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报订阅

董浩:我的专业美术 业余主持

2017-07-25 17:26    作者:王萌    编辑:王萌

摘要: “你们看到的董浩叔叔,只占我精力的2%,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除了画展,我还要办个人独唱音乐会呢……” 关于个展: 本次展览将于8月15日至21日在乌克兰基辅历史博物馆举办,由乌克兰驻华大使馆、基辅历史博物馆、乌克兰国立美术学院、乌克兰塔拉斯舍甫琴科国家博物馆、乌克兰文化外...

《铁臂阿童木》《米老鼠和唐老鸭》《大风车》……这些关键词由一个声音串联起一代人几代人的童年,他就是董浩,对于不少熟悉这个名字人们来说,大家习惯在后面加上个特定的称谓——叔叔。然而,在大多数人的“耳中”占据着童年记忆的董浩叔叔,在近几年却借助笔下春秋让人们对他重新认识:专业美术、业余主持。下个月中旬,董浩叔叔将带着30幅个人中国画远赴乌克兰,举办“丝路同行——董浩绘画艺术乌克兰特展”,这也是中国艺术家在乌克兰举办的最高规格个展。“你们看到的董浩叔叔,只占我精力的2%,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除了画展,我还要办个人独唱音乐会呢……”

关于个展:

本次展览将于8月15日至21日在乌克兰基辅历史博物馆举办,由乌克兰驻华大使馆、基辅历史博物馆、乌克兰国立美术学院、乌克兰塔拉斯舍甫琴科国家博物馆、乌克兰文化外交公共研究所主办,国韵文华书画院、塔拉斯舍甫琴科北京美术馆承办,本次展览由策展人余根晖策划,展出董浩戏曲题材为主的中国画30幅。

“基辅历史博物馆相关于咱们的国家博物馆,所以这是一个极高规模的展览。”策展人余根晖介绍,这也是董浩在境外的首次个展,中国戏曲艺术集合了国粹之大成,此次以戏曲题材为主的中国画作品,能多角度的展现东方文化。同期他还将在基辅历史博物馆举办《董浩:童心所向 海阔天空》,分享近30年主持少儿节目的感悟。

作画中的董浩叔叔

作画中的董浩叔叔

我的父亲董静山

看董浩的画作,如同听他的声音般活灵活现,足见这位以声音出名的主持人,画画也是“科班儿”出身。外行人总会问他:“董老师,您的画是跟谁学的?”每每提到此,他都会回“受我爸爸影响。”

提起董浩的父亲,是与陈半丁、秦仲文并称“京城三君子”的书法家董静山,“我们家祖祖辈辈,书、画是我们的生存方式。”确实如董浩所言,他遗传了父辈的艺术基因。搜寻董静山的信息就会发现,这位在京城颇有名气的书画家自幼研习书画,上世纪3、40年代的荣宝斋里就挂着他的画。那时候,齐白石、陈半丁、秦仲文都与董静山有交往,文人雅士坐在一处谈书论画。

不仅如此,董静山还是一位建筑商人,曾主持修建了滇缅公路、军用机场等。然而1960年,董静山突发心肌梗塞离世,此时的董浩刚刚4岁,在他的儿时记忆中只记得自己父亲举过头顶,用极具杀伤力的胡子蹭自己的小脸,以及父亲伏案写字的轮廓。

6岁大作灵感来自床单

因为幼年丧父,董家家道中落,董妈妈带着小董浩和他的几个姐姐从大宅门搬进了小屋子,19平米住了6口人。

“我是个苦孩子啊。”董浩说,自己当时在一所重点小学就读,同学不是高干子弟就是高知子弟,只有他是个穿着补丁落补丁衣服的穷小子。或许是强大基因的缘故,6岁那年董浩的艺术细胞第一次活跃起来。

上世纪60年代初,董浩在《小朋友》杂志上发表了他人生中第一幅作品。作品的“原型”得益于一次串门。他在姑姑家看到了印有牡丹图案的床单,就把它临摹下来,被当美术老师的表姐看到后,就把这幅作品寄到了杂志社,没想到真的被刊登出来,这也让董浩看到了自己的绘画天赋。

学画来到大雅宝胡同甲2号

尽管父亲去世了,但因为父亲的人缘好,幼年时候的董浩得到了吴作人、李苦禅、丁井文、李可染、启功等社会名流的关照。

1972年,董浩初中毕业被保送上了西城师范学校,成为了美术班的成员。那时候,他来到了被誉为创造二十艺纪中国美术辉煌的大杂院——大雅宝胡同甲2号向油画大师董希文学画,这里住着叶浅予、李苦禅、李可染、黄永玉……而今看来,与董希文夫妇学画,董浩更多学到的是做人。

1974后,董浩有了第一份工作——西城半壁街小学的美术教师,直到1977年他在北京人民广播电台招聘播音员考试中,从千余名考生中脱颖而出,最终成为家喻户晓的“董浩叔叔”。

虽然自幼失去了父亲,但董浩一直认为是一个幸福的人,“画画我师从董希文,学朗诵,我师从董行佶,播音师从齐越,讲故事师从孙敬修,唱歌我师从寇家伦!”

“旧京童趣”记录游戏活石

如今的董浩已经将大部分的精力致力于书画上了,油画、国画并行。若问他的画有何种风格,或许就如他的声音给人们留下的印象般俏皮、稚拙。

除了此次亮相画展的中国戏曲系列,他潜心创作的《旧京童趣》系列代表作也将在异国他乡亮相,这些展示旧时北京小孩子玩耍的游戏场景将让在国外的人们感受到浓浓的北京味。“这些游戏都是我在北京胡同里玩过的,我只是想把它们表现出来而已。”董浩说,这个系列一方面是根据自己的回忆完成,一方面也请教老一辈的学者帮助他完善。丢沙包、跳皮筋、捉迷藏……时至今日,这百多种旧时玩意绝大多数已经退出历史的舞台,然而作为一种游戏文化的活化石,他希望可以帮助它们继续传承下去。

信报记者 王萌/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