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报订阅

英文歌剧《红楼梦》首回故乡被点赞

2017-09-12 04:40    作者:张学军    编辑:张学军

摘要: 尽管黄哲伦没看过原著,但是他用英文讲的爱情故事简单清晰,人们甚至都可以忘却原著只去欣赏这样一个发生在古代的三角恋故事。不过,话说回来,这是一个诞生在旧金山的具有国际背景的歌剧,它最早是用洋人的语言将一个中国的故事,这一次是原汁原味的回到“宝玉”的故乡。

英文歌剧《红楼梦》上个周末在保利剧院华丽亮相,这个由导演赖声川、作曲家盛宗亮、剧作家黄哲伦联手打造的原创歌剧在这里一炮打响。导演赖声川此前曾经担心,用英文唱中国古典名著北京观众能否接受。事实证明,只要戏好怎么唱都行!   

res01_attpic_brief

红楼梦剧照

看这部戏,需要一个渐入佳境的过程。一开始,一个中国古代的老和尚一本正经的说着英文讲着“石头记”的故事,这个场景搁谁都有些不习惯。不过,大戏开场,观众慢慢的发现,眼前的画面除了语言一切都不陌生——那个人们想象中的奢华贾府,符合中国人审美的戏装,一群唱着英文唱词的华人演员,还有那个八九不离十的故事情节与人物关系。主创不容易,原著500多个人只剩下7个主演,庞杂宏伟的古树压缩到两个多小时,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最终梳理出一条宝黛钗与政治相关的爱情线。尽管黄哲伦没看过原著,但是他用英文讲的爱情故事简单清晰,人们甚至都可以忘却原著只去欣赏这样一个发生在古代的三角恋故事。当然,作为舞台圣手的大导演赖声川绝对有这个功力,此前人们已经在京城舞台上已经见识了无数“赖式”戏剧的精彩,这个故事依旧精彩,不拖沓干净利落举重若轻的将这个巨著呈现在两个多小时的时空之中。这些年,追求刺激与技术的现代音乐好听的不多,但是《红楼梦》让人有着一种古典歌剧的享受,不仅仅是古典的故事,重要是的盛宗亮用讲述一个优美故事的方式使用了大量美丽的线条与旋律,这是这位大作曲家内心的古典审美。听这部戏的音乐,真的令人有一种现代人欣赏威尔第、莫扎特时代的古典歌剧的美妙感觉。当然,奥斯卡得主叶锦添为这部戏营造了超乎想象的舞美,特别是舞台后方作为背景的大观园山水景观,他将一个完整的大观园立体式的拆分出无数的远近景片,那些上上下下像拼图游戏一样的景片变化,几乎用尽了保利剧院舞台上的每一根吊杆儿。那山水拼图,满足了人们对这个古典园林的想象,至少满足了我。   

挨个儿夸,当然少不了演员。无论是形象还是唱腔,男高音石倚洁都是宝玉这个角色不二人选。据说,这是当初作曲家先是选了石倚洁,然后才开始动笔写音乐。量身打造,一定将歌者的长处发挥到淋漓尽致。看了无数遍的“87版”电视剧《红楼梦》,石倚洁从欧阳奋强身上学到了古代大户人家年少公子哥那股子顽劣劲儿,这个已经过了而立之年的歌唱家将一个公子哥儿活脱的立在舞台上。至于演唱,对于这个红遍欧洲的大歌唱家来说简直是玩儿,每一个唱段都是那么风轻云淡而又打动人心,特别是尾声他的那段动情演唱几乎催人泪下。而从英国皇家音乐学院博士毕业的女高音武赫也几乎将一个外表柔弱内心倔强的黛玉完美的展现出来。她的演唱音量不够大,但很有色彩很感人也很迷人。   

很少有一部新戏出来,得到乐评人和媒体几乎一边儿倒的点赞,就连有些喜欢鸡蛋里挑骨头的乐评人这一次也被打动了。现场,有一种奇怪而有趣的现象,第一次看着我们自己的戏却需要看字幕。不过,话说回来,这是一个诞生在旧金山的具有国际背景的歌剧,它最早是用洋人的语言讲一个中国的故事,这一次是原汁原味的回到“宝玉”的故乡。最初在旧金山的首演大获成功,这一次在北京有取得了同样的口碑,这说明它已经打通了东西方情感的桥梁。今后,他可以大摇大摆的行走在国际舞台上,唱着西方人听得懂的语言,向全世界的观众讲述中国故事,这无疑是一件很美妙也有很有意义的事情。信报记者 张学军文  苏冠名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