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报订阅

张俊秀离世,享年83岁!中国足球从此再无“万里长城”

2017-08-30 17:26    作者:张九江    编辑:张九江

摘要: 过去中国的守门员根本不会鱼跃扑球,张俊秀在匈牙利学会了这一技术动作,而且达到了匈牙利甲级队员的水平。中国队在尤瑟夫的调教下,从一支不入流的球队变为水平不错的球队。张俊秀认为,尤瑟夫使中国足球产生了质的变化。张俊秀生平 1934年1月出生于天津,身高1米80。

张俊秀,新中国第一代国脚,是中国历史上最出色的守门员之一,是中国第一个掌握鱼跃扑救技术的门将,被称作“攻不破的万里长城”,还曾担任中国足协副主席一职。

U3082P6T64D65541F1326DT20090828162312

8月30日,张俊秀指导在京因病离世,享年八十三岁。

去年他还在关注欧洲杯

1465921743883

2016年,信报记者曾随国安球迷董晨曦和爱心人士、体育邮局顾问郑东兴前往友谊医院看望因病住院的张俊秀指导。当时,82岁的张指导尽管在医院养病,但不忘关注欧洲杯。他表示,即便是欧洲球队,一些守门员也缺乏一些基本守门素养,有些球是不该丢的。

张夫人告诉记者,张俊秀青年时期训练极为刻苦,每天扑球150次,至今前胸留有训练时被球反复闷射的淤青痕迹,后背也有反复摔倒扑球留下的淤青痕迹。张夫人说,那时候为了提升中国足球的水平,那一代人全身心地奉献。

这些年来,运动损伤让他受了很多苦,张俊秀说,他的伤跟一般人的腰椎间盘突出有些联系,不过已经不是“突出”那么简单,而是腰椎间盘磨烂了,掉到了脊椎里面,压住了马尾神经根,直接影响了下肢的活动。

1983年,张俊秀做过一次手术,一整年的时间,他都大小便失禁。说起那段难熬的时光,张俊秀说,只有身体上比较难受,心里倒也没什么,毕竟是运动员,一点伤病还能忍,“运动员的伤很多是常人无法想像的,有些伤如果一个运动员都无法忍受的话,那就真的没什么治了。”

对于中国足球又气又爱

U3082P6T64D65539F1328DT20090828161950

有人做过调查,测验一场球赛对一个足球队球员的压力,门将的压力来得最早。对于张俊秀来说,印象最深、压力最大的大概就是1957年的世界杯预选赛与印尼队的比赛,“那之前的比赛大多是友谊赛,所以那一次预选赛压力特别大。”

第一场客场作战,中国球员不适应印尼炎热的气候,虽然整场比赛几乎都是压着对方打的,但是最后还是以0比2输了。那次,中国队以一个净胜球的劣势没有进入世界杯。“这就是足球,看你怎么理解。不是强队就准赢,也不是弱队就准输。”足球,在这个与它打了大半辈子交道的老人眼里,是一项受很多因素影响又很有魅力的运动。

与1957年世界杯预选赛情况类似的,还有后来的“5·19”,当时张俊秀是国家队领队,“夸张一点来说,我们几乎整场都是在对方禁区里面打的,但是就是进不了球,对方就射了两次门就进了。”失败后,他同极为沮丧的曾雪麟和球员谈话,让他们振作。曾雪麟的夫人还叮嘱张俊秀:“晚上你多陪陪老曾”。

1989年的黑色三分钟张俊秀也赶上了,他和球队以及全国球迷都惋惜了好长时间。1990年,中国队本想在北京亚运会拿个冠军,可惜又意外输给了泰国。从此,张俊秀离开了国家队,开始颐养天年的日子。

回忆这些时刻,张俊秀有些酸楚地说,“这就是足球。”

当年踢球一心想着国家

在安度晚年之时,张俊秀知道仍对中国足球充满期待。

他曾表示,这批球员们欠缺的就是脚下技术,比较突出的就是体能、身高、力量,主要是依靠跑和拼抢。

现在的球员踢球可以挣大把大把的钞票,张俊秀认为,这也不是不对,毕竟运动员都是吃青春饭的。”但是,那个时候就没有类似假球黑哨之类的东西了。

说起他们那个年代,为什么踢球?老人回答说:“你看过一个老电影吗?叫做《攻克柏林》。”说着,他还举起手,念着里面的一句台词“为了斯大林”,“我们那个时候就是为国争光,为了国家,压力也很大啊。”

张俊秀说,“我看韩国队的比赛大都是怀着比较崇敬的心情的。韩国球员在场上的精神特别让人感动,虽然他们的技战术跟那些强队是不能比的,但是队员在场上只想着踢球。”

波兰人称他“万里长城”

U3082P6T64D65539F1323DT20090828161950

2009年,金汕老师在《足球周刊》上写下《攻不破的万里长城张俊秀》一文,回顾了张俊秀足球生涯的辉煌经历。

1954年,中国足球迎来了史上的重要时刻一一邓小平和贺龙决定派一批年轻选手到匈牙利留学,张俊秀是头号守门员。在布达佩斯,由一些厨师和宾馆工作人员组成的球队居然几乎能和中国队打个平手。

匈牙利教练尤瑟夫看到中国队水平差劲,有些起急。他曾批评张俊秀:“6亿人的中国怎么派出你这样的守门员?”但尤瑟夫完全理解中国足球的发展背景和基础,强烈的责任心和中国球员刻苦的精神使他们很快地磨合成功。尤瑟夫非常热爱中国,匈牙利足协领导对他说:“我们小小的匈牙利能为中国培养足球运动员很荣幸。中国是一个伟大的国家,我们一定要帮助中国把足球水平搞上去。”同后来的所有外籍教练不一样,尤瑟夫执教中国队拿的是匈牙利的工资,他没有向中国耍过一分钱。尤瑟夫大部分时间都与中国球员住在一起,他非常讲究方法,因材施教,注意发挥每一个球员的特点,他和“儿子辈”的运动员结下深厚的友谊。尤瑟夫重点培养了张俊秀,使他的技术得到很大提高。

尤瑟夫的训练得法,语言生动,他对张俊秀说:“你在门前一站,连个苍蝇都不能让他飞进去。”过去中国的守门员根本不会鱼跃扑球,张俊秀在匈牙利学会了这一技术动作,而且达到了匈牙利甲级队员的水平。中国队在尤瑟夫的调教下,从一支不入流的球队变为水平不错的球队。年维泗说,尤瑟夫的为人和教学方式影响了他的一生。张俊秀认为,尤瑟夫使中国足球产生了质的变化。

1965年中国队参加世界青年联欢节,与东道主波兰比赛。赛前公认两个队的差距在六个球以上。但中国小伙子打的意气风发。仅以2比3小负,场上最耀眼的人物就是张俊秀。面对对方30多次射门,他出色地扑出多次必进之球,很多波兰观众为他喝彩。第二天波兰党报《华沙工人报》登出张俊秀三头六臂的漫画,认为他简直不可思议,称他是中国足球队的“万里长城”。

张俊秀生平

1934年1月出生于天津,身高1米80。1952年入选天津市队,1953年调入中央体训班(国家队前身)。1954年4月至1955年10月赴匈牙利学习。在1954至1963年期间,共代表国家队参加国际比赛近400场。1985年曾任国家足球集训队领队兼教练,并和高丰文教练一起率队打进过奥运会决赛圈。

信报记者 张九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