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报订阅

中国长城学会副会长董耀会:长城民族文化自信的基础

2017-11-10 10:09    作者:张学军    编辑:张学军

摘要: 除此之外就是利用,长城今天的利用主要还是区域整体发展或者休闲度假相结合的基本业态,所以我们要提高政府、企业、社会组织对长城保护的积极性,当然还要激发农民的积极性,要让祖祖辈辈生活在长城脚下的农民能因为长城保护和利用而受益,让他们能过更好的生活。

他曾和两个伙伴用508天徒步在长城上走过了7400多公里,之后写就了28字的《明长城考实》。后来,他主持编纂了国家十二五计划项目《中国长城志》。将近三十五年的时间里,他的生活与工作几乎没有离开过长城。他就是著名的长城专家、中国长城学会副会长董耀会。日前,在接受信报记者独家采访时,董耀会表示,所谓的“三个文化带”的概念并不仅是地域文化,如果把文化带的根与中华民族历史发展的整体文脉结合起来,长城就是民族文化自信的基础。

董耀会

董耀会

徒步走长城走出长城情

信:当初您曾经徒步走过长城?

董:我出生在秦皇岛,那一带长城非常多。从小就接触长城,对长城也有感情。我18岁参加工作,成为一名架高压线的外线工,施工过程中经常接触长城。那时候,我是一名文学青年,喜欢写诗歌、小说、散文、报告文学。在接触长城过程中,我开始有了想了解跨越大半个祖国的庞然大物,包括起源、建造经过及其历史地位和作用等等。当时,文革刚刚结束,几乎没有与长城相关的专业书可以读,报纸杂志关于长城的相关内容也很少。在四处讨教的过程中,我对长城逐渐地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秦皇岛的长城都看遍了,我在想全国的长城什么样?长城是分段修建的,守卫也是分段进行的,历史上应当没有人从头到尾的走过长城。

信:当初是什么动机使得你们开始走长城的?

董:我想,在长城上留下一行完成的足迹,是一件很美妙的事儿。于是,我和我的朋友商议这件事情,并最终制定了三个目标——第一,在长城上留下人类第一行人类相对完整的足迹;第二,记录长城在这个年代的状况;第三,写一本记录心路历程、长城沿线民众生活的考察报告。于是,我在单位办理了停薪留职。最早,这个小组是三个人,临出发前一个人退出,我和我的同学吴德玉就出发了。两个月后,长春的张元华在北京平谷加入了我们。现在,长城沿线的关口城堡都演变成村庄了,我们每天住在老乡家,次日天亮就继续前进。508天之后,我们走到了嘉峪关。

当年徒步走长城

当年徒步走长城

一辈子与长城结缘

信:你们当初走长城的计划实现了吗?

董:走完长城之后,我们用了十个月的时间,以“华夏子”的名字写作并出版了28万字的考察报告《明长城考实》,随后又完成了一本通俗读物《长城万里行》。事实上,原来我只是以为把书写完就完了,没想到后来会一辈子献身长城。在那之后,我去北大学习了两年,开始了有关长城的学术研究。期间,我参与筹备创建中国长城学会。1987年,中国长城学会经成立,成为民政部注册的唯一一家以研究、宣传、保护长城为主旨的国家一级社团组织,隶属于国家文物局。从那时起,我就开始了与长城有关的专职工作。

董耀会1

董耀会1

信:那时候的长城研究状况如何?

董:相当长的时间里,对于长城这样一个伟大的文化遗产的认识和研究处于非常不足的状况。长城作为世界文化遗产,体量很大,长城保护的难度也很大。国家文物局和国家测绘局的资料分析,现在遗存的历代长城共有21196公里,仅北京市境内的长城就长达573公里。北京是燕山山脉和太行山脉环抱着的一块盆地,而长城也几乎环抱着北京城,同时北京长城也是全国的长城中修建和保护最好的地段。因为保卫京师,所以北京长城的历史地位和军事地位也是最重要的。如何能让这个带状的文化遗产得到很好的保护并且造福社会,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课题。

三个文化带都与长城关系密切

信:长城学会还曾经出版了《中国长城志》。

董:是的,我花费了十年时间参与编纂的《中国长城志》由中国长城学会和凤凰传媒集团联合出版,该书总计十卷十二本,两千二百万字。这部书对长城的历史、文化、军事进行全面的梳理,以前像这样的工作几乎没人做。特别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套对北京长城的历史文化进行梳理的书出版。好在,目前北京市政协正在主持编纂七卷的《北京长城文化带系列丛书——长城踞北》,我担任这套丛书的学术顾问。此外,中国长城学会多年来学会创作积累了大量的文献,组织出版了多套长城丛书,与央视合作拍摄了12集《长城·中国的故事》等纪录片,一定会支持北京的三个文化带建设。

信:谈谈您对长城文化带的看法?

董:长城文化带提出之后,作为长城学会副会长的董耀会深感欣慰而又责任重大。他认为,首先要梳理一下长城的历史文化,特别是从北京的视角对北京境内长城的历史文化以及文脉进行认真的梳理。其次,对长城文化资源和旅游资源进行合理有效的整合。此外,通过资源的整合形成合力以造福社会。长城文化带、大运河文化带和西山永定河文化带的提出,已经跳出了区域的概念,形成了一个可操作的能落实的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平台。从地理上说,长城往东连着天津河北,往北出了延庆连着张家口,往西过了门头沟之后就是紫金关、倒马关,连着保定。三个文化带与长城的联系非常密切,当年长城守备的军需以及后勤保障很多是通过大运河输送过来。在长城研究领域,永定河是一条非常重要的河流,永定河的上中下游与内长城始终盘绕在一起。所以,西山永定河文化带与长城文化带这种一体化的结合。我们要做好长城为轴心的文化脉络的挖掘整理好,呈现给社会。此外,我们今天应该站在人类文明的视角上,去解读长城代表的中国文明对人类文明贡献的价值。

文化带不只是地域文化

信:三个文化带的内在核心是什么?

董:所谓的“文化带”的概念并不仅是地域文化,如果把文化带的根与中华民族历史发展的整体文脉结合起来,长城就是民族文化自信的基础。三个文化带又与长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实际上也是一条将中华民族血脉联系在一起的文化纽带,如果上升到这样一个理念认识三个文化带,然后把它盘活造福社会,就会产生非常重大的价值。

信:长城学会在未来在三个文化带建设中的作用是什么?

董:长城的开发首先还是保护。我们为什么保护长城?无外乎两个目的,一个是把长城这个祖先留下来的文化遗产给子孙传下去,第二让长城造福我们今天的社会。除此之外就是利用,长城今天的利用主要还是区域整体发展或者休闲度假相结合的基本业态,所以我们要提高政府、企业、社会组织对长城保护的积极性,当然还要激发农民的积极性,要让祖祖辈辈生活在长城脚下的农民能因为长城保护和利用而受益,让他们能过更好的生活。这几年,长城的保护得到了爱心企业的鼎力支持,在《中国长城志》创作出版过程中,凤凰传媒集团出资两千万。去年,腾讯为长城保护基金投入两千万,今年支持了一千五百万,而且还利用这个平台面向全国进行长城保护的宣传。同时,动员全国的腾讯公益组织的数十万人,投入到长城保护公益行动中来。

昨天:中国古代的军事防御工程,跨越了大半个中国

今天:开发和保护这个祖先的文化遗产,利用长城的文化和旅游资源造福时代

明天:开发长城更多的价值,特别是以长城为代表的中国文明对人类文明贡献的价值

信报记者 张学军

人物小传:

董耀会,男,1957年1月5日生于河北抚宁县。中国长城学会常务副会长、著名长城专家、中华人民共和国人事部专家服务中心专家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特邀研究员、北京大学的客座研究员。