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报订阅

出国留学不是出国观光,孩子为何自愿“失联”?小留学需要大准备

2017-08-11 11:35    作者:王茗辉    编辑:王茗辉

留学早已不是高大上的选择,而已完全进入了全民视野。

不论是有教育思考的家庭,还是跟风效仿的父母,不管是学神、学霸,还是“寻常”学子,都对出国留学有着各种各样的疑问。

国际教育专家肖堰女士,结合自身数十载的教育留学工作经验以及成功育儿经历,历时3年,修稿数十次,于今年8月正式出版力作《留学十问——圈内妈妈与教育参赞的对话》。

书中有大量的经验值得分享给家长。

11113422

 

    ●问题

    低龄留学时代来临

    根据教育部最新统计,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数突破54万,逾九成留学人员赴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等十国留学,出国留学已经进入大众时代。

    2016年,在国外留学的中国学生已达到120万人,据此估算,每年有30万-40万年轻人到国外留学,其中,高中毕业生占多数。

    在出国留学已成为越来越多中国父母和孩子必然的教育选择时,一个简单的事实是,那些能走进美国顶尖大学的留学生比例。“实际上的概率不足1%,且是尖子生池子里的1%。”

    出国留学的功利性

    “哈佛女孩”的成功,激励着千万孩子追逐奋斗;“耶鲁爸爸”的磁力吸引过众多父母跟随效仿,仿佛进入常春藤学校,就是家庭教育的成功典范、孩子人生的辉煌巅峰。

    提起出国留学,人们可能容易想到“接受更好的教育”、“争取更好的前途”、“未来更好的工作和收入”等,而这些都是功利性的东西,也往往被人们放在第一位。出国留学也能带来一些非功利性的变化,如“开阔视野”、“增强适应能力”、“发展智力和创造力”、“学会自由选择”、“学会自我照料”、“过简朴生活”、“自己为自己负责”、“寻找人生意义和存在价值”等,这些东西可能比前者更重要些,但也常常被人们放在第二位。

    出国学习不是出国观光

    在完成此书的过程中,肖老师走访了多位常驻美国、加拿大的教育参赞。

    担任过大学讲师、中国教育部人事司处长和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的薛浣白参赞,有着一线教学、国家教育宏观管理和大学行政管理工作经验。薛参赞表示,不论是在国外工作还是回国后,还会遇到不少家长存在一种认识误区:“既然国内升学压力大,就通过把孩子送出国门而解救他们出苦海。在这些家长看来,似乎出钱把孩子送出国门学习,就解决了孩子学习的所有问题,自己也可以彻底卸下家长的负担了。”

    薛参赞提醒,现实告诉我们,出国学习,特别是开始阶段,问题困难会接连不断出现,挑战也会逐渐增大,考验也才刚刚开始。出国学习,不是出国观光。如果认为孩子在国内问题太多,送出国学习一切就能迎刃而解,那是彻底的误区。

    自愿“失联”的孩子

    作为从事国际教育30多年的专家,肖堰老师先后任职于中学、教师进修学校、中国教育部国际合作与交流司、英国教育部英国互访与交流局、华尔街英语等中外各级各类教育机构。曾经的十多年工作经历让肖老师不断有机会听老同事、老朋友讲述许许多多留学生在国外的情况。

    肖老师在书中表示,不断高涨的留学热潮,让她在看到留学生们成长和收获的同时,也了解到出现在他们中的困惑和问题。

    驻外使领馆教育处组的工作人员会越来越多地接到国内家长的来电请他们帮助寻找“失联”的孩子。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很多孩子的“失联”是完全自愿的,因为他们不愿意家长找到他们、听家长万里之外还在唠叨;或在与家长产生意见分歧时,承受来自家长不断施加的压力。

    据了解,肖老师的女儿在国内初中毕业后,在肖老师的鼓励和配合下,分别自主完成了美国高中和大学名校的申请。至今,肖老师与女儿保持着无话不说的“闺蜜”般关系,以及无障碍沟通。

    ●建议

    亟待提升独立能力

    曾做过大学讲师、副教授、中国传媒大学党委书记的陈维嘉参赞,有着丰富的教学一线和大学行政管理经验。

    “有一些孩子独立生活能力比较弱,生活学习中碰到问题不知怎样应对和处理。有的孩子心理也比较脆弱,又不善于处理人际关系、容易陷入与周围世界不相容,甚至抵触的情绪之中。”陈参赞说。

    薛参赞也表示,学生独自在外,对他们的自我约束、自我管理的能力,其中包括目标管理、时间管理等方面的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而我国有的留学生哪怕是最基本的到校听课、完成作业,都难以做到。在巨大的压力面前,学生很容易通过上网玩游戏,聚会玩乐,毫无节制、甚至放纵自己。这种现象在加拿大具有一定的普遍性。而在国内时,往往家长又包办得太多,许多问题都让家长提前帮助解决了,把路都铺好了。当学生独立在外时,会一下变得茫然不知所措。再加上环境、学业的压力,一些学生就会出现放纵自己,放弃学业,终日以玩乐度日的现象。

    薛参赞反复提醒决定送孩子出国学习的家长,“要在孩子成长的最佳时期,好好锻炼他们独立生活、独立思考、独立判断、自我规划、自我管理的能力。”

    警惕文化冲突问题

    在薛参赞看来,“有些所谓‘文化冲突’,实际上是与道德价值观、法律法规意识相关的问题,因为如果依照国内的标准,有些看似‘文化冲突’,但实际上是常识常理;有的则是不论走到哪里都应该遵守的道德规范。只是由于从前在国内已经习以为常、不认为有什么的问题,或虽然都有各种各样的法律法规,但实施、执行起来不甚严格,致使一些留学生已习惯了有章不循、有法不依。所以,一旦到了一个规范清楚、法律严明的国度,他们就很容易触犯警戒线,像考试作弊、论文抄袭等。而在加拿大,一旦学校发现有这两种现象,一定是零容忍,立刻勒令退学。”

    薛参赞认为,更令人担忧的是,“这种抄袭情况在加拿大的中国留学生中比较具有代表性。而我国留学生之所以出现这些问题,或因漠然无知,或因习以为常。这样的行为,直接殃及那些遵纪守法的本分学生,殃及目的地国家对所有中国留学生的信任。”

    信报记者 王茗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