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报订阅

专访 安徒生奖得主罗杰·米罗 中国艺术给我灵感

2017-09-21 11:10    作者:王萌    编辑:王萌

摘要: 为了创作出符合曹文轩故事中的蝴蝶,这一次米罗变身自然学家,研究了大量不同品种的蝴蝶,他描摹它们,甚至在细致观察中知道了哪种蝴蝶是专吃花蜜,哪种则爱喝流动的水……娓娓道来间,他像看孩子般,“小心翼翼”地展开如同屏风般的绘本,指着那些造型各异的镂空蝴蝶剪影说着它们的名字。

在绘本世界里有一座“七彩云图书馆”,实际上它并没有实体,只是一套绘本系列的“总称”,旗下集结了来自非英语主流国家的优透精选作品。最新入驻的一部作品名叫《小心翼翼》,它的作者是2014年国际安徒生奖插画奖得主罗杰·米罗。和书名一样,看它的时候你一定要“小心翼翼”,因为一不留神就会错过米罗设计的小细节。

罗杰

罗杰·米罗

它有好多种阅读的方式

如同人生的微妙般,这个来自巴西的插画艺术家把《小心翼翼》设计成了一个奇妙的“轮回”。连国际安徒生奖评委会主席、IBBY(国际儿童读物联盟)基金会主席帕奇·亚当娜都为之惊叹,把它称为“杰作”。

小心翼翼立封

小心翼翼

 

“这部作品真的适合孩子吗,我们这些大人看它都觉得有些‘匪夷所思’。”面对记者的提问,米罗眼中放出光芒,“千万不要低估孩子的智慧,孩子比大人要聪明很多。”

这本书在巴西发行的时候,引发了青少年的追捧,在他们的手中,这本绘本也被玩出了花样:有的孩子把书拆开,将画面连成一个圈,大家坐在一起开始按照画面上的情节讲故事,而神奇的事情发生了,无论大家如何接龙,这个故事永远可以按照圆圈奇妙地发展轮回;还有更为大胆的孩子把书拆开挂在晾衣绳上……

这是一本神奇又烧脑的绘本 

翻开它,故事从一朵神秘的白玫瑰展开,而作为整部剧的“导演”,米罗使用了起承转合间的巧妙关系,将那些看似不相关,却又互相影响的故事人物联系到一起,他们因为一个巧妙的变动,命运也在发生着转变。

小心翼翼内页

小心翼翼内页

小心翼翼1

小心翼翼内页

在孩子们看来,无论是书中的那朵玫瑰花,还是从它开始,产生细微变化的人们,关联似乎是那么的有趣,甚至孩子们会敏感地看到善良、贪婪、财富、同情等表向,借助米罗构造的场景,感受有别于中国式绘本的异域风彩;而在大人们眼中,这书之间更需要细心与耐心,甚至有些“烧脑”。因为你会发现,故事根着米罗的画笔,不仅走向了你无法预知的世界,甚至会感受到细节中,机缘巧合间导致的不同命运。

首到中国 我属于这里

前段时间,米罗应邀来到中国,在国家图书馆的安徒生世界插画大展与中国的粉丝们见面。罗杰·米罗作为鲜少光顾中国的世界纪插画大师,对中国文化有着极为强烈的热爱。“到这里,我就觉得对这些的一切感到熟悉,特别是中国艺术的细节。”米罗说,还是孩子的时候,他就看到了许多中国的照片与画作,那时候他就爱上了这个国家,“第一次来这里,我直觉自己属于这个地方。”米罗的眼中再次闪起光芒,在他看来,中国的木雕、剪纸、书法……这一切都能给他创作的灵感。

2014年,米罗成为巴西第一位获得国际安徒生奖的插画家,他用画笔,让人们感受了桑巴、足球以外的巴西。 他曾为100多本书创作插画,并亲自为其中20本撰写故事。同时,他撰写的剧作也获得多项荣誉。巴黎图书馆将他的《沼泽地的孩子们》等作品选为“踏入成人世界前的必读书目”。

米罗与中国的“缘分”不止到他眼中所见的那些中国艺术,让不少外国人头疼的“方块字”,在他的笔下却自带“解码”。此次北京之行,不少读者拿到了有他签名的绘本书,值得一提的是,这些签名的组成是由“读者名字”“米罗签名”,以及一只即兴创作的卡通动物组成。繁复的中文名字被这位天才插画家完完整整的描摹出来,那笔峰和间架结构绝对要比原作还要规矩。

联手曹文轩 完成两件完美作品

与中国的缘分还延伸到绘本的合作。还是他获得“国际安徒生奖”的那一年,他与曹文轩的合作的《羽毛》被评为“2014中国最美的书”。

IMG_1428

《柠檬蝶》内页

“和曹的合作几乎改变了我的人生,我甚至感受到了哲学深意。”米罗说,曹文轩的羽毛讲术了流离的羽毛找鸟的诗意故事,一个外国人如何通过他的理解来演绎中国故事,为此他经历了漫长的过程,“先在里约热内卢打草稿,再到意大利的博洛尼亚才最每终完成,这种巧合如同故事里的羽毛一样漂泊。”这样的共鸣和巧合,让他感到了与曹文轩合作的奇妙。

此次来京交流的时候,在米罗的背包里还有另一本创造巧妙的新绘本——《柠檬蝶》,它是与曹文轩的二度合作,然而书镂空的蝴蝶造型设计却来自于他的灵感,这种灵感他毫不避讳地说是来自于中国,“你看这书可以拉开,是不是有点像中国的屏风,没错,我的想法就来自于这里。”

为了创作出符合曹文轩故事中的蝴蝶,这一次米罗变身自然学家,研究了大量不同品种的蝴蝶,他描摹它们,甚至在细致观察中知道了哪种蝴蝶是专吃花蜜,哪种则爱喝流动的水……娓娓道来间,他像看孩子般,“小心翼翼”地展开如同屏风般的绘本,指着那些造型各异的镂空蝴蝶剪影说着它们的名字。

“书就像一面镜子,让我们以不同的视角来审视自己。我希望大家都能够找到一本好书,它能够让你从不同的角度看到自己。”

信报记者 王萌 文/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