽然孙杨在事件中没有重大过失,但从严格责任的角度看,作为一名运动员要为进入自己体内的物质负责,接受兴奋剂检查时还应该申报过往用药。综合而言,给予孙杨3个月处罚较为合适。除了接受禁赛三个月和罚款5000元的处罚之外,孙杨进行了公开道歉并表示要认真反思。

“这次事件让我震惊沮丧,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同时也让我更加珍惜自己的运动生命,认识到反兴奋剂对我们运动员的重要性。我本人将深刻接受教训,刻苦训练,用实际行动和好成绩来回报支持、关心、爱护我的人!”—孙杨

据浙江省游泳协会介绍,2008年11月,孙杨因感冒后出现了胸闷、心悸不适等症状,经浙江省五家医院的专家小组会诊后,认为孙杨存在心肌缺血情况,与感冒病毒感染损伤心肌有关,建议他服用“万爽力”以治疗心肌缺血、保护心肌。

“万爽力”是治疗心肌缺血、营养心肌类的临床常用药,也是心血管专科医生治疗心肌缺血症状的常用一线药物。其主要成分盐酸曲美他嗪,在2014年1月1日被列入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禁用清单》,属于赛内禁用的特定物质。所谓特定物质,是《禁用清单》里标明容易引起误服误用的物质,在药品中常见,或者不太作为兴奋剂被滥用。但大剂量使用也能起到提高运动表现的作用,有被滥用的可能。

也就是说,“万爽力”在2014年1月1日前使用完全合法,但从那一天开始有了“赛内禁用、赛外可用”的特殊身份。新华社称,《禁用清单》发生变化之后,应有一系列对应措施。首先,中国的反兴奋剂中心要及时进行翻译、公布和下发;其次,作为保障团队的各级队医和管理部门应及时学习,并告知和提醒运动员;再次,运动员在赛内外摄入药物和食物时,都应提高警惕;最后,在接受药检时,运动员自身及其队医或跟随官员都应牢记用药申报。

国家游泳队领队许琦对此表示,孙杨误服事件为队伍管理敲响了警钟,应该建立起国家队运动员服药登记制度,在国家队层面上也要严格把关,而不仅仅是依靠地方队自行管理。

运动员用自己的青春和健康拼搏,然而一旦沾上违禁药物,他们就不得不承受相应的处罚、外界的猜疑、声誉的贬损,以及运动生涯或长或短的中断甚至终结——这是反兴奋剂的公平公正。即便属于误服,并且能够拿出有力的证据自证清白,这个漩涡也够运动员挣扎一阵子的。

综上所述,尽管孙杨在就医和用药方面得到了医学专家和管理部门的认可和承认,并非个人决定。但从2016年里约奥运会到2017年游泳世锦赛,两年来,霍顿一直拿兴奋剂事件来说事,这也是孙杨为过去自己的“疏忽”所要付出的相应代价。

信报记者 张九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