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报订阅

《见字如面》李真告母书入藏人大家书博物馆

2017-09-25 12:30    作者:杨光    编辑:杨光

摘要: 李真家书原稿日后将被公开展出,希望能让越来越多的人看到李真告母书,学习家书文字背后所蕴含的传统美德、优秀品质。李真告诉记者,这次他并没有过多地在自己的朋友圈内宣传捐款活动,因为这三年来身边的朋友已经为他出了不少力气,他不想再过多打扰大家。

334

 

322


信报讯(记者杨光)“对不起,妈妈,我生病了,还是白血病。我的努力给这个家带来的,只有磨难和绝望。”近日,随着《见字如面》第二季第一期节目的播出,白血病患者李真的“告母书”引起全国观众的广泛关注,令无数网友为之泪目。9月22日,这封书信已被中国人民大学家书博物馆收藏。 

李真:这是此生的最高荣誉

过去的一周,“对不起,妈妈,我生病了”这封信,传遍了互联网,人民日报、环球时报、光明网、新京报、广州日报、南方都市报、南方日报等多家媒体都转发了这封信并跟踪报道,网络视频点击量超过3.6亿,相关话题连续三天登录微博热门话题榜。这封告母书,让李真和他的母亲——在与白血病艰苦抗争的第三个年头里——猝不及防地进入公众视野。

看到节目和相关报道,又了解了李真告母书背后的故事后,中国人民大学家书博物馆通过《见字如面》节目组向李真传达了馆藏书信的想法。

9月22日下午,中国人民大学家书博物馆副馆长张丁和《见字如面》总导演关正文一行前往河北燕达医院陆道培血液肿瘤中心探望李真,并在病房进行了一场简短的授信仪式:在接过李真家书原稿后,张丁馆长代表博物馆将收藏证书颁发给李真本人。仪式的完成,意味着李真告母书正式被中国人民大学家书博物馆馆藏,从而成为国家文化档案。

“古有姜维《报母书》,今有李真《告母书》。”这是张丁馆长给予李真家书的评价。张丁表示,在家书文化正在远去的当下,李真告母书行文优美,家书所展和传达出的真诚与爱震撼人心,对于民众,特别是年轻人如何看待家庭、生与死、未来等有多方面的重要意义,“是中国传统家书文化在新时代的传承和延续,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封告母书是中国家书史最后的闪光“张丁表示,人大家书博物馆一直致力于收藏、保护、研究、展示、弘扬传统家书文化遗产,此次收藏李真家书,是将其作为文化遗产收藏。李真家书原稿日后将被公开展出,希望能让越来越多的人看到李真告母书,学习家书文字背后所蕴含的传统美德、优秀品质。另外他也希望借此机会,让更多的人关注到李真,共同帮助他战胜病魔,早日恢复健康。

拿到收藏证书后,李真表示意外之余更倍感荣幸:“我想不到能得到这么高的评价,此生最高荣誉应该就是这个了。”

“如果恢复了,想赶紧尽力去赚钱”

据李真的主治医生刘德琰介绍,今年8月底李真的右肺被确诊发现新的病灶,病情一度很凶险,在经过治疗后病情目前有所稳定,受此影响,原计划的手术方案不得不再次延期,现在只能尝试通过药物控制感染。

“从化疗到移植,再到感染和排异,近三年的时间里,我们一直过得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正如李真信中所说,这三年 的时间是一次次从死神手中抢夺来的,弥足珍贵,又格外漫长。“我曾经有连着几个月都不能下床,所以有时候想很多东西。不同时间想不同的问题。有时候会想家人,有时候想一些生死观的事儿,有时候会想我和向华(李真的女友)的事儿,有时候跟朋友聊完天,也会想想跟他们一起的那些日子,很多很复杂!”现在的他还会常常想起录制的那一天,有太多的人和故事难以忘怀,但也有太多的遗憾难以弥补。其中他最遗憾的是,没有和帮自己读信的黄志忠、以及帮自己满足愿望的总导演关正文拍一张合影。

《见字如面》总导演关正文到医院看望

李真的母亲舒雪连也参加了收藏仪式。整个过程,她不断重复“感谢“二字,没有其它更多的言语。为了照顾李真,舒雪连在燕郊租了房子。在送别这一波探望人群后,她还要赶回出租屋,为李真做晚饭,一天三顿,每一顿都不能凑合,对她而言,关于李真的每一件事,不论大小,都一样重要。

记者了解到李真现在一天的药费就要需要3000多元钱,这三年多来虽然有不少爱心人士的帮助,但是面对高额的医疗费依旧是杯水车薪。之前也是因为没钱,左肺病灶的切除手术一直拖着没做。

节目播出后,腾讯公益、腾讯视频联合北京新阳光慈善基金会为李真发起了公益募捐,截至9月22日中午,已经筹得14.3万元。李真告诉记者,这次他并没有过多地在自己的朋友圈内宣传捐款活动,因为这三年来身边的朋友已经为他出了不少力气,他不想再过多打扰大家。就像他在节目现场说的那样:“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不知道是不是能报答所有帮助过他的人”。这些话里埋藏着希望,也充满了力量。

三年了,李真的与白血病的抗争还将继续,病魔侵蚀和消耗了李真的身体,但他却始终保持了冷静和客观的判断。谈及未来,他表示:“我现在活得很现实哦,如果恢复了,我就想赶紧尽力去赚钱。自己的债得自己还,父母年纪都大了,这些责任都得自己扛起来,不能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