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报订阅

快手“霸王条款”引发争议

一家公司两份协议 作品版权到底归谁?

2017-09-26 22:23    作者:张一天    编辑:张一天

摘要: 信报记者就此曾试图联系快手方面,询问两份用户协议间的关系,起诉时引用的是哪一个版本的条款,目前快手在用户上传内容的授权上使用的是哪一个版本的条款,不同时间段上传的作品是否会执行不同授权政策等。

日前,新浪微博因为一则试图禁止用户将自己的微博内容授权第三方使用的“霸王条款”而遭到了各方面的口诛笔伐。而近日,一条更为“霸王”的条款又浮出水面,备受争议的直播平台快手援引自己的服务协议称,用户上传至快手的作品全部权利归快手,用户不得授权给第三方使用,甚至自己使用也要快手同意。

引用“霸王条款” 快手起诉同行

据海淀法院日前通报,该院受理了一起快手公司提起的诉讼。原告快手公司诉称,一位快手用户于2016年10月30日在快手平台上传并发布的名为《PPAP》的视频。之后一家名为“补刀小视频”的APP中上传并发布了名称也为《PPAP》,内容一致的视频。快手方面认为,“补刀小视频”这一行为导致快手平台上同一视频点击率明显下滑。发送律师函要求对方将这一视频删除未果后,快手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对方下架视频并赔偿快手方面的经济损失1万元及维权费用104820元。目前,该案正在海淀法院进一步审理当中。

信报记者注意到,快手公司在起诉中援引了《快手网(www.kuaishou.com)服务协议》中的《知识产权条款》。该条款称,用户下载、安装、使用快手网相关软件、产品及其相关服务、注册帐号和登录等行为视为对前述协议的接受;用户同意快手公司对其创作并上传的作品在全世界范围内享有免费的、永久性的、不可撤消的、独家的、完全的许可和再许可权利,以使用、复制、出版、发行、以原有或其他形式进行改编、转载、翻译、传播、表演和展示此等内容;除非有相反证明,快手公司将用户视为用户在快手平台上传、发布或传输的内容的版权拥有人;快手公司有权以自身名义向侵权使用者提起诉讼,并获得赔偿。因此,快手公司认为,自己依靠这一条款合法取得了涉案视频在全球范围内的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

条款“霸气十足”

海淀法院通报了这一案件后,快手的用户条款反而比案件本身引来了更多关注。不少网友直呼这是“比微博还霸王的霸王条款”。信报记者访问快手官网,在“法律声明”页面上看到了一篇“服务条款及隐私政策”。该条款中不仅包含了快手公司在起诉时援引的条款,还涉及一些更为“霸气”的内容。例如,条款第十八条“知识产权”部分中提到,除了授予快手此前提到的“全球范围内的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外,“用户同时承诺,不就上述作品以及上述作品的改编作品对任何第三方进行任何形式的许可使用。”

该条款还声称,“对于经用户本人创作并上传到快手网的文本、图片、图形、音频和/或视频等资料的商标和/或其它财产权利归属于快手科技公司,未经快手科技公司同意,用户保证不以任何形式直接或间接发布、播放、出于播放或发布目的而改编或再发行,或者用于其他任何商业目的。同时保证不许可任何第三方从事上述行为。”与此同时,快手在起诉中援引的“快手公司有权以自身名义向侵权使用者提起诉讼,并获得赔偿。”的条款反而在这份条款中找不到踪影。

却有“两幅面孔”

不过,信报记者随后查看苹果AppStore中快手App的使用条款,却发现了一篇内容截然不同的《用户服务协议基本条款》。该条款中“知识产权”部分被放在第六条,条款仍然提出被上传到快手的作品将“在全世界范围内,以免费、可转让、可转授权的方式允许快手公司使用”,但并没有“官网条款”中提到的,用户不得自行使用或自行授权第三方使用上传作品的条款。

与之相反,这份“App条款”中给用户留下了一个选项:“除非用户明示撤销上述部分或全部授权,否则本授权一经发出持续有效;若用户不希望快手公司继续使用其全部或部分已授权内容,可通过快手公司公示的方式通知快手公司。”

不过,“App条款”中倒是授权了快手以自己的名义起诉维权,条款称,“用户同意快手公司有权以快手公司自己的名义或委托专业第三方对侵犯以上内容的行为进行维权,维权形式包括但不限于:监测侵权行为、发送维权函、提起诉讼或仲裁、调解、和解等任何方式,快手公司可对维权事宜独立做出决策并实施。”

“新版条款”怎么用 仍然一头雾水

关于自家的“双面霸王条款”,快手公司23日在其官方微博上低调发布了一则“情况说明”。该声明称,快手的版权条款“借鉴国内外同类企业的相关规则,有不完备之处”,并表示,“按照原计划,快手新版用户协议已上线”。不过,快手方面“App条款”和“官网条款”共存的局面在之后又持续了超过48小时。直到记者发稿前的25日晚,官网上的条款才被替换成与“App条款”一致的内容。

信报记者在两个版本的用户协议中注意到,两个协议均未对不同版本协议间的衔接做出明确解释。也就是说,快手方面并未明确表示是否会根据老版本用户协议,继续主张对用户依据老协议上传内容的“排他性使用权”。

信报记者就此曾试图联系快手方面,询问两份用户协议间的关系,起诉时引用的是哪一个版本的条款,目前快手在用户上传内容的授权上使用的是哪一个版本的条款,不同时间段上传的作品是否会执行不同授权政策等。但截至发稿时为止,以上问题均未获得快手方面回复。

链接:“霸王平台”抢版权 早就输过官司

事实上,类似快手这样,平台试图和用户争夺作品版权的例子并不少见。本月早些时候,微博曾经被曝出用户协议中存在类似于快手“官网版”协议中的,限制用户授权第三方使用自己发布的微博内容的条款,遭遇网友炮轰。微博官方不得不解释称,该条款的用意是限制第三方平台从微博自动抓取内容,并删除了微博平台有权独立起诉维权并获得赔偿等内容。知乎、豆瓣等平台的用户协议中则都包括非排他的使用协议,即平台有权在未经单独授权的情况下将用户发布的内容应用于平台的各种衍生产品上,但用户授权第三方使用平台则无权插手分羹,平台也不能单独对外授权。

不过,即便是这样相比于“快手条款”温和得多的用户协议,在法律上是否能站得住脚依然是个未知数。2014年,新浪微博就曾在这方面栽过跟头。中国法院裁判文书网上一则来自海淀法院的判决书显示,漫画家林立斌(微博ID“林大B”)因为自己创作,并发表在微博上的一副漫画,被用于微博附属产品“微盘”的宣传,而将新浪微博的运营方北京微梦创科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告上法庭。

微博方面在法庭上曾经试图援引微博用户协议内容,称该协议已经授权微博使用用户发布在微博上的内容,因此拒绝承担责任。但法院在判决书中表示,首先,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被告已就该格式条款单独提醒并明确取得原告同意,被告未履行明确的告知及说明义务。其次,该条款作为被告制作的格式条款,单方面排除了原告就侵犯其著作权的行为主张赔偿的权利,免除了被告应承担的赔偿责任,且无利益补偿,有违公平原则。综上,该条款应属无效合同条款。最终,新浪微博被判赔偿原告5000元人民币,并且连续在“微盘”首页道歉48小时。

记者手记:主播是你私兵 法律可不是你私器

有个笑话说,现代人最经常说的谎话,就是“我已阅读并同意该用户协议”,可是如果用户协议里面藏的是一份“卖身契”,大家还笑得出来吗?“传到我的平台上就是我的”,这样的霸王条款在早年间的中国互联网上并不罕见,但经过多年来用户的反抗、法院的敲打,时至今日仍然没有修改,甚至大大方方拿出来上法庭、打官司的,快手可谓是独一份。

可以想象,快手这样每个主播张口闭口不离“感谢快手平台”的地方,主播几乎是必然被平台当成鞍前马后的“私兵”使唤的。平台开放还是封闭,对创作者是合作还是雇佣,这都不过是一家公司自己的商业选择,外人无从置喙,但像快手这样,封闭的同时管理却趋于混乱,这就未免让人有些担心了。快手的封闭和人治无疑会让外界更容易把快手和快手用户划上等号,进而坚定的认为快手的重口土味猎奇画风就是快手官方一手打造的。

信报记者 张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