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报订阅

重新认识蒋兆和

2017-09-04 15:30    作者:王萌    编辑:王萌

摘要: 历史人物像中,人们最熟悉的也确实是蒋兆和的《杜甫》,然而他等下所创作的古代历史人物还有几十幅,作为一些早期作品的插图,这些古代大咖们的形象大多由蒋兆和奠定,这其中除了杜甫外,他笔下的李时珍、屈原、曹操、黄公望、白居易、李清照等也成为众所周知的公认形象。

中国美术馆镇馆之宝中,有一幅堪称中国现代绘画史上里程碑式地长卷,它就是蒋兆和创作于1943年的鸿篇巨制《流民图》,遗憾的是这幅高2米,长约27米的长卷在1953年被发现时仅保存了前半卷。如今,连同下落不明的后半卷在内的百幅佚失作品图录亮相《人道之光——蒋兆和文献展》。值得一提的是,展览中12幅博物馆级的蒋兆和原作首次集结露脸,它们大多都是美术史上赫赫留名的珍品。

观展先知:12幅原作首度亮相    

在势象空间展厅中,12幅中国水墨人物画成为《人道之光——蒋兆和文献展》的主角,它们均出自中国人物画巨匠蒋兆和之手,展览得到蒋兆和家属的支持,其女儿蒋代平女士亲自为12幅原作撰写了作品诠释,还原了作品的诞生背景,叙述了许多不为人知的生动故事。

1938年的蒋兆和

1938年的蒋兆和

除这12幅创作时间横跨半个世纪的博物馆级精品力作外,特别设置了“兆和论艺”“馆藏珍品”“佚失作品”“出版文献”等10个部分,其中“兆和论艺”部分是蒋兆和书写于1956年长达十九米的书法长卷《国画人物写生的教学问题》,其中对素描与中国画的融合进行了相当的实践与研究;“馆藏作品”选录了历年来被各大美术馆、博物馆收藏的蒋兆和作品106幅;“佚失作品”则收集了100幅下落不明的蒋兆和绘画作品影像,它们中就包括了下落不明的后半卷《流民图》样貌。

“展览经过长时间的准备,梳理了蒋兆和先生丰富、翔实的学术资料,如展览名称一样,希望人们可以重新认识《流民图》以外的蒋先生。”策展人李大钧表示,这次展览力求向人们诠释一个立体的、整体的蒋兆和,所以在这里看到的不仅仅是“流民图”的蒋兆和、“徐蒋体系”的蒋兆和……然而这仅仅是一个开始。

除这个持续到9月22日的展览外,这12幅画作还将出现在今年中国嘉德秋拍大观夜场中亮相。“蒋兆和的人物画,固然没有那么富丽堂皇,却是站在广阔的背景上,直面平凡的世界,刻划出众多普通人的形象。”中国嘉德中国书画部总负责人郭彤说。

重识蒋兆和

“知我者不多,爱我者尤少,识吾画者皆天下之穷人……”在1940年出版个人画册时,蒋光和用这几句作为自序的开头,巧合的是,后世大多人对于这位中国现代水墨人物画宗师的认知,也大多与《流民图》相关联。

1942学生许多为蒋兆和的流民图做模特儿

1942学生许多为蒋兆和的流民图做模特儿

 

如画名所示,这幅长卷通过对100多个难民形象的深入描绘,以躲避轰炸的中心情节点出了时代背景和战争根源,直指日本侵略者对中华民族犯下的滔天罪行,具有深沉的悲剧意识、博大的人道主义精神与史诗般的撼人力量。1941年开始构思这幅画作时,正是在北平沦陷区日军的眼皮底下,因此他画一块、藏一块,1943年10月29日,此画易名为《群像图》在太庙免费展出,但几小时后,就被日本宪兵队勒令禁展。1944年,此画展出于上海,被没收。1953年,半卷霉烂不堪的《流民图》在上海被发现,后半卷从此下落不明,此为残存的上半卷。如今收藏于中国美术馆的残卷是1998年蒋兆和夫人萧琼捐献给国家的。

藏品:

《还乡》

它的价值与《流民图》等同

还乡 181X109cm,1952年

还乡 181X109cm,1952年


“逃亡,逃亡,逃亡到何方?还乡,还乡,还乡不得更凄凉……”这件巨幅人物画的创作时间比《流民图》晚了3年。1943年,蒋兆和创作《流民图》表现了日军侒华战争使4200万中国人民为躲避战火而被迫逃离家园,最终沦为难民的历史。

抗战胜利后,数以千万计的难民要还乡,迫切希望返回故土,于是在1946年,蒋兆和完成了这幅《还乡》。那年春节,蒋家包饺子过年,在一大家子人中,他发现夫人娘家一位小弟长的黑乎乎的,正是他想画的形象,于是把他请来做了《还乡》的模特。画作起笔于当年的4月,彼时正是他的妹妹正在返乡途中艰难求索。1946年他只画了这一幅《还乡》,但画板上有一幅又一幅的难民写生与积累,还有他的凝神思考。

画面中,只有爷孙两人还有4句打油诗清晰再现了难民返乡的历史,然而细看就可以发现画面中微微仰头的两人目光中带着《流民图》中所没有的希望。此后,理论界的多篇论文以大量数据印证着这幅画作表述那段历史的准确性,同时也说明它的价值与《流民图》等同,永远迸发着人道之光。

《白居易诗意》

他奠定了古代大咖们的基本形象

白居易诗意 123X68 1980年

白居易诗意 123X68 1980年


对于年轻一代人,蒋兆和没有他笔下的《杜甫》有名,几年前语文课本里的《杜甫》像被学生们涂鸦成《杜甫很忙》,让年轻人第一次去搜索这幅水墨人物画的作者为何。

历史人物像中,人们最熟悉的也确实是蒋兆和的《杜甫》,然而他等下所创作的古代历史人物还有几十幅,作为一些早期作品的插图,这些古代大咖们的形象大多由蒋兆和奠定,这其中除了杜甫外,他笔下的李时珍、屈原、曹操、黄公望、白居易、李清照等也成为众所周知的公认形象。细看下来,这些画作无不渗透着他的心血,绝不是玩弄几下笔墨画出来的,“我画历史人物,不是要逃避现实生活,中国是几千年的文明大国,没有古代文学家、艺术家、科学家,怎么能形成中国高度文明的历史。”蒋兆和如是说,而这幅《白居易诗意》是为一本英文版《白居易诗选二百首》所作的插图。

《给爷爷读报》

给爷爷读报,97X80cm,1952年

给爷爷读报,97X80cm,1952年


这幅画创作于1952年年底,次年被《红领巾》杂志选作封面,当年同画一同出现在封面的还有一行醒目的黑体字:“准备着:为建设祖国的事业,为实现毛主席的伟大理想而奋斗!”

1954年9月《给爷爷读报》首次印刷3万张宣传品,再以后它入选小学生五年级图画课本,126万册走进了全国的小学生家庭,成为像父母们与少年儿童们所熟悉的画作。画中的小女孩也有原型,她就是蒋兆和的大女儿。

除了画中老少鲜活的形象,画中的报纸也有出处,他以1952年12月14日的《人民日报》头版作为创作背景,画中,报上的那只和平鸽是毕加索为世界人民和平大会所画的和平鸽。还有一个细节展现了蒋兆和的细心,画中爷爷穿着棉袄,孙女手中拿着的是一张冬日的报纸,虽是冬日,画中却被添上了几笔春天嫩绿的柳树枝,这几笔是刻意的,也是谨慎的。“柳枝抽发着新绿,这是一片大地回春的气象,小孙女偎依在爷爷怀里,诵读着和平的佳音。”1961年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蒋兆和作品》对画作进行了如此解读。

《小孩与双鸽》

小孩与双鸽子 68X50cm,1979年

小孩与双鸽子 68X50cm,1979年


此类题材的作品大多出现在蒋兆和晚年创作时期,而这些创作的原始素材要追溯到20世纪50年代,在中国美术馆收藏的《小孩蹦蹦跳》是蒋兆和第一次画儿子,此后就成为一系列画作中的主角。1961年,《小孩与双鸽》被选作《蒋兆合作品选》的封面,画中一个侧身掰脚指头的小男孩儿坐在地上,望着前面的两只鸽子,1979年他再度创作了同样主题的作品,其中孩子的形象与此前那幅画作中的孩子相同。

信报记者 王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