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报订阅

《春天里》聚焦农民工群体 梁振华:现实题材永远不会过时

2017-09-18 19:30    作者:杜迈南    编辑:杜迈南

摘要: 在梁振华看来,如今网络文化把传统趣味吞噬,席卷一切,现实题材其实很难变成潮流,影视创作的天平也仍然严重不对等,“真正的问题不是现实题材作品多,而是太少。

 

微信图片_20170918193248

 

继现象级的《人民的名义》引发观剧和讨论热潮后,《鸡毛飞上天》、《欢乐颂2》、《我的前半生》等一系列现实题材作品也相继席卷今年的电视荧屏。眼下,又有一部聚焦进城务工的现实题材电视剧《春天里》在央视一套热播,并收获收视口碑双丰收。近日接受信报记者独家采访时,该剧监制、总编剧梁振华表示现实主义题材回潮是今年电视剧行业一个显著现象,同时他认为现实题材永远不会过时,也不存在跟风问题。 不是所有作品都要取悦年轻观众

正在热播的《春天里》将故事的主角聚焦进城务工的农村青年,以江苏建筑从业人员为原型,讲述了青年铁振国三兄弟在北京拼搏奋斗、打工创业的故事。虽然有着丰富的创作经验,但城市出身的梁振华对农民工群体其实相当陌生,因此他带着两个编剧用了半年的时间从江苏南通到北京,去跟真正的农民工们去交流,甚至一起生活,挖掘到了很多真实鲜活的素材,耗时多年创作了剧本。即便准备充分,梁振华仍然直言不讳这样的题材颇具创作难度,“首先要让观众有代入感,找到这个群体和其他职业的差异,不能瞎想,写成在工地里谈情说爱的悬浮剧。第二就是行业难点,很多涉及到建筑行业的细节都要去了解。还有更深层的,就是如何表达我们对这个群体的态度。”

《春天里》的主演是谷智鑫、王力可、管轩、唐夏娃、郝平、马维福等,没有一个是在年轻观众中有影响力的“小鲜肉”、“小花旦”。但梁振华十分满意演员们的最终呈现,甚至认为他们的表演加深了自己的剧本。在梁振华看来,并不是所有的作品都要去取悦年轻观众,因为现在为年轻人创作的作品已经太多了,“我创作时并没想年轻人看不看,这些我决定不了。而且慢慢的,年轻人也会不再年轻,我觉得很多潮流沉淀下来,能够扎扎实实讲故事,抒发对时代的情怀、对人性的观察的作品其实更能留得住。” 现实题材只少不多不存在跟风

与往年古装电视剧独占鳌头有所不同,现实题材电视剧作品今年发展势头强劲,令很多影视创作者大为振奋。梁振华也承认现实主义在回潮是今年比较显著的现象,他也相信接下来还会有更多的现实主义作品出现,“时代的趣味在不断波动,有时候是青年趣味,有时候是相对传统的现实主义趣味。前两年青年趣味、网络趣味作品太多了,一多之后造成题材相对趋同,趣味类似,叙事手法也都如出一辙,这样一来观众的兴趣自然会衰减。又正好这两年现实题材出现缺位,其实之前不是没有创作,而是市场给的空间不大。”

在梁振华看来,如今网络文化把传统趣味吞噬,席卷一切,现实题材其实很难变成潮流,影视创作的天平也仍然严重不对等,“真正的问题不是现实题材作品多,而是太少。现实主义不是一条河流里的浪花,它是基座,对创作者综合素养的要求相当高。现实题材永远不过时,也不存在跟风。我相信有越多的作品出现,它的力度厚度才会加强。” 根治行业顽疾需要不为数据论

其实不仅是现实题材迎来“黄金机遇期”,整个电视剧市场这几年也一直在飞速发展,高品质大剧不断涌现,众多电影咖也开始回归荧屏。梁振华认为眼下电视剧的繁荣靠两方面催生,一是资本化,二是网络化,而这两股力量同时驱动,相互影响,让现在的电视剧创作从投资,到体量,再到影响力成几何级的提升,“但是创作的精神质地和文化质地并不是钱能够换来的,任何作品还是要回归。创作者的初心,对文化情怀的坚守更是保证品质的重要基点。”不管市场化程度多高,梁振华认为作为创作者尤其是一剧之本的编剧,还是要有自己的坚持,不妥协于市场化的潮流,“市场是个机制,作品良莠不分,但好东西会留下来,观众的眼睛也是雪亮的。”

高速发展的结果必然也会带来很多问题,像天价片酬、收视率造假等行业乱象也愈加体现。梁振华说,其实任何行业都一样,一味的逐利会带来很多行业的伦理问题,“但是逐利之外建立文化品质的标准,就会稀释逐利的压力。如果行业树立了信条,慢慢所有人达成共识后,乱象会得到缓解。”要彻底根治这些行业顽疾,梁振华认为需要全行业的共同努力,“首先就是行业的评判尺度,要不为数据论。就是判断一个作品成功与否,除了数据外,艺术和文化品质的标准,情怀和社会担当的标准同样也很重要。”

至于充斥着整个影视创作的IP改编,一直坚持原创的梁振华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虽然我大多数作品都是原创,但我其实不排斥改编。只不过这两年80%的作品都是让我们做改编者,这现象有点失衡了,也打破了生态平衡。虽然创作不能一概而论,有时候改编也可能比原创更难,但不管怎样还是原创作品更值得鼓励。” 信报记者 杜迈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