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报订阅

萨苏:推理文学兴盛因探案与解决生活问题很相似

2017-09-20 23:57    作者:王菲    编辑:王菲

摘要: 透过萨苏的故事,读者可以感受到那颗小小警徽中所蕴藏的维护社会秩序与追求正义和平的力量。我从这只砸碎的座钟里给读者还原一个完整的座钟出来,这就是我看到的东北刑侦故事的魅力所在。

 

近日,著名作家萨苏再推揭秘国内刑侦大案重要著作《冰血:零下30℃的刑侦现场》。这是“萨苏探案”系列的第四部,也是其个人首部以东北公安为题材的刑侦作品。本书以从警数十年的东北公安老丁为线索,还原了他所听闻和亲身经历过的秘案,那些在零下30℃的现场发生的真实故事。萨苏认为,近年来推理小说在中国读者间日益兴盛是因为推理探案的过程和解决生活问题的过程非常相似。

 

 

《冰血》披露东北大案侦破细节

真实是“萨苏探案”的一张标签,他的故事里没有耸人听闻的虚构,有的是赤裸裸的真实,但是真实往往比虚构更令人悸动。

 

这种悸动来自对案件细节的还原,《冰血》一书首次披露了许多发生在东北大地上的尘封秘案不为人知的侦破细节。“零下30℃的刑侦现场”一章首次披露了新中国十大爆炸案之一的“森铁202次列车爆炸案”。此事件造成了32伤、33死的严重后果,在国内却鲜有人知。在零下30℃的冰湖面上33名乘客被炸成碎尸块,如何在那个DNA技术不发达的年代像拼图一样拼出真相?死去的凶手像幽灵一样误导着警方的视线,恐怖的人皮面具、“硬邦邦的肢体零件”,萨苏通过文字和当年负责此要案刑警的口述,还原了案件的蛛丝马迹,再现了刑警们的侦破过程。

“最后一个惯匪”则讲述了哈尔滨最后的惯匪于兴随土匪武装覆灭的故事,展现了红色政权下第一代公安与恶势力展开的激烈交锋,谍报、策反、巷战——从那一代公安身上,我们能嗅到浓浓的战争烙印,还有“六二五七专案”“吊死鬼岛血案”“装甲列车大劫案”,等等,梳理了新中国成立以来这片黑土地上发生的重大刑事案件,萨苏用独家的一手资料和鲜活的笔触真是还原了这些不该被遗忘的冰封血案。

 

 

萨苏探究人性:执着正义的警察照亮百姓心里的路

萨苏在该书中探究了深不可测的人性。事业感情双失意的铁路工人堕入报复的深渊,在扭曲的心理的推动下,在满载乘客的列车上用“拼骨”的荒诞方式制造出33人横尸冰湖的恐怖爆炸。派出所所长下定决心携情人越境叛逃,中途临时起意杀人奸尸,还割下情人头颅幻想作为向苏联“邀功”的信物?平日忍气吞声的妻子,面对陷入债务泥潭而几近疯狂的丈夫举起了钝器,一锤一锤地砸在男人的脑袋上……萨苏在书中仔细分析了这些案犯的深层次心理动因。无论外界因素如何,冷漠的人性是犯罪的基本动因。

 

萨苏对人性的探究也体现在他对刑警、法医这一群体的描写上。在萨苏笔下,警察是划破长空、照亮黑夜的星光,他们就是社会秩序的化身,是这个社会良心与正义的希望。

痕迹专家在冰冷的湖面上不断寻找着碎裂的冰尸块,一次次完成常人难以忍受的“恐怖拼图”,只为查到那个幽灵般的真凶,还死难者一个清白。受害者家属和社会舆论都来同情嫌疑人的境遇并希望为她开脱之际,唯独法医站出来反对,他用医学鉴定还原了事件的真面目,坚持捍卫法律和正义。警察倪钦在最后决战中用自己的牺牲争取到了有力的情报,他以生命换回的不止是于兴随一伙匪帮的覆灭,还有哈尔滨全城百姓的安定生活。

在《冰血》里,包括老丁在内的这批警察的群像,就像是夜空中的满天星光,只要他们出现,就能照亮百姓心里的路。透过萨苏的故事,读者可以感受到那颗小小警徽中所蕴藏的维护社会秩序与追求正义和平的力量。

 

东北刑侦故事的魅力像砸碎一只座钟再拼起来

信:刑侦题材为何特别吸引您,让您浸入了大量的心血撰写该书?

萨苏:中国警察和罪犯之间的斗争,其实很精彩的。我们很多东西是没有反映出来的。我喜欢福尔摩斯,我没有想到很多中国的公安人员很多人真是有福尔摩斯的头脑,而且是像福尔摩斯一样破案手法非常高超的。比如我有一次见到一位警察,他表面看着很粗糙,但我随后发现他心思非常缜密,他在地铁车厢里手舞足蹈地跟人讲话,但周围那么多人,他却一个人都不会碰到,这一般人可做不到。我当时觉得这个人一定非常细心。后来我听说他就是刑警队的队长,他破案就是靠着他灵活的头脑和缜密的思维。

 

信:你之前的作品讲的是发生在北京事,为何《冰血》一书集中写东北大地上的刑侦故事?

萨苏:一开始我到东北是采访抗联的故事,后来我发现抗联这些人也做过剿匪工作,他们中的很多人又进入了公安系统。他们这帮人进公安系统可不得了,他们都受过武装特工训练,他们工作起来也是雷厉风行的,很彪悍。他们的豪迈和冲劲儿让我讲述的刑侦故事别具特色。我们看日系推理小说就是像一件精美的瓷器,或者像一个精美的钟表,运转得非常精细,但是这个表是怎么走的,座钟是怎么走的,我们都想看看,它就一点点掰开了给你讲,最后让你看到座钟里边机械的美感。而我写的东北的顶针故事,仿佛是一个正在运转的座钟被一个人拿一个大砖头咣一下给砸了,我要记叙这个砸碎的过程是怎么发生的。我从这只砸碎的座钟里给读者还原一个完整的座钟出来,这就是我看到的东北刑侦故事的魅力所在。

 

 

推理小说兴盛是因为探案过程与解决生活问题的方式相似

信:近两年日本的推理探案小说在中国读者间非常流行,你觉得日本推理文学兴盛的原因是什么?

   萨苏:实际上我认为推理小说最开始在日本特别受欢迎的原因是日本人是特别爱琢磨特别爱八卦,没有那么多八卦的时候就找点事在脑子里转一转,他很喜欢用逻辑来解决问题。我们中国现在也很多人很喜欢日本式的推理小说,或非日本式推理小说我们也喜欢,我认为这是好现象。首先这种现象说明理科生占了上风,社会上理科生多了,因为理科生会比较崇尚这种清晰的逻辑,然后用物证痕迹等等来解决问题,他觉得逻辑推理得出的结果更真实。另一方面,逻辑推理反映了我们生活的状态。很多人现在宅在家里,自己做饭,我们需要时间和空间思考如何能一步步解决生活中碰到的问题。而推理小说恰好也是一步步在解决问题。当我们面对一个难题时,我们会想第一步、第二步、第三步都要做什么。当我们解决了生活中的问题,我们会觉得很爽,因为我们可以实现自己的社会价值了。在阅读推理小说时你会也会有同样的体验。信报记者王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