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报订阅

《皮绳上的魂》曝人物版预告 张杨讲述藏地启示录

2017-08-10 17:12    作者:李严    编辑:李严

摘要: 今日,张杨导演新作《皮绳上的魂》发布了人物版预告片。该片讲述一个背负原罪与世仇,死而复生的猎人经活佛点拨,一路降服心魔,最终将圣物天珠护送进入莲花生大师掌纹地的故事。

 

琼在美丽的草原上放羊

信报讯(记者李严)今日,张杨导演新作《皮绳上的魂》发布了人物版预告片。该片是导演张杨在西藏拍摄的魔幻现实主义电影,讲述一个背负原罪与世仇,死而复生的猎人经活佛点拨,一路降服心魔,最终将圣物天珠护送进入莲花生大师掌纹地的故事。

在预告片中可以看到,这个魔幻烧脑的故事呈三条清晰的人物线索发展,这三条线索正如片中“莲花生大师”的掌纹,分别隐喻着感情线、生命线和智慧线。

三条主要剧情线跨越多个时空,虚构和真实杂糅,赋予电影强烈的魔幻现实主义色彩和“西部公路片”气质。神秘、悬疑、时空交错,人物环环相扣,直到故事结尾,所有线索才汇集到一起,揭开一个包含爱与救赎、牺牲与原谅、责任与使命的故事。

《皮绳上的魂》取景跨越西藏境内8个不同的地方,一路辗转2000多公里,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其中90%的外景都拍摄自阿里无人区,电影画面获赞“达到国家地理标准”,曾获得上海国际电影节最佳摄影奖和金马奖六项提名。

《皮绳上的魂》将于8月18日全国上映。


三条故事主线解读:

这是一部启示录,拍给每个人的恐惧。 

感情线:猎人 V.S 牧羊女 

琼目送塔贝远行

琼目送塔贝远行

护送天珠的浪子,在路上遇见痴情的牧羊女,逃避与追逐见,是躲不开的宿命爱情。 

塔贝——猎人,他恐惧爱:

塔贝谨慎回头

塔贝谨慎回头

“我爸是个混蛋,我们从未谋面,但他给了我名字,和被追杀的命运”,他的迷茫,如同每个看不清命运,却被父辈的寄望捆缚的少年,更何况,他是猎人,杀戮是本分,而爱,爱不过是多余而麻烦的东西,直到那个背着锅的度母闯入了他的生活…… 

琼——牧羊女,她恐惧孤单:

琼坐于草原与羊群为伴

琼坐于草原与羊群为伴

她放羊,羊都一样;她在山脚下长大,山都一样;她渴望离开,渴望“活着”,假如血是甜的,那就尝一尝,假如男人是飘摇的,那就生个孩子拴住他们。当男人想未来的时候她想的是下一顿饭;当男人迎着刀锋躺下的时候,她把他们的灵魂,领到应许之地…… 

生命线:猎人 V.S 杀手+追凶者 

塔贝骑马从群山中穿行

塔贝骑马从群山中穿行

一对寻找世仇后代的兄弟,数年如一日追寻一个叫“塔贝”的男人,轮回的猎杀,解不开的魔咒,高原上的恩怨只能代代相传。 

郭日——杀手,他恐惧遗忘:

郭日目露凶光一心复仇

郭日目露凶光一心复仇

其实他很帅——健壮不羁,星眸里充盈着狂热和忧伤,但这没有意义,他的世界里只有两个名字,一个是亲人的,一个是仇人的,虽然他从来没见过他们,但他们一直跟着他,跟着,直到他死。“终结和遗忘是两件事”,关上门,把自己埋葬在他们中间,第一次,他这么温柔地想。 

占堆——追凶者,他恐惧残缺:

占堆手握长刀眼神坚毅

占堆手握长刀眼神坚毅

其实弟弟不记得的他都记得:他见过“爸爸”,那个很早就在他生命中离场的男人,他甚至见过他死的样子,他妈妈哭的样子,他弟弟追问他的样子,他早就习惯了没有他,但不能没有其余的一切,为了这些,他祭出了自己平静安稳的一生。 

智慧线:猎人 V.S 作家 

格丹站立在掌纹地中

格丹站立在掌纹地中

一个跨越时空的追逐者,为了追上自己的故事,只能不停奔跑,疯子和禅,有时只有一线之隔。

 格丹——作家,他恐惧迷失: 

格丹叼着烟卷沉思

格丹叼着烟卷沉思

一个作家,却丢了他笔下的灵魂——那个死而复生的浪荡子,一头扎进自己的命运里消失不见,这令他疯狂,仿佛丢了的是他自己的影子,眼看着他如机警的野兽般一次次逃脱,在爱恨交织的渡劫中升升坠坠,但刀扎在那人身上,血仿佛从自己的这一侧流出来,刻在他背上的道路延伸到自己脚下,挂在他脖子上的使命重又交还到自己手中……

终于,他放下恐惧,穿越幻像,紧紧抱住朝他伸展而来的黑色自我:“瞧,结束了,伤口愈合了,我现在完整了,我们自由了!”

 

终于,他松开绳结,背对镜头,勇敢地走向了自己……

 

感情线:猎人 V.S 牧羊女

护送天珠的浪子,在路上遇见痴情的牧羊女,逃避与追逐见,是躲不开的宿命爱情。

 

 

 

 

塔贝——猎人,他恐惧爱:

我爸是个混蛋,我们从未谋面,但他给了我名字,和被追杀的命运,他的迷茫,如同每个看不清命运,却被父辈的寄望捆缚的少年,更何况,他是猎人,杀戮是本分,而爱,爱不过是多余而麻烦的东西,直到那个背着锅的度母闯入了他的生活……

 

 

 

 

——牧羊女,她恐惧孤单:

她放羊,羊都一样;她在山脚下长大,山都一样;她渴望离开,渴望活着,假如血是甜的,那就尝一尝,假如男人是飘摇的,那就生个孩子拴住他们。当男人想未来的时候她想的是下一顿饭;当男人迎着刀锋躺下的时候,她把他们的灵魂,领到应许之地……

 

 

 

 

 

 

 

 

 

生命线:猎人 V.S 杀手+追凶者

一对寻找世仇后代的兄弟,数年如一日追寻一个叫塔贝的男人,轮回的猎杀,解不开的魔咒,高原上的恩怨只能代代相传。

 

 

 

 

郭日——杀手,他恐惧遗忘:

其实他很帅——健壮不羁,星眸里充盈着狂热和忧伤,但这没有意义,他的世界里只有两个名字,一个是亲人的,一个是仇人的,虽然他从来没见过他们,但他们一直跟着他,跟着,直到他死。终结和遗忘是两件事,关上门,把自己埋葬在他们中间,第一次,他这么温柔地想。

 

 

 

 

占堆——追凶者,他恐惧残缺:

其实弟弟不记得的他都记得:他见过爸爸,那个很早就在他生命中离场的男人,他甚至见过他死的样子,他妈妈哭的样子,他弟弟追问他的样子,他早就习惯了没有他,但不能没有其余的一切,为了这些,他祭出了自己平静安稳的一生。

 

 

 

 

 

 

 

 

 

 

 

 

 

 

 

 

 

智慧线:猎人 V.S 作家

 

一个跨越时空的追逐者,为了追上自己的故事,只能不停奔跑,疯子和禅,有时只有一线之隔。

 

 

格丹——作家,他恐惧迷失:

一个作家,却丢了他笔下的灵魂——那个死而复生的浪荡子,一头扎进自己的命运里消失不见,这令他疯狂,仿佛丢了的是他自己的影子,眼看着他如机警的野兽般一次次逃脱,在爱恨交织的渡劫中升升坠坠,但刀扎在那人身上,血仿佛从自己的这一侧流出来,刻在他背上的道路延伸到自己脚下,挂在他脖子上的使命重又交还到自己手中……

终于,他放下恐惧,穿越幻像,紧紧抱住朝他伸展而来的黑色自我:瞧,结束了,伤口愈合了,我现在完整了,我们自由了!

终于,他松开绳结,背对镜头,勇敢地走向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