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报订阅

《秀才的手表》不一样的乡土小说

2017-09-21 17:08    作者:闫书英    编辑:闫书英

摘要: 秀才的手表立体封

秀才的手表立体封

信报讯(记者闫书英)近日,台湾作家袁哲生的短篇小说集《秀才的手表》出版简体中文版,作家被台湾著名作家张大春誉为“撑起21世纪小说江山”的两位作家之一。

《秀才的手表》由《秀才的手表》、《天顶的父》、《时计鬼》三篇各自独立却彼此相关的小说组成,聚焦“烧水沟”这个旧时的村落,故事围绕秀才、武雄、火炎仔、空茂央仔、吴西郎等生活在那里的乡土人物发展。一心坚持将信件投递到远方的秀才,率领许多乞丐的空茂央仔,能够改变时间的吴西郎……大量的方言与乡土元素遍布全书,让读者看到袁哲生如何开创出新颖不同的乡土小说。本书在豆瓣的评分高达8.5,有读者评论说,“看这本书,看着看着就回到了侯孝贤的早年片子里。”“《时计鬼》非常好看,看的又哭又笑的……”

袁哲生一九六六年出生,二〇〇四年在台北自缢身亡,终年三十九岁。在台湾文坛有“冷面笑匠”之称,得奖无数。曾任自由时报副刊编辑及《FHM》杂志总编辑。出版小说集《静止在树上的羊》、《寂寞的游戏》、《秀才的手表》、《猴子》、《罗汉池》,以及倪亚达系列:《倪亚达1》、《倪亚达2──倪亚达脸红了》、《倪亚达3──倪亚达fun暑假》、《倪亚达4──倪亚达黑白切》。

袁哲生文字冷静平淡,叙事手法简约节制,字里行间的处处留白常蕴含深刻意义。作品往往通过儿童单纯的眼光去捕捉人类的孤独、生存困境与潜藏人们心底的沉郁情感。本书奠定了袁哲生“台湾新乡土文学的开山祖师”地位。大量的闽南方言、乡村景色和人物,让人看到袁哲生是如何糅合各种乡土的元素于小说之中,又是如何开创出一种不同于前人的新乡土文学。

台湾著名作家张大春在本书代序中表示,“对于哲生来说:“烧水沟系列”应该就是那山间小路上照亮些微夜色的灯笼。由于步履不稳而看似孤单颤抖的背影,或可能是出于生与死的渴望都过于纠结,他在哭与笑之间徘徊,落得啼笑皆非。毕竟,后来他还是像《父亲的轮廓》里那个逃家的父亲一样,决定离开了,生命看来自有其庄严的出口,不须要烧水沟的闹剧了。

台湾小说家童伟格评价《天顶的父》时表示,初次见“西北雨”这三个字,是在小说家袁哲生的《天顶的父》里,书中描写了一个小婴儿对怀抱其行走的、后来骤逝的父亲“真实却稀薄”的印象。也许,正是因为真实的稀薄、个人哀伤的退位,让这设定在多年后的虚构回忆,在小说家的书写中,静静流转出更为盛大而恍然无伤的世界光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