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报订阅

朗朗被捆一个月养好手伤

2017-08-15 01:47    作者:张学军    编辑:张学军

摘要: 他说,这是一个魔咒,他的老师格拉夫曼曾经弹过这首曲子,他当年曾经发过毒誓“谁弹这个曲子谁手发炎”。结果,这个魔咒发生在郎朗身上。格拉夫曼对他说,他不应该在弹完《李斯特奏鸣曲》之后,再练这个曲子,基本上属于慢性自杀。

信报讯(记者张学军)“痛苦啊,真是很痛苦啊!”在采访中,朗朗说起这几个月腱鞘炎带来的伤痛,郎朗如此感叹道。他透露,为了养好自己的伤,他曾经被德国大夫绑了一个月。

朗朗回忆,他的手刚开始发炎的时候,不听话还是继续弹琴。那段时间,有病乱投医的郎朗在全世界看了这方面有名的十五六个医生,最后德国的一个医生把我给绑上了,整整捆了一个月。“真捆上了,我的手用多动症。结果,一个月炎症没了。那一个月,很痛苦,经常做噩梦。现在回想起来挺可笑的,其实一点也不可笑。”郎朗回忆,在他的人生中,右臂曾经受过伤,但是那时候年轻好得快,“这一次,我充分意识到,三十多岁的我老了,就这么点破炎症好的咋好的那么慢呢。心里就很着急,你越着急就越疼。”

这一次的生病也给了郎朗很多教训,他下决心今后每年减少音乐会数量,让自己得到充分的休息。此外,今后半夜或者身体不太好的时候不能练琴,尤其是弹一些自己不太熟悉的作品。比如说,这次让他受伤的就是拉威尔的“左手协奏曲”。他说,这是一个魔咒,他的老师格拉夫曼曾经弹过这首曲子,他当年曾经发过毒誓“谁弹这个曲子谁手发炎”。结果,这个魔咒发生在郎朗身上。格拉夫曼对他说,他不应该在弹完《李斯特奏鸣曲》之后,再练这个曲子,基本上属于慢性自杀。在现场,记者发现,平素说话喜欢双手张牙舞爪的郎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只有右手在比划,左手下垂老老实实的一动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