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报订阅

全球华人乐团昨晚震撼大剧院

2017-09-28 05:55    作者:张学军    编辑:张学军

摘要: 吕嘉透露,未来的一两年之内乐团计划委约作曲家创作一些交响乐作品,最终组成“一带一路组曲”,“希望这些作品再过十年二十年甚至三四十年之后,仍是随时可以演的作品。” 小提琴家林蔚:我们是来寻根的 出身世家的小提琴家林蔚现供职冰岛交响乐团,去年是首次参加全球华人乐团的演出。

2015年,由指挥家担任音乐总监的全球华人乐团正式揭牌。至今,这支由全是顶级华人音乐家组成的乐团,已经在国内和国际上越来越多的扮演着文化使者的身份,在国际文化交流事务上起到了重要的作用。特别是一年一度相聚在北京举行的音乐会,就更是成了老友相聚乐迷开心的艺术盛宴。昨晚,全球华人乐团为现场观众带来一场精彩的视听盛宴。舞台上,音乐总监、指挥家吕嘉挥棒乐团用一组经典的中外作品震撼了现场观众的心,整场掌声喝彩声不断。

现场演出震撼人心

微信图片_20170928055133

全球华人乐团团长、艺术总监、指挥家吕嘉

昨晚,又是一次温馨的老友相聚,指挥家吕嘉挥棒乐团以一曲《红旗颂》打头阵,立刻引发观众的共鸣。而难度很大的《一千零一夜》第二乐章则显示了乐团的整体实力,二胡演奏家陈军和他的父亲、女儿组成的与乐团完成的“二胡三重奏”《赛马》则成为晚会的一道风景,这个由三代人组成的组合也代表了一种艺术的传承。男高音歌唱家薛皓垠和女高音歌唱家宋元明与乐团相继演绎了中国作品《帕米尔,我的家乡多么美》和歌剧《波西米亚人》中的“二重唱”。音乐会以气势恢宏的“贝九”第四乐章“欢乐颂”作为尾声,薛浩垠、宋元明、李欣桐和关致京四位青年歌唱家和大剧院合唱团与乐团完满完成了贝多芬这部作品最辉煌的篇章。据悉,28日、29日,乐团还将在未来剧院和清华大学各自举办一场音乐会。

微信图片_20170928055003

吕嘉指挥乐团演奏

微信图片_20170928055125

歌唱家们演唱“贝九”

吕嘉:古典音乐是世界语言

演出前夕,音乐总监、指挥家吕嘉接受了记者的采访。“现在的世界,随着现代科技的发展,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正在缩短,同时也需要文化的融合和包容。”吕嘉认为,能做到这一点就需要一种手段和一种大家都能懂的语言,而作为音乐家那就是音乐,“交响乐、歌剧是西方主流社会的艺术表现形式,我们可以用它来表现西方的音乐,也可以用它演奏我们中国的作品。”吕嘉以世界大文豪泰戈尔为例,“我中学大学的时候几乎把他的诗读遍了,那时候是作为各种场合的一种谈资,现在回想起来泰戈尔很了不起,了不起之处在于他的诗中有东方人的想象力,西方人的逻辑思维,同时又是准确的英语表达。东方人的想象力加上西方式的逻辑思维和表达方式,这就是他的作品能在全世界得到普遍共鸣的原因。我们需要跟世界交流,世界需要了解中国,中国也需要了解世界,古典音乐就成了一种共同的语言。”

全球华人乐团水平一流

无论从人员年龄还是组建时间,全球华人乐团都是一支年轻的乐团。西方很多乐团的音乐家都已经上了年纪,而这个乐团里大多数的音乐家都是黑头发的年轻人。“在西方主流社会,评价一个国家的文化,交响乐水准高低是一个标志。”吕嘉说,全世界超一流的交响乐团有五六个,一流乐团有三四十个,二流乐团有七八十个,而全球华人乐团的水准可以达到一流的末尾。华人在国外职业乐团担任要职的音乐家总共有两百多位,每年都会从中请到三四十位组成全球华人乐团,经过慢慢的磨合之后最终组成一个核心组织。这个乐团的人员组成一半来自海外,一半来自国内的交响乐团,尽管九月对于全世界的乐团来讲是新乐季开始的时候,但音乐家们还是从各个乐团紧张排期中忙里偷闲的赶来。“有些音乐家可能还是中国心中国脸,但他已经是外国人了。”吕嘉说,他的梦想是,这个乐团能突破国籍的概念,最终能够代表中华文化在全世界的立足并且繁衍和生长。

艺术盛会欢乐爬梯

可以说,全世界的音乐圈因为音乐家的流动都或多或少的发生着联系,而全球华人乐团的成员则更是很多同出一门,师兄师姐师弟师妹亲如家人。有很多人出了校门之后多年未见,这每年一度的音乐会不仅成了艺术家们的聚会,也成为乐迷们的节日和享用不尽的艺术盛宴。音乐总监吕嘉说,从2014年开始至今,全球华人乐团以每年一次的频率演出了四次音乐会。尽管乐团成员来自世界各地,属于松散型不固定的组织,但是经过四年的磨合水准越来越高。“乐团应当有一个长远的艺术方向和理念以及专业的管理,才能长久的走下去。我希望,未来这个乐团在一年之中有两个月甚至三个月的全球巡演。”此外,吕嘉说,他希望自己未来在中国民族音乐作品上多下功夫,“中国传统音乐作品少得可怜,新作品能够传世的也寥寥可数甚至没人愿意写。《红旗颂》是1964年写的,你不能总演《红旗颂》吧?”一带一路国家的音乐并非很发达,但是他们的地域特色有非常鲜明。吕嘉透露,未来的一两年之内乐团计划委约作曲家创作一些交响乐作品,最终组成“一带一路组曲”,“希望这些作品再过十年二十年甚至三四十年之后,仍是随时可以演的作品。”

乐队首席马骏一:玩儿的开心最重要

微信图片_20170928054955

图左为乐团首席马骏一

来自澳大利亚歌剧院乐团的首席及音乐总监、小提琴家马骏一是也是世界华人乐团的首席,2014年第一次参加全球华人乐团的演出,。他说:“这是很难得的机会,大家都是出类拔萃的音乐家,也都是中国人的骄傲。大家从四界各地相聚在一起,以一种严肃的心态是来玩儿的。其实音乐本身就是玩儿就是ENJOY,就好比MBA全明星赛,大家都是ENJOY,输赢并不是最重要的,最主要是大家要玩儿开心。音乐也一样,音乐家玩儿的不开心,观众也会不心。”因为常年在国外,马俊一对于外国作品可能更了解。他说,《一千零一夜》是每个首席必备的作品,是一部有技术难度的作品。不过,对于中国作品,他说,虽然不熟,但是小时候也听过,掌握起来也不难。对于即将上演的音乐会,马俊一很是兴奋,乐团里既有很多相熟的朋友,也有很多老同学,“我还记得几年前第一次参加这个乐团演出时,有的都是二十多年没见的老同学,大家见面激动的不得了。”说到国内这几年交响乐的水平,马俊一认为,现在和当年自己求学年代完全不可同日而语,现在国内可以不断地请到好的乐团和指挥家,特别是像吕嘉这样的旅欧归来的指挥家,“就像姚明到MBA打球,对篮球发展有非常好的促进作用,这两者很相像。”

小提琴家林蔚:我们是来寻根的

出身世家的小提琴家林蔚现供职冰岛交响乐团,去年是首次参加全球华人乐团的演出。“这种演出非常好,对于我们这些常年在国外工作的音乐家,通过与国内音乐家的沟通交流,可以更好的了解国内的文化以及文化氛围的进步是一个非常宝贵的机会。我出去三十年了,感觉国内的古典音乐变化非常快。同时,一年一度的演出就像一个爬梯,在两个小时之间艺术家之间用音乐交流沟通,是一件有趣而又美妙的事情。”林蔚说,中餐在各个国家味道都不一样,但是味道都变了,但是回来之后很多东西又可以融合在一起了,因为毕竟我们的基础都是一样的。寻根是肯定的,就好像把大家重新凝聚在一起了。尤其是演奏中国作品。在国外没机会演奏中国作品,这一次音乐会上大家都是中国人一起演奏中国作品,那种感觉也是独一无二的。信报记者 张学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