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报订阅

查明哲对谈濮存昕:对俄罗人来说,剧院就是教堂

2017-08-16 19:51    作者:王菲    编辑:王菲

摘要: “我在俄罗斯弄懂了戏剧与人、生活和社会的关系” 俄罗人对戏剧的态度直接影响到了查明哲的创作观。 濮存昕:20多年前俄罗斯艺术家的叮嘱今天懂了 与查明哲对谈的濮存昕演过多部契诃夫的戏剧,比如《海鸥》《伊万诺夫》《万尼亚舅舅》《樱桃园》等。

 

上周末,俄罗斯契诃夫国际戏剧节制作的俄语莎剧《第十二夜》精彩亮相国家大剧院戏剧场。作为2017国家大剧院国际戏剧季“西方精粹”板块的八月“重头戏”,《第十二夜》以“全男班”“全俄语”的方式对莎士比亚经典做出了新的诠释和演绎。在演出上演前,国家话剧院导演查明哲和著名演员濮存昕参加了国家大剧院国际戏剧节的俄语主题会谈,畅聊他们心中的俄罗斯戏剧。

 

查明哲留学俄罗斯四年带回六公斤节目单

国家话剧院导演查明哲曾经在俄罗斯国立戏剧学院留学,他执导的俄罗斯戏剧作品、凯丽、张丰毅主演的《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冯宪珍、焦晃主演的《Sorry》以及冯宪珍、江佳琪等主演的《青春禁忌游戏》等作品都在中国舞台上和中国观众间产生了巨大影响力。谈起自己留学俄罗斯的经历,查明哲导演的一番话颇为发人深省,也能促使我们思考,为何俄罗斯戏剧能受到中国观众的热烈欢迎。

留学俄罗斯四年,查明哲带回了一大箱子“宝贝”。查明哲导演回忆说:“我是1991年到1995年在莫斯科读书的。回国的时候,我带了6公斤的节目单,都是每个戏看过之后留下的,我说拿了这个之后别的什么都不用带了,我把这6公斤的节目单还有博士证书摆在一起,就足够了。那是一种标志。”

这一箱子节目单,是俄罗斯戏剧对他影响的见证。“俄罗斯戏剧对我的影响是巨大的,”他说,“我回国之后就给《中国戏剧》投过一篇稿子,写我在俄罗斯感悟戏剧,我写到我和俄罗斯60多家剧院照过照片,那是我所有看过戏的剧院。我在那四年的生活里面看到的俄罗斯人民对于戏剧的态度,我为之深深地感动。戏剧是如此地被人民所需要,这个是我感受最深的。”

 

“对俄罗人来说,剧院就是教堂”

俄罗斯戏剧的高品质与俄罗斯人对戏剧的认识和态度密不可分。查明哲说,他在俄罗斯切身感受到了戏剧在俄罗斯人生活中不可替代的意义。

“契诃夫说过一句话,少了戏剧没法生活,这就是他们对戏剧的态度。我和我的导师最后辞行的时候,我跟他提出了一个问题:在俄罗斯人民的生活当中,戏剧占一个什么样的位置?他一听到我的提问立刻就表扬我,说我提了一个非常漂亮的问题。他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提着他的大包就走出了剧院。在经过很长的一个长廊后,他回身看着自己的剧场,缓缓地说,对俄罗斯人来说,剧院就是教堂。这句话让我非常感动。当然他这句话,是一个比喻性的说法,就像丘吉尔曾经说过,我们宁愿不要印度的殖民地,也不能缺少莎士比亚。我导师这句话说出了戏剧和俄罗斯人的关系,和生活的关系,和社会的关系。

“这么多年,俄罗斯人民能够源源不断地涌进剧院,这是他们最内在的需要,因为他们内心里面需要剧院,需要戏剧。教堂是什么地儿?是跟灵魂交流的地方是吧,跟上天交流的地方,去在那去获取生活力量的地方,去洗净自己的地方,去那儿增长生命力量和态度,它和所有的最美好的信仰、理念,善良、悲悯、同情、爱、和平,这些东西都是连在一起的。”

 

“我在俄罗斯弄懂了戏剧与人、生活和社会的关系”

俄罗人对戏剧的态度直接影响到了查明哲的创作观。他说:“我在俄罗斯收获最大的,是我弄懂了戏剧和人、和生活和社会的关系,所以在这之后我也觉得应该多做这样的戏,对于人心,人的灵魂,人性的刻划等等这些都是有价值的东西。这些价值使得我们的戏剧充满了人文关怀。回国之后我排了三部俄罗斯的戏《这里的黎明静悄悄》、还有一个用英文命名的戏《SORRY》以及即将在大剧院上演的《青春禁忌游戏》。《青春禁忌游戏》虽然是1983年就有的一部戏,但是这个戏的时代性、当下性非常强,我们现在很多在生活当中切切实实感觉到的东西,在这个戏里面都有表达。”

 

濮存昕:20多年前俄罗斯艺术家的叮嘱今天懂了

与查明哲对谈的濮存昕演过多部契诃夫的戏剧,比如《海鸥》《伊万诺夫》《万尼亚舅舅》《樱桃园》等。提起俄罗斯戏剧,濮存昕感慨万千。他至今还记得20多年前俄罗斯艺术家对他的指导。他回忆说:“记得我还是一个年轻演员的时候,1991年莫斯科艺术剧院的总导演来为我们导演《海鸥》,他临走的时候我们包饺子,他喝多了,他对我提的一句话就是说:你非常聪明,也努力,但是你如果明白了你的表演平静如水而内心惊涛骇浪,你一定是又进步了。”

那时候我还没到40岁,我听不懂这句话。今天我懂了。也许是年龄增长的缘故,特别是我们最近这10来年眼界打开了,请进俄罗斯这么多优秀的剧团和艺术家,也请了其他世界上优秀的剧团。如果你只是完成台词的表面的那个意思,然后你可以用各种情绪去添加它,你们可以完成表演任务。但是,那就好像我们没推开门一样,那样表演是不值得观众进剧场的。在舞台上,我们得去不断找‘门’,推‘门’,对角色有真正的理解,用脑子在演戏,把自己和角色联系起来,为了角色要改变我整个的世俗状态,我生活中完不成的要在艺术中去完成,然后我再改造自己。”

 

“中国戏剧工作者睁开眼睛去学习,两不耽误”

濮存昕认为,俄罗斯的文学戏剧,他们的著名的艺术家,在帮助他进步。“这两年我们看了很多非常优秀的演出,这几天我们去看了俄罗斯的戏剧《第十二夜》。我特别敬佩的是他们那种自由的舞台状态,演员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人性的能量,我进剧场就是去寻找这个的。通过跟他们交往,通过把他们请到中国来演出,我们还会再进步。在这方面我们是他们的学生。”

中国的戏剧工作者如何向俄罗斯学习,如何发展自己呢?濮存昕认为,看世界和继承中国表演传统同等重要:“一方面是我们睁开眼睛看世界,特别是在国家大剧院这样一个演出综合艺术平台上,我们可以看到全世界非常优秀的演出音乐、舞蹈、戏剧、歌剧。另外一方面,我们中国有自己传统的戏曲艺术,戏曲艺术是可以出入世界的,是应该和世界平等对话的。

中国的戏剧演员,除了向俄罗斯,向世界上这些优秀剧团学习之外,我们自己血液中最能够接通的那个DNA是戏曲艺术,是曲艺艺术,中国民间的武术,是中国的诗词歌赋,我们自己身上有这些,所以 我们可以演《茶馆》,而外国人很难演《茶馆》。我们现在是睁开眼睛去学习,所以是两不耽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